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核二廠一、二號機有問題嗎?

2018-04-23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台電公司正著手核二廠二號機再次重啟,「核工專家」不是不能針對此議題加以評論,但任何的發言都應有所依據。(資料照,取自核能看透透網站)

作者認為,台電公司正著手核二廠二號機再次重啟,「核工專家」不是不能針對此議題加以評論,但任何的發言都應有所依據。(資料照,取自核能看透透網站)

核二廠二號機3月28日因蒸氣旁通系統靈敏度異常,導致反應器於啟動過程中發生跳機事件。事隔十二天之後,台電公司於4月9日發布新聞稿:「原廠國外技師2人……,抵台進廠協助評估分析運轉參數,完成相關設備檢查,並與台電公司共同研判本次肇因,確認『蒸汽旁通壓力控制系統』參數調校尚未達最佳化,當反應爐功率約達30%時,引起反應爐自動安全停機。」至於參數調校未達最佳化的情況,何以未曾於一號機發生,卻會導致二號機跳機,台電公司似乎仍欠大眾一個說明,即使此一事件並無直接影響核能安全的疑慮。

日前有所謂「核工專家」針對此次核二廠二號機的跳機事件,透過沒直接關聯的一大串核工原理教科書文字,將此事件刻意衍伸為核反應器急停失效有導致核能事故的可能性,更以蘇聯時期的車諾比電廠事故為例企圖混淆視聽。事實上,台灣現有之核反應器均屬輕水式反應器,其安全設計在本質上就與車諾比電廠的反應器不同,輕水式反應器反應度(Reactivity)中的溫度係數為負值,意思是反應器爐心功率與溫度上升會使反應度降低,簡單的說,溫度上升會讓中子的連鎖反應速率降低以穩定反應器運轉;但車諾比電廠反應器反應度的溫度係數為正值,溫度上升反而會使反應度隨之增加,因此最終出現功率急升並失控的問題。「核工專家」將核二廠與車諾比電廠兩者混為一談,不是惡意誤導,就是專業不足。

「核工專家」的文章中有多處錯誤,一一說明如下。

首先,中子通率(neutron flux)和中子通量(neutron fluence)並不相同,中子通率係指單位時間通過單位面積的中子數,中子通量則為材料單位面積吸收的中子數。這基本專有名詞在核工領域定義非常清楚,不可混用。反應器爐心的中子偵檢器會在「中子通率」出現異常變化時,啟動急停機制,但這並非本次二號機跳機之主因。「核工專家」全文不斷強調的「中子通量」並不具有導致反應器急停的連動機制。

20180301-核工博士賀立維1日出席「大屯火山如何影響緊鄰的核電廠?」記者會。(顏麟宇攝)
核工博士賀立維。(資料照,顏麟宇攝)

第二,核二廠二號機2016年5月的跳機,起因於發電機與避雷器系統短路爆炸,導致機組急停,並非中子通率偵測值異常的問題。核二廠一號機曾因壓力槽錨定螺栓斷裂,以及後來的燃料裝載池改建,導致歲修延長,「核工專家」把所謂的「中子功率抑制」牽扯進來混為一談,意圖可議。更何況,核工領域並無「中子功率」此名詞之存在。

第三,該文也一併提到爐心側板裂紋以及控制棒插入摩擦力過大的問題。首先,爐心側板不是壓力邊界組件,只要歲修時持續監測即可;控制棒插入摩擦力過大的肇因很多,但燃料匣因劣化致彎曲變形到控制棒無法插入的個案從沒聽說過。這部分意圖混淆視聽,明顯惡意。

最後,「核工專家」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提一下他早年研究過的控制棒與燃料棒間的陰影效應(shadowing effect),但現有燃料棒置入爐心前都會經過燃料布局最佳化的模擬分析,因此陰影效應已不再是現有控制棒與燃料棒的議題,當然也不是爐心安全的關注焦點,近二十年的國際核燃料與材料會議上都不曾有類似問題的討論。

台電公司目前正在向原能會申請核二廠二號機的再次重啟,該機組未來的運轉安全評估應交由手邊有充分廠內資料參酌的專家進行,「核工專家」不是不能針對此議題加以評論,但任何的發言都應有所依據,而不是憑空加諸危言聳聽的各種事故可能性,企圖影響審查結果。專家離開專業領域的時間太久,專業度出現不足時,可以透過自修學習、與同儕交流以及廣查資料充實自己,儘量避免進行沒有根據的推論。

*作者目前就讀清華大學核子與工程科學研究所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