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思沙龍》美國「狂飆」年代50週年 王健壯喻:宛如史詩般的交響樂

美國1960年代被喻為「狂飆」的年代,時至今日已30個年頭,回顧當時民權、學生、反戰三大運動匯流,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王健壯今(10)形容「宛如史詩般的交響樂」。(盧逸峰攝)

美國1960年代被喻為「狂飆」的年代,時至今日已30個年頭,回顧當時民權、學生、反戰三大運動匯流,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王健壯今(10)形容「宛如史詩般的交響樂」。(盧逸峰攝)

美國1960年代被喻為「狂飆」的年代,時至今日已50個年頭,回顧當時民權、學生、反戰三大運動匯流,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王健壯今(10)形容「宛如史詩般的交響樂」,其中68年可謂最激昂、動人的樂章,當年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遇刺、芝加哥反越戰示威被暴力鎮壓、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放棄連任、共和黨的尼克森(Richard Milhous Nixon)當選總統,換言之,「1968年,是悲劇、憤怒、狂飆、動亂的一年。」

財團法人龍應台文化基金會今(10)舉辦「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週年」思想沙龍,由《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主談,回顧美國60年代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並從黑人民權、學生、反戰的歷史進程著手,剖析60年代對於美國政治、社會、文化之衝擊。

20180310-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 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演講,龍應台致詞。(盧逸峰攝)
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 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演講,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致詞。(盧逸峰攝)

黑人民權走得坎坷 南北戰爭後依然未變

王健壯說,黑人民權發展走得坎坷、漫長、曲折,即使在南北戰爭後,美國總統林肯發表宣言、廢除奴隸制度,並配合修憲,明定美國不得存在奴隸制度、確保其公民身份及選舉權,然而,表面上一場內戰、總統宣言、三項憲法修正案好似將黑人從「白人的財產」變成「自由人」,但殘酷的現實並非如此,「內戰白打了,總統宣言、修憲案都形同廢紙。」

王健壯進一步指出,南北戰爭後,幾個南方州訂定《吉姆克勞法案》(Jim Crow Aat),在學校、住宅、圖書館、電影院、餐廳劃設「白人專屬區(Only For White)」,即是「隔離但平等」政策;更尤甚者,理應扮演「憲法守護者」的最高法院竟在1896年竟做出判決,黑人在公共車輛被隔離不違憲。

20180310-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進行演講。(盧逸峰攝)
王健壯進一步指出,南北戰爭後,幾個南方州訂定《吉姆克勞法案》(Jim Crow Aat),在學校、住宅、圖書館、電影院、餐廳劃設「白人專屬區(Only For White)」。(盧逸峰攝)

王健壯說,即便內戰結束多年,「隔離但平等」的種族歧視,不但合法化,更合憲、公開化;直至1954年,最高法院全票通過判決,南方各州在學校實施種族隔離政策違憲,然僅止於「學校」,「不代表學校以外的隔離制度消聲匿跡。」

金恩「我有一個夢」演說 沖垮白宮及國會高牆

因此,民權運動後期才有「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Montgomery Bus Boycott)」,南方各州也響應,紛紛發起罷乘、拒絕餐廳入座運動,王健壯表示,最後運動的洪流沖向美國首都,馬丁路德・金恩也在此發表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最後「佔領道德高地」、取得民意支持,最後沖垮白宮及國會山莊的高牆,並分別通過民權、投票權法案。

不過,黑人擁有「政治權利」,不代表擁有「經濟權利」。王健壯說,馬丁路德・金恩的夢尚未實現,於是在1968年發起「窮人運動」,盼替黑人同胞爭取就業、居住權,孰料最後卻被槍殺,「金恩最後的一場夢,戛然而止。」

20180310-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進行演講。(盧逸峰攝)
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中)以「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進行演講。(盧逸峰攝)

馬丁路德・金恩一向奉行非暴力、和平抗爭,但其死亡令支持者憤恨難平,全美數個城市陷入激烈暴動,也就是暴動發生幾天,詹森總統通過另一部攸關「公民居住權」的民權法案送進國會,並完成立法,王健壯說,「這是60年代最後一場勝利,也是金恩從事民權運動,獲得的最後一枚勳章。」

休倫港宣言 六八學運世代「聖經」

除了黑人民權運動外,白人大學生亦挺身聲援,發起「Freedom riders」運動,要求廢止公車隔離制度。王健壯指出,其中一位學生名為海登(Thomas Hayden)因此坐牢,後期成為學運領袖、加州州議員,海登發表的「休倫港宣言(Port Huron Statement)」,成為六八學運世代的「聖經」,內容亦首度提及「參與式民主」這個政治名詞。

20180310-思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進行演講,圖為1968年之雜誌剪報。(盧逸峰攝)
沙龍《上報》董事長王健壯以「美國:反戰、學運、民權50周年」為題進行演講,圖為1968年之雜誌剪報。(盧逸峰攝)

海登為學運組織「美國學生運動團體學生爭取民主社會(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SDS)」領袖之一,曾策劃在1968年8月芝加哥活動,向民主黨代表大會表達抗議,然當時芝加哥市長戴利(Daley)動用警察、國民兵、陸軍力量鎮壓學生,海登以及其6名夥伴都被逮捕、起訴、審判,輿論稱之為「芝加哥七人幫。」

王健壯說,海登一路走來相信非暴力、和平抗爭策略,但面臨國家暴力後,曾激昂講過一段話:「如果流血無法避免,就讓血流過這個城市;如果催淚瓦斯不得不用,就讓瓦斯瀰漫芝加哥;如果我們被阻撓、侵犯,讓這惡臭的城市,被阻撓、侵犯。」這是海登對學運下過最激烈的註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思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