中國修改憲法宣誓詞 評論家:為向國際社會推行「中國智慧」做準備

2018-02-24 16:00

? 人氣

從中國修改憲法宣誓詞中,能夠看到中國執政和宣傳思路的轉變。(DW)

從中國修改憲法宣誓詞中,能夠看到中國執政和宣傳思路的轉變。(DW)

從中國修改憲法宣誓詞中,能夠看到中國執政和宣傳思路的轉變。政治評論家章立凡認為,最新憲法宣誓詞的變更,是在為向國際社會推行「中國智慧」做鋪墊。同時也體現中共新一代意識形態負責人的個人風格。

德國之聲:官方媒體報導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計劃對憲法宣誓制度做出改變。宣誓誓詞中有關奮鬥目標的表述由原來的「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國家努力奮鬥!」 修改為「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努力奮鬥!」,多了一個「美麗」和「現代化強國」,您認為這次改動有怎樣的意義?

 

章立凡:好像最近都在講美麗鄉村,美麗中國。美麗鄉村現在已經變成所謂建設新農村,或者習的新時代的宣傳。這個概念跟領導人新的發展方針有關。有關「現代化強國」,其實也是目前需要宣傳的一個重點。在回顧歷代領導人的時候,比如毛澤東是讓中國人民站起來,鄧小平是讓富起來,到了現任領導人就變成強起來了。所以說這次改動和肯定新時代和現任領導人的歷史功業有關。

德國之聲:2015年7月,也就是目前這個版本的憲法宣誓詞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的時候,把當時草案裡的,「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努力奮鬥!」改為「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國家努力奮鬥!」也就是說把原本草案中的「中國特色」去掉了。您是怎樣看待這樣的改動呢?

章立凡:我記得,原來鄧小平理論不叫鄧小平理論,叫「鄧小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後來到鄧小平去世,才改為鄧小平理論。所以應該說中國特色這個發言權是鄧小平的。現在這麼改,還真讓人看不清楚。我覺得中國一直是強調中國特色。應該說是一直抵制所謂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普世價值的。現在如果去掉這四個字倒是有點耐人尋味。因為現在對中國特色的批評也特別多。大家都認為,中共一直在強調中國特色其實就是抵制普世價值。那麼是不是要沖淡一下這種氛圍?我現在無法判斷。

德國之聲:確實之前也有評論說,去掉「中國特色」這四個字凸顯中共試圖淡化其本土特色,甚至有意將其提升為一種比肩西方民主政治傳統的模式。

章立凡:現在經常強調的是要為全球治理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如果要強調這些東西,可能你就不能夠過分強調中國特色了。因為你要是一強調中國特色就沒有普世性了。如果你要是想向全世界、全球來提供這種方案和智慧的話。那你就得不能過分強調中國特色。否則其它文化和制度的國家就很難接受。

德國之聲:有分析稱,新的誓詞並沒有提到「忠於黨」一說。以往這種宣誓性的形式,「忠於黨」從來是擺在第一位的,分析稱,這就是一種進步。您對此如何看?

章立凡:就應該是這樣的。因為所有的涉及到國家公務員的誓詞,沒有哪個國家是說要忠於黨的。國民政府時代有好幾個版本的誓詞,沒有哪個說要忠於國民黨的。都是說要忠於國家的。所以說這個應該說是一種通例。如果說你要強調中國共產黨,那其實也就不具備普世性。當你把它作為中國方案、中國模式、中國道路、中國智慧去推廣的時候也會受到抵制。

德國之聲:也就是說您認為這個宣誓詞的改變更多的是在為中國向國際社會輸出中國模式之前的一種理論上準備?

章立凡:對,是一種鋪墊。特別是最近國際上對於中國的崛起,對於一帶一路以及中國的一系列發展戰略開始感到警惕。認為中國是在全球擴張。也就是說通過在全球化治理的過程中貢獻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包括成立孔子學院這樣的方式來進行擴張。剛剛在慕尼黑結束的國際安全會議也是在注意這點。所以我覺得中共當局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沖淡「中國威脅」的氛圍。新的意識形態的負責人在這裡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因為他的思路和劉雲山這樣的「土包子」可能不太一樣。

德國之聲:您指的新的意識形態的負責人是誰?

章立凡:當然應該是常委一級的了。

德國之聲:您覺得讓包括監察委員在內的黨政幹部在國歌中手按憲法宣誓,能在多大程度上對宣誓人的所作所為產生實質性的影響?

章立凡:總體上來看這種宣誓只是一個形式。宣誓並不等於內心是怎麼想的,或者說實際的政策是怎麼制定的。宣誓只是一個給公眾看的東西,也包括給國際社會看。所以我認為雖然有一些變化,但是像一黨專政的這種體制不會變。中共的執政地位要誓死捍衛,這個也不會變。 但是這些也不見得會在誓詞裡面出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