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睜睜看著兩個姊姊遇害,只能逃離家鄉」南蘇丹、剛果動亂無盡期 百萬難民湧入烏干達

2018-03-05 10:00

? 人氣

烏干達國內難民營人數暴增,糧食及環境衛生各種問題接踵而來,難民問題的長遠之道看似無解。(AP)

烏干達國內難民營人數暴增,糧食及環境衛生各種問題接踵而來,難民問題的長遠之道看似無解。(AP)

上百名剛果人聚集在阿爾伯特湖邊,引頸期盼著每日不定時的木船抵達,帶他們橫跨湖泊,花上10小時路程,逃離恐怖暴力的剛果共和國,踏上鄰國烏干達尋找庇護所。政治危機所引發的內亂,迫使剛果人紛紛攜家帶眷逃往烏干達,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目前在烏干達境內有高達140萬名難民,其中100多萬人是從2016年底陸續湧入,平均一天就有近2000人穿越邊界逃到烏干達。

「當他們衝進村落裡開始大開殺戒後,我眼睜睜看著我待在家的兩個姊姊被殺死。」25歲的羅卡蘿莎(Dorika Rokorasha)在一陣恐慌中和自己的丈夫走散,「我只好跳上船逃離家鄉。」現在,她成為了難民。

剛果總統卡比拉戀棧權位 內亂經年拖累人民

位於剛果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東北部的伊圖里省(Ituri)與烏干達(Uganda)接壤,因境內礦產資源豐富,1999年到2003年間,當地曾發生大規模的屠殺事件,至今仍充斥不少非法武裝組織。現在,本該在2016年12月任期屆滿下台的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宣布延後選舉,引發社會動蕩不安,讓原本就不穩定的局勢更加紊亂。

【延伸閱讀】剛果內亂》聯合國維和部隊遇襲15死53傷,25年來死傷最慘重 UN:這是戰爭罪!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指出,伊圖里省光是在2017年年底,就有將近2萬8000名剛果難民渡河逃至烏干達,截至今年初數量已來到4萬4000人,「現在開始有民兵在阻擋民眾渡河逃難,有很多人被迫困在阿爾伯特湖附近的村莊。」聯合國難民署的姆尼安鈕比西(Joyce Munyonyo-Mbithi)說道,阿爾伯特湖成了剛果人的救命稻草,卻也淪為兩國間的三不管地帶。

截至2017年為止,剛果全國共有170萬人民被迫離開家園,幾乎平均一天就有5500人流離失所。

烏干達接納百萬難民 衛生問題嚴峻

烏干達國內難民營人數暴增,糧食及環境衛生各種問題接踵而來。(AP)
烏干達國內難民營人數暴增,糧食及環境衛生各種問題接踵而來。(AP)

面對原先接納的百萬名南蘇丹難民,再加上現在每天以倍數增加的剛果難民,烏干達政府於3月開始與聯合國難民署(UNHCR)及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合作,展開目前規模最大的難民「生物識別資料」建檔行動,預計將採集境內140多萬難民的指紋及眼睛虹膜,希望能更有效地提供這些難民所需的資源。

「這次的行動是為了確保每位難民都有可信的辨識資料,這樣我們才能更妥善的安置你們。」隸屬於總理辦公室,難民保護計畫的負責人阿斯米維(Douglas Asiimwe)親自來到位於西南方的「歐魯親加」(Oruchinga)中途難民營向難民們喊話,目前在該中繼營僅有6852名登記的難民,預計將花上4天才能替他們完成採集歸檔,但其他未安置到中途難民營裡的難民仍是未知數。

除了難民後續安置問題,中途難民營內的難民也面臨了糧食缺乏及環境衛生問題,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短短三天內,就有26名剛果難民因腹瀉而死亡,更有424人有類似的症狀,當地民眾開始擔心是否會爆發霍亂,對此聯合國難民署的發言人卡漢(Duniya Aslam Khan)表示:「這些病是從邊界帶過來的。」認為這是他們身上本來就有的症狀,並非是難民營的衛生問題,但對於日益漸增的剛果難民數量,她也坦言:「我們的資源正在漸漸見底。」希望國際社會也能一起伸出援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