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我們只有「往神裡捧」「往死裡打」兩種選擇嗎?

2015-02-10 06:00

? 人氣

台灣社會的政治參與度極高,但好惡兩極對立,彷彿只剩下「往神裡捧」與「往死裡打」兩種選擇。(馬柯元旦升旗/資料照/林韶安攝)

台灣社會的政治參與度極高,但好惡兩極對立,彷彿只剩下「往神裡捧」與「往死裡打」兩種選擇。(馬柯元旦升旗/資料照/林韶安攝)

古希臘人把那些從不參與政治的人稱為「idiotes」,意思是離群索居,對他人無所貢獻的人。從這個字衍生出現在的「idiot」,意思就不必解釋了。照希臘人的標準,台灣人舉世無雙,幾無蠢人,因為人人都對政治事務有無比的參與熱情,拿筆寫文章、靠嘴吃飯的不論,連計程車司機坐下來啃個便當,都能指點江山,坐上這類司機的車子,聊得興起,搞不好他就不收你車資。

這不是開玩笑,而是我的親身體驗,當然,碰到這種狀況,一般不會真的就接受司機的「好意」。台灣,是一個格外親善的社會,但也很奇特,我們對超過自己預期的「善意」,基本上,也有著格外敏銳的防衛心態。

我們既親和,我們也兇惡。擺在台灣人最熟悉的政治事務裡,善惡兼俱的兩極特性尤其突出。前腳才力捧馬英九是清廉代表號的評論人,轉身就聲色俱厲大罵「你等著坐牢吧!」更厲害的是,在他們口中「等著坐牢」還不只一人,是一缸子人。

對公共事務有著無比參與熱情的台灣人,將「政治懷疑論」發揮的淋漓盡致,信賴你的時候,所有質疑你的人都是有真實惡意者,不論點評的是人還是事,台北市長柯文哲大概此刻正在只能捧不能貶的雲端。

相對的,厭惡你的時候,吃了飯…有弊案;見了面…有弊案,沒吃飯也沒見面…合理懷疑你有弊案;台灣陷入一個沒完沒了的弊案天堂,在這個天堂裡,弊案是點擊率、收視率和通告費的保證,但是,沒有人計較吃飯與見面連犯罪證據都談不上,遑論犯罪事實。

唯一的好處是,台灣人習慣一陣風一陣雨,挨得過一個月,沒下文,就沒人再理罵人的人,當然,被罵的早就混身傷痕也沒人理了。馬英九、胡志強、郝龍斌…大抵屬於這類倒楣人,馬提告後不言、胡不告不言、唯一還要發起「郝友會」再為國家做事的郝龍斌,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箭靶。對國民黨而言,有人挺身受箭,大伙兒趕緊向後退一步,來不及得躲,所謂「個人清白個人擔」,財務都不可做保人,何況人格人品?

萬事懷疑、有案即弊的推論,很容易陷入政權輪替就是政商關係輪替,換一個集團吃香喝辣的膝射式反應。桃園市長鄭文燦因為上任沒對航空城說重話,立刻遭到懷疑和批評,嚇得他立馬移送政風單位,把前人文書搞清楚後再議;柯市府上任才一個多月就辭職的體育局長楊忠和更慘,都辭職了還被質疑圖利自家人(妹婿),照他的說法,妹婿做的是藥物防火器材,和世大運場館人工草皮無關;楊的問題是既要請辭,急乎乎的批什麼公文,讓遠雄迅雷不掩耳地在空難當頭動工挖樹,唯「顯有疑點」不等同於「必然收受好處」,後者得政風司法查有實據。但是,在「合理懷疑有弊」的氛圍下,講證據反而成了最不合時宜的論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