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轉型正義就只是一根打狗棒嗎?

2018-04-08 07:05

? 人氣

行政院長賴清德、內政部長葉俊榮等出席言論自由新時代的挑戰—政府角色之省思研討會,把鄭南榕自焚的責任推給了國民黨新北市參選人侯友宜。(蘇仲泓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內政部長葉俊榮等出席言論自由新時代的挑戰—政府角色之省思研討會,把鄭南榕自焚的責任推給了國民黨新北市參選人侯友宜。(蘇仲泓攝)

在台灣歷史書出版品的市場價值向來屬於冷門產品,遠不如吃喝玩樂或是心靈雞湯類產品好賣。但在今年國際書展卻有一本歷史書賣到脫銷,出乎人們的意外。這本書就是探討二戰結束與其後台灣政治地位的變動,對當時台灣人,也就是所謂戰爭世代的意義。由台大台文所的蘇碩斌教授指導的一批碩博士班學生所共同採訪寫作完成的:《終戰那一天:臺灣戰爭世代的故事》

在導讀頁中該書敘述的是,本書透過九則以真實人物、真實情節構成的故事,分從前線、後方、外圍三個視角,訴說臺灣戰爭世代身處二戰陰影下的生命遭遇,特寫他們的身心狀態與情感邏輯。每個故事皆可獨立閱讀,但也彼此呼應:各篇都將帶讀者回到天皇宣告無條件投降的歷史瞬間,且始終站在渺小個人的角度刻劃戰爭帶來的苦痛離散、機會夢想。但就未討論個人在宗主國日本的戰爭機器中所扮演角色,以及應該連帶負起什麼責任。

與這個主題類似,剛好也在同一個類似的敘事場景中,也同樣在書展現場辦過新書發表會的是另一本歷史書,探討同一場戰爭收場時的日本人。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歷史系與國際及區域研究系助理教授華樂瑞,所寫的《當帝國回到家:戰後日本的遣返與重整》

《當帝國回到家》一書中描述的整個大日本帝國海外拓殖時期,因為波次坦宣言而喪失其在海外地區居住與財產權利的數百萬日本人,從亞洲與大洋洲各地被遣送回到日本時的劇烈震盪與衝擊。尤其在亞洲大陸的東北方這些原本帝國的臣民,在戰敗亡國的慘禍降臨時,很多人就必須要以生命或自由來償付太陽帝國在當地十幾年來的欠債。一如在滿州的北滿開拓團民,以及被押送西伯利亞勞改的前關東軍,合計上百萬人。等待他們的是以各種不同理由要報復殺害奴役他們,慢慢折磨他們到死的敵人,以及未知的前途。

兩本和二戰戰後相關的書籍《終戰那一天》和《當帝國回到家》。
兩本和二戰戰後相關的書籍《終戰那一天》和《當帝國回到家》。

《當帝國回到家》一書中描述一個很心折的場景,當戰前海外拓殖民中的倖存者歷經九死一生,戰後終於回到日本時,他們卻受到日本社會的強烈歧視,另一種性質的痛苦才剛開始。除了他們來自衛生條件很差的前殖民地,可能帶回日本本土已經絕跡的各種傳染病菌以外。女性的身體可能遭遇過外族的玷汙,可能會生下來路不明的孩子。男性的思想可能因為被俘虜過而接受敵人-主要是共產黨的洗腦,成為當代日本社會秩序的顛覆者。而更為荒謬的是,身居本土的日本國民居然這時還能義正詞嚴的斥責他們,就是因為現在被遣返回國的這些前拓殖者,過去做為已經滅亡的太陽帝國佈國威於萬頃波濤的馬前卒,所以是軍國主義者的幫兇,應該為日本戰敗被佔領痛苦的現況連帶負責。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