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說說習近平和他的「朋友」陳小魯

2018-03-24 06:20

? 人氣

安邦集團吳小暉的投資夥伴陳小魯,日前過世。

安邦集團吳小暉的投資夥伴陳小魯,日前過世。

寫在前面:沒有任何意外,習中央操控的這次全國「兩會」既完成了「修憲」,刪除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保證了習近平可以「合法性」地無限制連任。中共又一次實現了個人極權,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演變成習近平或習、王(岐山)聯手終身領導黨國。鄧小平開啟的政治寡頭制、權貴資本主義發展模式宣告終結,代之以政治極權制的黨國資本主義模式。

這是一次重大的政治變局,說它是一次中共黨內和平政變也不為過。

陳小魯的去世,安邦等企業被減滅充公,看起來是打擊一個個財閥,實為習中央正在一步步毀滅性打擊鄧小平開啟的權貴資本主義。因為財閥的做大,不僅掏空了黨國財富,還有可能暗中進行金融政變,置黨國於風險之地。為了紅色帝國的經濟安全,無論是習的再次極權,還是對鄧小平政制的終結,都是必然的。習近平的「朋友」陳小魯,只是這一幕大戲裡的一聲歎息。

一、陳小魯與習近平沒有久遠的友誼

有海外媒體報導:在海南省三亞市舉行,前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夫婦、國家主席習近平弟弟習遠平等致送花圈。前傳媒人宋陽標透露,習近平當天向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說:「小魯是我多年朋友,聽聞小魯去世,深表關注,希望處理好後事!家屬節哀!」 王光亞是陳小魯妹夫,妻子陳珊珊是陳毅的女兒。

陳小魯葬禮,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王岐山、鄧小平女婿送花牌弔唁。(網路)
陳小魯葬禮,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王岐山、鄧小平女婿送花牌弔唁。(網路)

陳小魯是不是習近平的朋友,看起來只是一個私域話題,但近年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態,我們如果從習、陳的關係入手,進行條分縷析,也許會發現一些重大的社會問題。陳小魯如果是習近平的朋友,那麼他是怎樣層次的朋友,是無話不說的摯友,還是點頭之交的面子上的朋友或飯局上的聊天友人?

與其父陳毅相比,陳小魯的個性儘管繼承了父親的率真的一面,卻更善良,並具道義底線。陳毅沒有恪守道義底線?

當然,參與紅色組織對傳統社會的破壞、對民國政府的顛覆,紅軍在戰場上的所謂征戰實為恐怖主義式的殺戮,而在中共得到天下之後,仍然無底線背棄承諾,發動對民族資本家、商人的慘無人道的迫害與剝奪私有財產,甚至將大量跳樓自殺的商業精英笑談成「空降部隊」,可見中共完全是恐怖組織,任何人捲入其中,都會人性幾乎茫然無存。

只是在文革之時,陳毅看到許多自己的同類受到迫害,良心稍有不安,希望有所抵制,立即遭到毛澤東勢力的打擊,在朝廷內鬥中也成為繼續革命的犧牲品。病老之時,林彪事件之後,陳毅得到周恩來的保護,並主張毛澤東是「經過幾十年鍛煉出來的天才」這樣的頂級政治吹捧話語,才使自己重新獲得毛澤東的歡心,據陳毅家人的回憶,陳毅病逝後,毛澤東臨時起意,穿著睡衣到了八寶山,為陳毅送行,並與其家屬聊了半個多小時。

從陳小魯在文革中表現我們看到,許多紅二代已然沒有紅一代那樣的天然血性,儘管積極參與文革,並成立了革命委員會,通過巴黎公社式的民主選舉獲得了主任位置,發起對老師與領導們的批鬥,當看到慘無人道的扭打,甚至致人于死地之時,陳小魯動了「惻隱之心」,開始反思與後退,當更兇猛的鬥爭矛頭開始指向陳小魯時,周恩來讓他躲進部隊,從此獲得了特殊保護,加之毛澤東參加了其父的追悼會,使他在軍中的地位得到迅速提升,趙紫陽成為總書記之時,陳小魯已位居中央改革機構的局長之位。

如果沒有八九學潮,陳小魯現在得到國家主席的大位應該是順理成章。

由於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文革之前就因小說反黨事件受到迫害,下放到外地機械廠,所以習家在文革之時仍然受到打壓與迫害,習近平在文革中並不是領袖式人物,只是在很低的層次上參與紅衛兵們的混鬥,甚至差點被人打殘或打死。周恩來沒有救他,是上山下鄉運動,使他逃離政治鬥獸場,在延安窯洞裡得以修養生息,並獲得政治重生的機會。

無論是家族淵源,還是文革中的關聯性,習近平與陳小魯都沒有悠遠的友情。陳小魯在中共改革之後,走上坡路,習近平還不名一文,而陳小魯因六四主動退出中共政壇,習近平卻意外開始走上坡路。習近平在文革之時是一位懵懂少年,陳小魯在文革中卻已有理性的反思能力,陳小魯因六四開始意識到中共的惡政,道不同不相與謀,而習近平在八九之後,仍然在謀劃自己個人的政治前程。習沒有因文革與八九民運,意識到中共惡政的深刻原因。

陳在現實中的道德人格幾乎完美,而其歷史與社會更高層的人格,卻是充滿缺憾。而提出文革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的習近平,其政治人格廣受詬評。政治人格相距甚遠,難以成為摯友。所以安邦出事之後,陳不可能通過習、王獲得通融,而習、王也不會因為陳小魯幫安邦月臺,而對吳小暉網開一面。

