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社群讓傳統媒體商業模式搖搖欲墜 政治認同危機感如影隨形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戈爾拉赫(Alexander Görlach)認為,網路社會的來臨,讓政治認同成為重要的議題。(蘇仲泓攝)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戈爾拉赫(Alexander Görlach)認為,網路社會的來臨,讓政治認同成為重要的議題。(蘇仲泓攝)

網路「地球村」的時代來臨,讓人與人之間變得更加緊密,卻也讓「我是誰?」的認同危機變得更加難以逃避,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戈爾拉赫(Alexander Görlach)認為,網路社會的來臨,讓政治認同成為重要的議題,社群媒體的大量訊息傳遞,不僅讓傳統政治應對上節節敗退,也讓傳統媒體商業模式搖搖欲墜,認同的危機感如影隨形。

貧富差距擴大 社群網路讓全球化不滿找到宣洩

戈爾拉赫在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時,只是一個高中生,東歐共產國家的解體,對於多數人來說是戰爭恐懼的解脫,東歐與西歐界線的消失,讓兩邊陣營的人民可以自由旅遊,對當時多數人來說,正面的效應大於負面效應,然而,全球化歷經近30年,雖然讓中國等開發中國家數億人口脫貧,但不可否認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確讓社會上的貧富差距因此擴大,而社群網路的出現,讓全球化不滿找到了宣洩窗口。

20170305-德國綠能專題,德國柏林圍牆原址。(顏麟宇攝)
東歐共產國家的解體,對於多數人來說是戰爭恐懼的解脫,東歐與西歐界線的消失,讓兩邊陣營的人民可以自由旅遊,對當時多數人來說,正面的效應大於負面效應。圖為德國柏林圍牆原址。(資料照,顏麟宇攝)

社群媒體訊息的快速傳遞,也重新改寫的傳統媒體的商業模式,戈爾拉赫以過去擔任德國電視台記者的工作經驗為例,在社群媒體尚未發展以前,德國政府如果要向社會大眾宣傳政策,只需要通知7家主流媒體,媒體訊息的傳遞相對容易操控,媒體記者的政治立場也相對清楚,現在,社群網路成為民眾訊息接收與發送的主要窗口,就連BBC等主流媒體,為了讓新聞能夠在第一時間被快速掌握,也會透過臉書或推特進行推播。

人們的認同 不斷暴露在「他者」影響

網路媒體時代的來臨,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更加緊密,也讓個人與群體認同的流動性大幅提高,戈爾拉赫表示,他從小生長的德國小鎮主要信仰是天主教,隔著萊茵河對面的村落則是信仰新教的村落,父執輩天主教徒的認同,是建構在與隔壁村新教徒的差異上,50年後的今天,社群網路讓全球民眾,接受到世界各地訊息,某種程度上,也讓人們的認同,不斷暴露在「他者」的影響下。

20180310-【長風演講】,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進行演講。(蘇仲泓攝)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說,50年後的今天,社群網路讓全球民眾,接受到世界各地訊息,某種程度上,也讓人們的認同,不斷暴露在「他者」的影響下。(蘇仲泓攝)

「認同,是難以迴避的問題,即便是非民主國家的人民,每個人都會討論到『我是誰?』」,戈爾拉赫以目前最棘手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為例,現在,不管是奈及利亞、馬來西亞等國回教徒,面對社群網路流竄的訊息,都會回到一個根本問題:「身為伊斯蘭教徒的定義為何?」即便在保守的社會,都難免會接觸到同性戀等多元認同議題。

網路時代充斥爆炸訊息 人與人溝通變困難

戈爾拉赫認為,面對網路時代的認同流動性提高,民粹主義試圖從過去的歷史找尋答案,然而,面對網路新世界的來臨,舊的神祇無法提供答案,隨著社會逐漸走向世俗化,人類的生活除了宗教信仰,還有很多議題有待解決。儘管網路時代所充斥的爆炸訊息,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變得困難,然而,網路之所以會有這麼多訊息在流傳,歸根究底還是因為人們溝通的渴望,「這是人類天性使然,從網路八卦點閱人數最多就可以看出。」

台灣這麼小 捷運說著國、台、客、英語四種廣播

戈爾拉赫說,1968年美國阿波羅太空人從月球拍攝「地球升起」照片,讓人們體會到這個地球這麼小,竟然存在這麼多宗教,就像高雄捷運上,播放著國、台、客、英語四種廣播,讓人驚覺台灣這麼小的國家,竟然有這麼多方言一樣。

CV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受長風基金會之邀,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為題進行演講,並與兩位前行政院長毛治國與江宜樺合照。(Alexander Görlach提供)。(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受長風基金會之邀,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為題進行演講,並與兩位前行政院長毛治國與江宜樺合照。(Alexander Görlach提供)。

他認為,即便在眾聲喧嘩、個人認同充滿危機的網路時代,人們都該珍惜人類文明所累積的共同文化資產與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他以歐洲為例,歐洲的概念之所以壯大,是因為歐洲各國了解國與國之間存在的差異性,並且願意在差異之外,尋找共同合作的可能,不管差異有多大,大家願意為一個共同的目標去努力。

對於民主制度產生川普這樣民粹領導人,是否代表民主制度有其缺陷?戈爾拉赫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提供了人民政治選擇的自由,就像美國共和黨總統布希執政八年之後,誕生了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一樣,川普當選之後的俄亥俄州期中選舉,鐘擺效應再度擺回民主黨一樣,民粹運動作為人類歷史的反挫,其結果可能會促成另一次改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