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是想捉拿蔡英文,還是想把習近平送上國際戰爭法庭?

2018-04-06 07:1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蔡習會」,兩岸都有人士奔走希望促成。(資料照,蘇仲泓攝、美聯社/影像合成:風傳媒)

總統蔡英文(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蔡習會」,兩岸都有人士奔走希望促成。(資料照,蘇仲泓攝、美聯社/影像合成:風傳媒)

解放軍中將王洪光近期公開發表長篇言論,認為解放軍可以在三天時間裡攻佔臺灣,並詳述解放軍的各種軍事優勢與臺灣軍事的各種劣勢,令國內外一片譁然。近日更有離奇的文章,點名對臺灣總統蔡英文進行 「捉拿」的行動,新浪網上的標題是《我軍中將:解放軍「駕臨臺灣」日 蔡英文能往哪跑?》(作者係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

在文明世界,我們幾乎不可能看到,一個中將敢於如此公然煽動與叫囂戰爭,要通過戰爭達到一個黨派的政治目的。

中共方面有沒有思考另一個更為嚴峻的話題:如果真的發動一場針對臺灣的戰爭,戰爭發動者習近平,會不會被送上國際戰爭法庭?而且中共大陸還將面臨巨額的戰爭賠償,國家幾十年的改革成果可能毀於一旦。

一、中共從來沒有「統治」過臺灣,法理與道義上臺灣均與中共無關

臺灣是清政府在甲午戰爭失敗之後,簽訂《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這與清政府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將大片國土割讓給俄羅斯一樣,如果沒有重大的戰爭變局,不可能收回屬於前朝的國土。

臺灣的收復,是中華民國二戰成果之一項,所以,現在中華民國在臺灣,是合法的歷史存在,也是二戰之後的國際格局造成的現實。如果說要有問題的話,也是國際社會在二戰後迅速撤離中國,聽任蘇聯支援中共通過戰爭佔領了中國大陸,並進而與中共建立外交關係,最終,中共成功奪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地位。中共的一步步得逞,是國際社會縱容共產主義勢力擴張的不義之舉,如果不是因為朝鮮戰爭,臺灣甚至可能在中共建政之初,就可能被攻陷。

如果從歷史繼承來說事,臺灣由中華民國收復並擁有治轄權,是合理合法的,而中共不僅對臺灣沒有任何合法的治權,甚至對大陸的統治也是非法的,因為它是靠戰爭與欺騙,特別是外國勢力的干預,才實現了顛覆與建政。

如果說兩岸分離是「國恥」,這個國恥,是中共當年非法顛覆(四年內戰)造成的,只有對歷史正義正本清源,才能看到問題的實質。

南京軍區前副司令王洪光中將3日接受媒體採訪(取自網路)
南京軍區前副司令王洪光。(取自網路)

二、中共幾代領導人對臺灣的戰爭與「和平」

毛澤東最大的心病是沒有「解放」臺灣,捲入朝鮮戰爭,既是史達林的陰謀,也是毛澤東本人好戰的性格使然,毛本人最想史達林支持他攻佔臺灣,但臺灣對史達林、對俄國並無戰略意義,所以,鼓動他支持朝鮮的「統一戰爭」,史達林的目的達到了:使聯合國軍隊、美國與北朝鮮、中國捲入一場無妄之戰,互相消耗,損傷巨大,戰爭結果是回到戰爭之前的狀態,可以說朝鮮戰爭是二戰之後最大的一場「國際戰爭」。

如果再發生一次台海戰爭,俄羅斯還會扮演同樣的角色,售賣武器對大陸,坐收戰爭漁利。延伸的話題是,中共如果真的希望收回大清朝的不平等條約損失的疆土,為什麼不致力於與俄羅斯一戰,收回江東大片領土特別是戰略港口符拉迪沃斯托克?

朝鮮戰爭使美國堅定了保衛臺灣的決心,使毛澤東對臺灣只有解放的夢想,而無攻打的可能。為了製造戰爭氣氛,只能通過炮擊金門等戰爭行為,對內威懾,對外虛張聲勢。

直到毛澤東去世,私下通過多種管道與蔣介石聯絡,希望國共第三次合作實現兩岸「和平統一」,但蔣對中共的欺騙與無恥早已死心。

鄧小平提出一個國家兩個制度,是一種實用主義方式,對香港的解決起到關鍵性作用,但現在人們可以看到實用主義而不是價值主義的後果,中共對香港自由的侵犯,對人權的無視,對行政的干預,都在一步步「有序」推進中,如果當年鄧小平的實用主義真的使臺灣「回歸」大陸,後果會更嚴重,因為現在中共對香港的政策還會考慮到是否影響臺灣「回歸」。

江澤民時代,想在臺灣第一次直選總統時,通過武力威懾干預臺灣的選舉,但由於大陸攻台計畫被臺灣情治系統得到,在美國的干預下,只能非實彈演習,一次可能的對台戰爭流產,臺灣的民主與自由無懼於大陸的恐嚇,按照自己的路徑前行。

共產黨的雙重人格雙面臉譜,面對國際國內的各種事態,都身段柔軟,一面是鐵血武力恫嚇,另一面卻是同胞血濃於水的親情渲染,武力恫嚇是堅決不放棄武力解放臺灣,從毛鄧到習,一以貫之,而同胞話語之下,實則是文化與經濟的統戰與暗戰,甚至現在將新生代的留學生也當成統戰與暗戰的工具。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江澤民(AP)
江澤民時代曾企圖哃嚇台灣總統直選,沒有成功。(AP)

