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不記得歷史教訓,要怎麼不重蹈覆轍」 為慰安婦倖存者奔走20年的日本人柴洋子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我會一直努力到日本政府道歉,或是我不能做了」日本日軍「慰安婦」問題解決全國行動共同代表柴洋子,投身慰安婦運動超過20年,也是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的長期戰友。她總是風塵僕僕地來往台、韓、日三地,也因此行李箱加後背包成了她給人的第一印象。

在第15屆日軍「慰安婦」問題亞洲團結會議上,柴洋子一樣以她的招牌造型現身,灰色的行李箱裡放著一大疊各國慰安婦阿嬤的資料。知道我們是台灣媒體,柴洋子立刻就詢問台灣慰安婦阿嬤們的健康狀況:「你們有去採訪台灣的阿嬤嗎?她們身體還健康嗎?」2011年大桃阿嬤離世時,柴洋子在病榻前緊握阿嬤的手,送她最後一程;2017年蓮花阿嬤走時,她在臉書寫下阿嬤的故事,字句中充滿她對阿嬤的不捨。

なぜ、顔や名前を出すことにしたの?と聞いたことがあります。蓮花さんはもう年をとったからね。いいんだよ」といいました。

蓮花さんが初めて大勢の人を前にした証言は、日本の京都での証言集会の時でした。ときおり、日本語でカンポウシャゲキと表現し、そのすさまじさを「パラパラパラ」と身振り手振りで語りました。そして泣きました。なるべく泣かないように毅然としていた蓮花さんが泣きました。

気強く、信仰深く生きてきた蓮花さんの旅立ちの途がどうぞ平安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我曾問過蓮花阿嬤,為什麼突然願意公開自己的名字和臉呢?阿嬤回我:『都已經這個歲數了,沒關係了啦』。蓮花阿嬤在日本京都的那場「證言集會」上,首次在眾人面前,公開自己證言。有時候她用日文要表現出艦砲射擊的場面時,為了讓聽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她會擺動身體、揮動雙手地說著。

然後,她就哭了,明明很堅毅的說自己能不哭就不哭的蓮花阿嬤,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這一路上很堅強、秉持著自己信念的蓮花阿嬤,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旅途中,希望阿嬤也能走得很安穩……

台灣僅存「慰安婦」陳蓮花阿嬤出席「阿嬤家—和平女性人權館」 開幕儀式
台灣僅存「慰安婦」陳蓮花阿嬤出席「阿嬤家—和平女性人權館」 開幕儀式

1990年代一篇報導 開啟20年為慰安婦奔走的人生

「一轉眼20多年也過去了,阿嬤們還是沒等到道歉。」柴洋子回想自己為阿嬤們奔走的開始,忍不住感嘆。1991年,她偶然在報紙上看到南韓梨花女子大學教授尹貞玉發表的《關於朝鮮婦女充當「挺身隊」問題》調查報告,同年南韓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公開控訴日本政府暴行,兩件事震撼了年輕的柴洋子,從此開啟她為慰安婦阿嬤奔走的人生。

在日本,右派政黨及媒體使用各種方法打擊支持慰安婦的團體及言論,2014年《朝日新聞》的誤報事件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當年8月5日,立場偏左的《朝日新聞》刊登二戰慰安婦專輯,更正一篇在1991年內容有誤的報導。看似無傷大雅的更正,卻遭到右派人士群起圍攻,就連首相安倍晉三都加入攻擊的行列。

《朝日新聞》大動作更正1991年的報導,也是因為受不了右翼分子25年來不斷以該篇報導攻擊報社。引發爭議的報導是該報調查記者植村隆所著的《回憶往事依然淚流滿面》(思い出すと今も涙,元朝鮮人従軍慰安婦,戦後半世紀重い口開く)報導中,引用自稱二戰日本軍人的吉田清治的言論。

吉田自稱在二戰時曾擔任負責管理短期工的山口縣勞務報國會下關支部的動員部長,他在1980年代出版兩本著作,記述自己的親身經歷,並稱二戰期間日本在濟州島強擄約200名年輕女性,但經歷史學者和其他研究人員考證,發現並沒有相關證據。《朝日新聞》在1997年承認無法證實吉田的說法,但右派人士卻一直利用這篇文章攻擊報社,《朝日新聞》才在2014年再次更正,盼讓攻擊止息。

撰寫報導的記者植村隆27年來也不斷遭受惡劣批評,他被稱為散播「韓國人謊言」的叛徒,網路也散布惡意訊息攻擊他的子女,甚至公布他女兒的照片。相較之下,柴洋子並未受到如此凌厲的攻擊,但政府和主流媒體對日本慰安婦聲援團體的確不太友善。

日本東京的台灣慰安婦支援團體代表柴洋子於小桃阿嬤追思會上出席致詞。(顏麟宇攝)
日本東京的台灣慰安婦支援團體代表柴洋子於小桃阿嬤追思會上出席致詞。(顏麟宇攝)

談日韓慰安婦協議 柴洋子:政府竟想用錢了事,我覺得很羞愧

對於2015年日韓慰安婦協議,柴洋子說,日本政府竟想用錢了事,讓身為國民的她感到非常羞愧。她也說,由於國內有關協議和慰安婦的資訊非常片面,讓許多日本國民以為慰安婦議題已經解決,反而以為慰安婦阿嬤們在無理取鬧,這種狀況讓她相當憂心,「連被害者都沒有感受到的道歉,還算道歉嗎?」

更讓她憂心的是日本教育中幾乎不提慰安婦歷史,日本年輕一代不了解,也不願意去了解慰安婦議題和日本的戰爭責任,「如果不記得歷史的教訓,又要怎麼不去重蹈歷史的覆轍呢?」

20180308-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日本團代表柴洋子出席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顏麟宇攝)
柴洋子出席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顏麟宇攝)

在訪談的最後,我們希望柴洋子以自己參與慰安婦運動20多年的經驗,鼓勵台灣年輕人關心這個議題,她禮貌婉拒了我們的要求,表情凝重的說:「我為我國家過去的做為感到抱歉,真的很對不起。身為日本國民,我沒有立場,也沒有臉去要求台灣的年輕人。」最後,我們改請她送一段話給日本的年輕人:

現在日本的年輕人,一談到慰安婦問題,往往抱持反彈的態度,變得無法理性思考。我認為會變成這種情況,我們這些上一代的人有一部分責任。像是戰後的各種問題,日本的戰爭責任,我們幾乎都不太和小孩談這些。

我們這輩的人,父母親多半都有經歷戰後那段時期,所以不論是戰爭的氣氛,還是身體直接感受到的,都能深切體會到,所謂的戰爭究竟是什麼。

我們這一代,雖然記得父母曾受過的苦痛,但卻沒將這些經歷,告訴自己的小孩,我認為這是造成現在的小孩,對慰安婦問題態度冷漠的原因之一。

隨網路資訊發展興盛,現代年輕人看書的機會越來越少,導致他們漸漸不去主動思考,看到報紙或新聞報導,就照單全收。我期許現代的小孩多用腦思考,確認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對的。

為了加強年輕人的問題意識,我們也會積極找尋各種機會,努力讓下一代,讓更多的年輕人,更加理解慰安婦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