二、習近平已兵臨權貴財閥王國的城下

習遠平代表習家,到海南參加了陳小魯的告別儀式。

這二十年來,陳小魯並沒有去為習家財團提供智力支援,或獲得習家財團的利益(成為其企業的理事之類),也即,陳與習家不是利益共同體,陳相對獨立,先是通過廣泛體制內人脈為自己的仲介公司效力,同時為某大型上市地產集團提供多年的理事顧問服務,而近十幾年的時間,按照陳小魯自己的話說,是為吳小暉的安邦公司「月臺」。

習近平弟弟習遠平(右)慰問陳小魯的哥哥陳昊蘇(中)及遺孀粟惠寧。
習近平弟弟習遠平(右)慰問陳小魯的哥哥陳昊蘇(中)及遺孀粟惠寧。

為了做大自己的財閥王國,吳小暉不惜代價,獵取自己所需要一切元素,先是讓紅二代名流陳小魯成為自己王國的精神領袖或形象月臺人,然後又捨身進入鄧家,使自己的王國擁有了兩張紅色王牌,正是這兩張紅色王牌使他擁有了幾乎一切金融領域的特殊經營牌照。他因此像一條龍一樣,縱行紅色帝國的天下,吞噬一切,瞬間可以做空對手,強大而不可一世。完全靠空手道(所謂靠政策與資本動作),資產竟高達上萬億人民幣之巨。

習近平要成為新的紅色黨國大帝,第一件大事,就是宮廷內清除異已,宮廷外削除藩邦、財閥,特別是被視為捲入習第一任期的金融政變、做空股市的金融領域的財閥,還有巨量在海外投資的財閥,吳小暉的王國,因此必然被列入習、王打擊的物件。

2015年初南方週末報導的《安邦真相》一文,揭示陳小魯是安邦的大股東,但陳立即予以否定,並讓南方週末登報道歉。這篇文章令陳小魯嚴重不安,因為他深知山雨欲來,所以,第一時間公告天下,自己只是替安邦月臺,絕無股份可言,這句話也是說給自己的「朋友」習近平、王岐山聽的,要殺要斬你看著辦吧,我已淨身出門(即使有承諾的股份,也一文不取)。

陳小魯私下對朋友透露說,吳小暉知道風聲已緊,躲入鄧家避風頭,但一出來,就被捕。而陳小魯本人,據羅點點在陳小魯的追悼會上透露,被上海有關部門拘審一段時間,出來後告訴朋友們,自己沒事,可以旅遊了。但知情者都知道,他已被禁令出國,而且還有消息說,有關部門追問他消費的安邦數千萬旅遊經費(這些經費應該是替安邦當理事或月臺獲得的報銷費用)。即便陳小魯在海南旅遊,仍然會被有關方面嚴格盯梢,以防大佬級紅二代出國,帶來不可測的影響。

這次安邦事件,給陳小魯帶來的精神壓力肯定是巨大的,只是他樂觀的性格,在朋友面前的友善,才使外界多認為他真的沒事。

如果習近平或王岐山真心的是陳小魯的朋友,事情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我們翻看一下十八大之前FT中文網主編張力奮先生對陳小魯的專訪就可以看到,陳與中共高層頂多只是偶爾的飯局上敘舊層面,不談政治,以免難堪,更不會上摺子,因為他知道沒用,不會有人聽得進去。再則,他與習家的情誼,遠不及陳元家族與胡耀邦家族,現在的胡家(胡德平)又能對習說些什麼呢?習近平駕駛的戰車,只會按照自己的軌道奔向前方。

最重要的是,削除財閥是習、王的戰略行為,飯局層面上的朋友圈,不可能阻擋習、王這一戰役性的舉措,所以習、王當然不會給陳小魯任何面子。而陳小魯逝世之後,才象徵性的補足面子,而這只是一種安撫,紅二代統一戰線的面子工程而已。

現在習治下的政局,對核心家庭,原則上進行保護,只要不捲入所謂的「政變」,原則上其家人都不會受到重創;紅二代家庭,受到關照,但要與財閥進行剝離,不得參與侵蝕黨國的利益,否則仍然會受到責難,甚至打擊;而對吳小暉這樣的邊緣人物,即便與核心家庭形成親緣,仍然難以逃脫被打擊的命運,習近平在外地視察時對一位普通百姓說,自己要替黨國看管好財富,這句話是說給紅色家庭聽的,權貴共同體對黨國財富不是侵蝕,而是掏空或做空,使習近平無法容忍,這也是習近平重拳出擊、不惜一切代價重創財閥的根本原因。

習近平的「朋友」陳小魯都受到上海有關方面拘審,同時限制出國,說明習近平強大的決心,誓破權貴共同體,誓破權貴資本主義經濟模式,黨不僅要管槍,管文宣,還要直接抓經濟,黨政一體,黨的力量直接滲透到重要經濟體中,成為黨安插在企業、金融等機構的線人。

權貴資本主義時代終結了,黨國經濟模式開啟了。一些不懂經濟的人,作為黨代表去企業中指手劃腳,有利於經濟發展嗎?那句著名的文革話語我們記憶猶新: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寧要社會主義的緩慢經濟發展,或者不發展,也不要權貴資本主義的快速發展。權貴資本主義羽翼豐滿之後,就會飛出黨國,甚至掏空黨的財富,對於只要安穩地坐天下,不管其它的極權人物,他算的是政治帳,經濟即便出現嚴重的問題,受害的也只會是中下層百姓,朝鮮就是明證:金正恩一人吃飽,朝鮮全國不餓。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