江時代「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汪辜會談還是使兩岸經濟與文化獲得一定的進展,大陸進入非戰爭方式的另類統一,就是將臺灣引入大陸的經濟圈,並對大陸產生嚴重的經濟依賴,以此影響臺灣的政治與經濟生態,最終可能通過經濟方式,迫使臺灣屈從大陸的政治意志。胡錦濤時代沿此路徑繼續拓展對臺灣的經濟文化聯絡,2005年,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歷史性訪問中國大陸,與時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胡錦濤會面後甚至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實現了第一次握手(2008年),習近平與馬英九於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會面,也是海峽兩岸(即中國大陸與臺灣)自1949年政治分立以來(66年),雙方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象徵兩岸史上最大突破。

這些象徵性的交流對緩解兩岸情勢有一定的作用,但由於中共自身沒有突破自己的政治底線,一是沒有放棄武力統一,二是沒有放棄一党專政的思維,所以,無論兩岸領導人如何握手如何「突破」,都不可能形成實質性的進步。

三、習近平會不會步米洛塞維奇後塵?

習近平的中共,不可能與國民黨第三次合作了,如果中共開放了黨禁,國民黨登陸大陸,與中共的政治競爭,倒是有可能,但中共有這樣的氣度與開放嗎?中共解放軍中將在文章裡表現了對臺灣的焦慮,就是,臺灣的年輕人對大陸的認同,越來越罕見了,無論是親情認同還是政治認同,都令大陸中共感受到壓力。

如果臺灣島上的某些族群居民受到當局迫害,或有強大的種族分離傾向,這樣中共出兵「解放」或解救,也許還有一定的緣由,而現在,大陸明知臺灣人熱愛自由獨立的臺灣,大陸完全基於早已過時的所謂家國統一理念,想悍然發動一次毀滅性的戰爭,摧毀臺灣,甚至想佔領臺灣,這樣的想法,在當代的國際環境中,完全是一種智障思維。

我記得2001年前後,一位解放軍海軍作戰參謀與我聊天,當時軍中腐敗已非常嚴重,這位營級軍官因為不會送禮所以一直無法升遷,於是找到一位元媒體記者,約我聊天説明他購買名家藝術作品,送給司令員,這令我極其驚異,這樣的軍隊怎麼去打仗呢?我問他,海軍真的能「解放臺灣」嗎?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萬炮齊轟,攻陷臺灣沒有什麼問題,但後面的問題無法解決。

中下層軍官已然明白,佔領之後的問題,才是根本的問題,國際力量干預,特別是美國如果像當年拯救南朝鮮一樣,中共如何應對?還有,中共能對臺灣實行三光政策嗎,享有自由民主的臺灣人,怎麼可能再回到戒嚴狀態呢?王洪光這樣的解放軍中將,完全一副草莽英雄氣派,一心只想著摧毀「敵人」,甚至像當年兒童團一樣想捉拿敵人首領,獲得重大立功機會。

如果王洪光煽動習近平真的發動了對臺灣的戰爭,就等於將習近平送上國際戰爭法庭。

 

只要翻一翻米洛塞維奇的歷史,就會發現某些重要的政治元素在習近平身上復活:

一、米氏被視為第二個鐵托,而習氏正在步毛澤東後塵,成為毛氏第二,但米氏因此有了巴爾幹屠夫的稱謂。

二、米氏年輕時就是馬克思主義信徒,而當政之後,卻是極端的民族主義者,為了所謂的國家民族的復興或大一統,不惜一代價,並通過修憲,讓自己獲得更大的政治權利。

三、米氏將整個國家變成軍國,對任何自治區域或試圖自治的地區進行軍事打擊,即便北約強力協調,也不退讓,遭到北約轟炸,最終是一敗塗地,南斯拉夫解體。米氏自己呢,成為第一個被押上國際法庭審判的國家領導人。

那些慫恿習近平把中國變成党國、軍國的所謂鷹派們,是不是在致力於把習近平變成米氏第二?

如果一旦啟動對臺灣的戰爭,國際社會或文明世界所有國家將同聲譴責中共的戰爭行徑,並同時啟動對中國的政治與經濟制裁,美國會介入戰爭,像當年捍衛朝鮮半島的和平那樣,保衛臺灣和平,中共軍隊仍然會對臺灣的造成戰火毀損,甚至殃及平民百姓,其損失以十億美元還是以百億美元計,中共都會如數償還戰爭賠款,中國在海外巨大的美元資產,將轉成為戰爭賠款,蔡英文會不會被中共軍隊捉拿,不可能成為問題,嚴峻的問題是,中共最高領導人、戰爭啟動者習近平會不會被國際戰爭法庭審判,或缺席審判,才是王洪光們應該著力思考的問題。

中共不僅面臨對臺灣、對美國的戰爭賠償,還會面臨犧牲的大陸軍人家庭的巨額賠償,如果犧牲一萬名軍人,那麼,每人賠償一百萬人民幣,這將又是一筆巨額,還有與戰爭相關的巨大犧牲與損失(中共可能會大量徵用漁民的漁船,並造成巨大損失)。

中共不能將自身面臨的國內困境,通過戰爭方式轉化到臺灣的戰爭,這樣的戰爭,只會造成兩岸巨大的毀滅性的結果,與其啟動又一次族群內戰,中共不如啟動一次自我革命,將党國轉型到民國,在同一憲政框架內無論是兩岸歷史性的政治和解,還是聯邦制或新經濟共同體聯合制,都有可能成為現實。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