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不講道理只潑漆,統派獨派胡鬧夠了!

反年改團體抗議,欲拆除台灣國國旗。(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抗議,欲拆除台灣國國旗。(顏麟宇攝)

自二二八當天獨派青年奔赴慈湖往蔣介石靈櫬潑漆,迄今半個月,大小潑漆扛件不斷,獨派一桶紅油漆,引來防不勝防的報復紅漆,從日本交流協會,潑到民進黨桃園市議員服務處,長期在立法院紮營的獨派蔡丁貴都遭到「攻擊」,從獨立旗被撤下到開記者會還被追著噴生髮水,簡直侮辱人到了極點,如果獨派青年的潑漆行徑是可笑可鄙,讓統派一連中報復行動的檔次,顯然也未見高尚,甚至更沒創意,台灣的民主品質,有這兩撮人馬,也足夠當得上「丟人現眼」四個字!

現在可好,為了防止統派報復找上蔡英文總統蔡潔生墓園,維持社會秩序的員警,成了排班站崗的「公墓保全員」,內政部長葉俊榮立法院備詢時寬解表示,「員警是為公共利益執勤」,葉俊榮的話既對也不對,首先,依國家體制,總統禮遇是對其個人,間及家人,但不及於已逝之家人,總統再偉大,也不能如均選皇權,連帶讓爸爸都成了「太上皇」,享受逝後尊榮,蔡潔生的尊榮只能兒女賦予,而非國家給予。

20180307-中華統一促進黨霸先黨部主委陳清峰,因不滿台灣漁船遭到驅離,在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石碑上潑紅漆。(截圖自YouTube)
20180307-中華統一促進黨霸先黨部主委陳清峰,因不滿台灣漁船遭到驅離,在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石碑上潑紅漆。(截圖自YouTube)

總統禮遇不及先人,蔡潔生之墓宜由蔡英文自聘保全

換言之,蔡潔生之墓要不由墓園經營者加派人力圍護,這是對「客戶」的基本待遇,總統若不放心,那得由總統人私人款項加聘保全員護衛,而非臉不紅氣不喘由員警代勞,就這點而言,都構得上監察院糾正內政部、警政署的理由。

不過,總統做為國家元首,連父親之墓都保護不周全,這將不只是蔡英文個人的「家恨」,而是可能激起社會兩極情緒的重大事件,何況,自二二八獨派青年潑漆蔣介石棺柩之後,確實有人意圖強闖墓園,員警預防事件發生,不是說不過去。然而,身正以治國,最好的處理還是蔡總統自聘保全,真有事端報警處理,一切依國家法治準據辦理。

同樣的,所有在法治合理範圍外的行徑,都應該用同一標準。潑漆蔣介石棺柩,當然違法!不能以轉型正義寬解,蔣介石是不是「魔頭」?要如何定義其功過,都不是一桶紅漆可以定論,不要說慈湖園區與紀念館目前都還是依法建制的國家單位,就算蔡政府、民進黨多數在立法院表決廢掉了慈湖園區或兩蔣紀念館,其棺柩丟給蔣氏後人自行處理,都不可放任毀棺辱棺的行徑,就像也不容人侵犯蔡潔生墓園。

內政部長葉俊榮,出席立法院委員會,部會首長報告並備詢。(陳明仁攝)
內政部長葉俊榮說員警排班為蔡英文總統父親之墓站崗是為「公共利益」。(陳明仁攝)

獨派潑漆不是統派報復的合理化藉口

統派不能因為蔣介石棺柩遭潑漆就合理化自己的報復行為,遑論合法化;更不能滿地找替罪羊,日本交流協會被潑漆是嚴重損及國家體面之事,即使我國漁民漁船遭日本驅趕,可以抗議可以陳情,就不可以小人行徑潑漆逞怒;民進黨公職支持年改在臉書發文批評「八百壯士」,這是他的言論自由更是職權行使範圍,反年改者再不同意,可以批之駡之不投票給他之,就是不能沒頭沒腦趁夜往服務處潑漆。

民主社會是講道理的社會,不是分類械鬥的社會,統派獨派不論為了中華民國與台灣,或者年金改革怎麼改,可以有不同意見,相互叫陣遊行抗議,動手就是不對,尤其在對方並無挑釁之際,侵門踏戶毀人帳棚、奪人旗幟、還拿生髮水恐嚇兼羞辱,都是極低檔次的行為(當然,蔡丁貴屢燒中華民國國旗而不膩,檔次也不高,但已有判例視之為言論自由),不但無法說服群眾支持,甚至大有可能因為過當行為遭入嫌惡。

台灣不是叢林社會,國家體制法治俱完備,還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各政黨公職代言不夠看,還能自己上街抗議兼臉書發文,但凡不滿執政者,定期由選票公斷,又不是小孩子硬要玩具要不到滿地撒潑耍賴,東搞一桶漆西搞一桶漆,叫人哭笑不得,連駡都覺得浪費力氣。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