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黃少華專文:謝謝你,陳寧!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或『死亡』哪一個先到」,2015年的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故就在大家無知,又不經意之下,造成了一場大災難。(顏麟宇攝)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或『死亡』哪一個先到」,2015年的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故就在大家無知,又不經意之下,造成了一場大災難。(顏麟宇攝)

有一句話,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那是「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或『死亡』哪一個先到」,但我相信沒有多少人會花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及其背後的涵義。其實,不要說明天,下一分鐘,甚至下一秒鐘,將發生什麼事,大家都不知道。

塵燃/塵爆這名詞,我們並不陌生,但大部分都發生在工業環境中的倉庫或生產環境中,誰也沒想過,這些彩色(玉米)粉末,在各式各樣,讓大家很快樂的活動,如彩虹路跑(color run),或color party中被廣泛使用時,居然有這麼大的風險。

當天,在八仙其實同時集結了四個平時不太可能湊在一起的危險因素:大量粉塵、相較之下封閉的環境、超高熱源,以及超強風扇。於是,就在大家無知,又不經意之下,造成了一場大災難。

當天晚上,整個台灣都被嚇到了(應該全世界都是)。那時,所有的台灣人都透過媒體的報導,關注這整個事件。而突然間大量且嚴重的燒燙傷患者湧入醫院,不只是是台灣北部,連中部、南部的醫院也都加入救援行列。

當塵燃發生後,宏碁曾對外宣布,當這些年輕的傷者復原到某一種程度,可以出來工作時,如有符合宏碁需求的人材,且是他們個人有興趣的工作,我們將優先錄用。於是,從前年年底開始,陸續有兩位傷者來宏碁上班,一位是正職生/陳寧(在宏碁的波寶寵物物聯網公司擔任市場行銷),也是本書的作者。另外一位是交大碩士班的陸生/莊楚君,她擔任工讀。兩位都很優秀,而身為公司的領導,我也找了她們來聊聊,了解她們在工作環境上,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協助的地方。

她們兩位都是全身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燒燙傷,而事發當時,她們的臉上都戴著多功能頭巾及護目鏡,所以都滿幸運,臉部的燒燙傷沒有很嚴重。加上後來她們的四肢及手腕都穿著肉色的壓力衣,外面再穿上平日的衣服,所以從外表看起來,她們真的和一般人沒有太大的差別。

所以我第一次和她們見面,我的直覺是「看起來還好」。不過,我記得陳寧提到她每天早上上班的前半個鐘頭,必須先把十根手指指頭上的關節,一節節地拗一拗,否則手指頭會僵硬得無法打電腦。其他的,她們就都低調得沒再說些什麼。

但是,我仍然忍不住思考,我究竟還可以幫助她們什麼呢?於是,我先安排帶楚君去見了我的好友,也是台灣的第一位女性整形外科醫師林靜芸。當時,我對林醫師和楚君說,因為有關病人隱私,所以我先到診間外去等,但她們兩位都說沒關係,我可以留下。

當楚君將她手上的壓力衣拿下後,我整個人真的是嚇住,也嚇呆了。我所看到的整隻手已經體無完膚,沒有一處是平的,都是高高低低的丘陵地。而皮膚的顏色是一塊塊的黑色、白色、粉紅色、褐色與藕紫色,而且還有壟起來,一條黑色、長半公分、高半公分的痂疤,看起來就像一條黑色、粗大的蟹腳附著在皮膚上(它們讓我認識了蟹足腫)。我整顆心,當場都糾結在一起。

這一幕,對我的心靈,就像投下一顆震撼彈。之前,我們在媒體上所讀到百分之多少的燒燙傷,或深幾度的燒燙傷,那些數字讓我們感受到的是,喔,很嚴重,加上媒體也不能刊登燒燙傷的照片,所以,其實說真的,我們很難真切感受。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見到最真實的畫面。而我在當時所看到的狀態,已經是事發過了一年半,那已經是她們大幅改善後的模樣,但卻讓我驚嚇得說不出話來。後來楚君把她之前的一些照片傳給我看,真的是張張慘不忍睹。

台灣的高醫療水準,加上快速緊急動員人力,以及醫護人員有耐心、毅力,及愛心的照顧,救回了不少人。而受難者的家屬、親友們的長期照護,也讓這起不幸事件的死亡率降到不可思議的低,最後僅有十五人因燒燙傷過重,或者因為細菌感染,導致多重器官衰竭,年紀輕輕就不幸往生。

