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組織揭露中國「被認罪」真相:威逼、誘騙,一場侵犯人權的政治秀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關於上電視接受採訪的這個事情,真的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很難用簡短的語言說明, 期間我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至今難以形容,而且我不知道怎麼去講述,我其實想嘗試將此詳細的過程說出來,但總是覺得很難過,我仍然難以克服心理陰影。但我知道我應該說出來,哪怕僅僅以這種簡單的形式。」

王宇、人權律師

當代中國司法最詭異的一個場景,該是許多被告都在電視上「坦承犯罪」,而且不只中國公民這麼做,連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的李明哲,也在法庭上「坦承散步惡意攻擊中國政府的言論,感謝中國執法部門的文明辦案」。針對這種「被認罪」現象,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10日發布最新報告—《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讓外界一窺箇中奧秘。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這份100多頁的報告針對過去五年的45例電視認罪進行分析,這些「認罪者」在認罪時均未進入正式司法程序,其中絕大多數甚至根本還沒有被逮捕。報告認為,這類「認罪」的首例出現在2013年7月,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公司中國區負責人梁宏,當時現身央視為他的貪污行為認罪。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保護衛士」認為,這種中國政府對被拘留者實施強迫認罪的行徑,不僅違反了中國法律中公平審判的權利,也違反了國際上多個人權保護法。從此以後,強迫認罪在中國媒體上被高調播出,包括外國國籍持有者也不例外。對強迫認罪的受害者、家屬和律師進行採訪之後,「保護衛士」認為這類「被認罪」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演出」:

警方通過威脅,酷刑和製造恐懼氛圍強迫被拘留者認罪,並且安排被拘留者的「著裝」、寫下認罪「腳本」、強迫被拘留者背誦內容,警方還會指導如何「表演」台詞,甚至一再重錄—包括在一個案例中,被拘留者被要求必須流淚哽咽—進行播出的媒體,也積極參與認罪影片的錄製過程。

兩種不同的認罪場景

根據「保護衛士」分析,中國的電視認罪可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監獄式的認罪,其中許多人被剃了光頭,鏡頭場景通常是他們正在接受著審訊,或者是正在一張「供認書」 上按下手印。不過2015之後,另一種非羈押場景的認罪更為普遍,認罪者穿著便服、影片背景不是牢房、訊問室,鏡頭裡也不會出現手銬或光頭,不會看到警方在場。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而且中國的電視認罪目的遠遠不止承認某人的罪行這麼簡單。它們通常包括自證其罪,悔過,以及對他人進行不利指控。嫌疑人向他們的家人、追隨者和中國政府道歉,告誡他人不要重復他們的錯誤,認罪者懇求寬恕,保證不再犯罪。涉及「人權」案件的被拘留者,一般承認或指控他人所犯「反華」罪行,比如密謀推翻共產黨。

電視認罪的「3D效果」

若深入探討電視認罪的效果與功能,主要可區分為3個D:Deny(否認)、Denounce(譴責)、Defend(捍衛)。這些被認罪者否認中國政府違反人權,譴責自己與其他個人、組織的罪行,並且捍衛對於共產黨及中國政府的支持立場。這讓電視認罪不僅僅在司法上有其意義,更成了一場政治宣傳秀。

以曾經遭到拘留、後來在電視上認罪的英國公民彼得(Peter Humphrey)為例,他說錄製這類影片的佈景「就像一個小型的法庭,房間的正中央放著一個由鐵欄組成的籠子,在籠子的裡面是一把椅子,椅子上有一個可以鎖住膝蓋的橫桿」。

漢弗萊說,他在錄製影片時,雖然根本還沒有被定下任何罪行,但卻被戴上手銬、坐在籠子裡, 並且逐字逐句地背下他們決定好的腳本、做出他們要的臉部表情,「沒有商量餘地」。「這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七個小時,我都記不清中間到底重錄了多少次。」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

2015年「709案」中被抓捕的人權律師王宇則說,當年她是被從睡夢中喚醒。兩名預審員前來告訴她,她16歲的兒子已在雲南邊境被捕,當時他正準備經由緬甸逃亡美國。王宇說,當她看到兒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還寫著「犯罪嫌疑人」幾個字時,當場昏厥過去。她被告知,只要錄製一個影片給公安部領導看,就可以救兒子。當局還對她承諾,這些影片不會對外公開。

直到獲得自由後,王宇才從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國家電視。王宇說:「我不企盼得到世人的諒解,我僅僅是想說,孩子是我的一切,當時那種情況,也許我只能選擇那樣做!」

「被認罪」侵害人權!

「保護衛士」認為,無論是中國政府、或者與其合謀的媒體,都犯下了具有欺騙性的,非法的侵犯人權行為的罪行。伊朗媒體過去進行強迫認罪的轉播後,歐盟在2013年對其採取了旅行禁令和制裁。「保護衛士」呼籲各國對中國媒體和個別負責人採取類似制裁,除非中國立即停止此類電視認罪的使用,並為所有在押人員提供中國法律明文規定的保護。

「保護衛士」說,中國的電視認罪讓人聯想到史達林時代的所謂公審,或者是文革時期的批鬥大會,如今只有北韓或伊朗之類政權才會做出類似舉動。這種做法剝奪了嫌犯在司法程序的應有權利—接受公正審判、無罪推定、保持沈默、不自證己罪、免受逼供酷刑,而這些都不過只是基本人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