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張斯綱觀點:吳音寧的兩百五十萬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因為過年休市造成菜價大跌成為眾矢之的。(方炳超攝)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因為過年休市造成菜價大跌成為眾矢之的。(方炳超攝)

吳音寧的履歷將來一定會讓吳家的後代子孫感到非常驕傲。一個法律系畢業,毫無管理經營運銷經驗,看不懂財務報表,連續神隱十二天,不敢出席說明記者會,面對記者議員質詢如同小學生演講一般等級的憤青,竟然能夠被當今聖上看出體內蘊藏的無窮潛力,一年兩百五十萬的超高收入。

一年兩百五十萬是甚麼概念?等於每個月這位履歷比實習生還要差的總經理可以領到20.833萬,每個月可以請到9.46個,領22K最低基本工資的社會新鮮人。唯一的差別不在能力,只在於他們沒當上小英基金會董事,還有爸爸也不是總統府資政吳晟。

依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結果,104年農家所得(不含休廢耕)每戶所得總額102.6萬元。也就是這個履歷上面毫無相關經驗的吳音寧,一個人一年可以領到相當於2.43個完整農業家庭的整年收入。

吳音寧在台北市議會接受質詢的內容包含了很天真的「我來自產地」、「我正在學習」、「我有熱情」這種大學推甄的高中生都不願意用的拙劣話術,擺明挑戰台灣民眾智商之外,她真正的問題是綠營這樣絲毫不管能力,絲毫不管適才適用的酬庸傷害農民也傷害北農。

WRRR神隱多日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晚間突與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一同出現在第一果菜市場。(方炳超攝).JPG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與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一同出現在第一果菜市場。(方炳超攝)

仔細檢討吳音寧的政績,她上任之後對董事會第一個重要提案,竟然是要幫自己和北農員工加薪比去年公務員3%還要高的5%。更諷刺的是她自己7月時才對參加營隊的年輕學生說過,覺得北農獎金發太多,不可以用剝削農民致富,兩個月之後,馬上提案用從農民身上賺到的手續費來全公司都加薪5%,這是怎麼樣的一個經營邏輯?如果想要給農民更多利潤,不是應該降低手續費,把利潤回饋給農民嗎?是甚麼樣的邏輯讓她決定替上任不到三個月的自己加薪呢?

然後北農的對外管道還放話說今年北農利潤正常,所以吳音寧經營能力沒有問題。但有問題啊,吳音寧不是2017年6月才上任,財務年份都過了一半,2017年有無獲利是上一個經營者的功勞,不是看不懂財務報表的吳音寧啊=!

更糟糕的是,農陣等當年跟吳音寧攜手抗爭的夥伴們紛紛跳出來說民眾的指責是對她的惡意抹黑。但真實的世界是雲林縣一地就已經耕鋤十二點四公頃的農作物,上周的預估規模甚至到兩百公頃,而這些補助將全額由農委會買單。農民辛苦一整年的作物,就這麼被攪爛進田裡當肥料,就算有補助,這對純樸的農民來講難道是吳音寧坐在怪手前抗爭時所爭取的福利嗎?

各黨各派都有酬庸,但這種沒有能力的酬庸反而傷害到農民,民進黨堅持任用吳音寧,動用農委會所有資源為之護航,這樣真的對得起那些含淚耕鋤,一年全家賺的錢不到吳音寧一半的菜農嗎?許多人還是民進黨忠實的支持者啊!

菜賤傷農,吳音寧一輩子奉獻給農運,但可能從來沒想過自己為了那個250萬的年收,她所做出的錯誤決策害到的農民,遠勝過她這輩子幫助到的農民吧?不如識相的離開吧,還記得那個為了理想剃光頭坐在怪手前的青年嗎?如果還有初衷,下台一鞠躬吧。

*作者為開放智庫召集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