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一直發明真相,怎麼可能和解?

2018-03-18 07:10

? 人氣

前考試院長姚嘉文、吳三連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並於儀式後上前獻花。(資料照,顏麟宇攝)

前考試院長姚嘉文、吳三連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並於儀式後上前獻花。(資料照,顏麟宇攝)

今年二二八的紀念活動從獨派跑到慈湖潑漆為起點,到反台獨人士到自由台灣黨的記者會以頗有嘲弄意味的方式對蔡丁貴教授噴生髮水,以及期間要到包括蔡總統父親墓園的各處噴漆事件。看樣子鼓動仇恨互相報復撕裂台灣社會,各種作用與反作用力的的激烈行動,恐怕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對過去的悲慘事件進行轉型正義的動作,是否有可能會引發新的悲劇呢?按照國際上過去歷史的往例,答案很可能恐怕是肯定的。

 主張對二二八事件的主事者追究責任的經典話術,常見的一種說法叫此事件「消滅了一整代台灣人的菁英」。這種恐怖形容的口吻,還真不知道叫活下來的人要怎麼活下去。因為明明殖民地時期成長起來的各界菁英,活到國府遷台後的遠比在二二八死難的人多很多。例如法學家洪遜欣戴炎輝,兩人均在國府遷台時期當上大法官。以及國立臺灣大學理學院化學系第一位漢人副教授,也是第一位台灣本土培養的理學博士化學家劉盛烈等人,難道在覺青口中這些活下來的人就不是精英嗎?

如果真的要舉出一場在世界戰爭罪行史上最知名的,旨在消滅整個世代國家菁英的大規模殺戮行動,應該是1940年波蘭的卡廷大屠殺。1940年4月3日到5月19日期間,有21,857名在前一年德蘇瓜分波蘭的軍事行動中被俘虜的戰俘,在蘇俄斯莫稜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等多處的刑場中,被蘇聯以一天三百人的速度處決。

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不管如何悲慘,還至少能知道有明確的可歸責對象,不是蔣介石就是陳儀。倒盡血楣的波蘭人在二戰與冷戰前期卻對於卡廷大屠殺的兇手,連到底是哪一國人幹的都搞不清楚。

1941年6月德軍大舉入侵蘇聯後,很快佔領了包括斯莫稜斯克附近地區等大片蘇聯領土,並隨即發現了在卡廷森林等地掩埋遇難者屍骸的萬人坑。正在與蘇聯激戰中的德國,為了宣傳上打擊蘇聯國際形象的需要,迅即將此事公諸於世。這時卡廷大屠殺最悲哀的一幕出現了,納粹德國與蘇聯政府各自指責對方,是屠殺數萬波蘭菁英的兇手。英美等同盟國都心知肚明其實德國說的才是真相,但是現實中蘇聯才是對抗軸心國的盟友。在國際政治的現實與良心正義的表白之間所選擇為何,大敵當前的英美政府選擇了與蘇聯共舞,一同掩蓋事實的真相,以維護同盟國戰線的完整團結。

二戰結束後,受難者與其家屬並未獲得真理的伸張。因為波蘭立刻被蘇聯扶持的共產黨政權統治,卡廷大屠殺的血腥往事,在蘇聯與波共眼中理所當然地必須從民族的集體記憶被遺忘抹除。任何在人事檔案上記載著「父親死於卡廷」的波蘭人,都會被共黨政府打入另冊加以歧視,終身嚴厲壓制。於是數以萬計在黑暗中偷哭的死難者家屬,也就這樣躲藏過了幾十年。在卡廷事件死難的數萬波蘭軍人與社會菁英的悲慘歷史,跟二二八的真相一樣也是到了1980年代才逐漸為世人所知。

本篇文章共 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