然而留下來的倖存者,有人截肢,有人智力受損,或變成相當嚴重的殘障者。而每位受難者的復原,都是一場緩慢、艱辛的過程和戰爭。

很有經驗的林靜芸醫師在看了楚君的皮膚後,認為恐怕還得經過四、五年,楚君的皮膚才有機會回復得稍微像樣(而所謂的像樣,只是讓皮膚稍微回到穩定狀態──成熟、柔軟、膚色稍微正常,但疤痕仍會如影隨形。有些燒燙傷較嚴重的人,連排汗功能都是無法回復的)。

這種復原和復健的過程,是非常緩慢的。痛苦、煎熬、孤單、恐懼、歉疚(聽說每一位傷友第一眼看到父母或家人時,第一個想表達的念頭,就是對不起)、想逃避(想自殺)……這些,是每一位受難者周而復始的過程和經歷。而很多傷友在最早的幾個月,被包成像木乃伊般躺在病床上,他們動彈不得,完全失去生活的自理能力,甚至退化到如嬰兒一般。有一些傷者還因為氣切,而無法言語……這些痛苦,沒有人可以代替他們承受,甚至連聽到別人對他們說加油時,都會認為是冷嘲熱諷……這些,我們都很難體會。

陳寧,這位長相甜美的小天使,把自己從受傷到現在整個艱辛的醫療經過、和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她寫出了絕不是原來她想要發生在她身上的事。

在她細膩的筆觸下,你的心會跟著一段段的描述,糾結在一起,也會讓人跟著她的醫療過程,讓心痛的眼淚充滿你的眼睛。

她的文筆相當順暢,會讓你不由自主地一直看下去。你也會跟著她所表達的心境,一起痛苦(這些痛楚,連我們看的人都那麼心痛,更何況是她的家人,她本身呀!)幸好在我們跟著快痛到喘不過氣時,陳寧又會用一種自我調侃的表達方式,讓你產生對未來的希望,並對未來有所期待。她真的像個魔法師。

是的,這些受難者身體上的康復,要靠醫護人員,我們幫不了任何忙,而他們心理創傷的復原,大部分也要依賴專業的人員和機構(譬如醫院、傷友團體,或陽光基金會等)。我們能幫的非常有限,有時一不小心,還會幫了倒忙(例如太過關切或太過憐憫……因為,很多時候,他們只想被當成正常人看待)。

我想,宏碁當時所承諾的,是想幫助這些不幸的受難者,有機會儘速地回到人生的跑道,拾回自己的信心和人生,而這或許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地方。很高興看到她們兩位來宏碁上班,也很高興看到她們非常亮麗地發揮所長。宏碁也會遵守承諾,將繼續媒合其他的塵燃受難者。畢竟,當信心拾回,且重建了,他們的新人生也才能再重新開展。

最近我問陳寧,她覺得如何。她對我說,她滿有自信能繼續面對往後任何復健過程中所產生的痛苦,這些都再也不會難倒她。此外,她也更了解什麼是「活在當下」及其意義。不過,最近困擾她的是,當自己的信心恢復了,對人生也充滿了更多的期待,甚至比沒發生八仙塵燃前,還期待更多。但是體力與體能卻還沒完全回復,所以她只好不斷對自己說:「別急,別急。慢慢來,慢慢來。」

之前,我的人生信念是「豐富別人的生命」,這是我的志業,所以,我以為我能幫助陳寧和楚君等類似的人,或者其他我周遭的人,讓他們在人生旅程上,能更有所發揮,更充分地展現自我。但是我發現,我錯了。當我和陳寧、楚君接觸時,是反過來的,是她們在教我,什麼是「活在當下」,什麼是「把握現在」。尤其是陳寧的書,她用她的生命故事,來幫助我們成長,而更可貴的是,陳寧是如何打敗困難,一步步地重新再站起來。所以,是她們在「豐富我的生命」,以及「豐富看她這本書的人的生命」。所以,我要代表所有讀者向她說:

陳寧,謝謝妳!

陳寧,甜美的小天使,祝福妳!

也祝福所有其他傷友,及傷友的親人們!

*作者為宏碁共同創辦人及前董事長,為本文系陳寧新書《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推薦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