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後世不能遺忘的歷史 8國申請慰安婦檔案登錄世界記憶名錄

南韓與7國聯合推動慰安婦歷史登錄世界記憶遺產,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也提供資料參與申遺;圖為台灣慰安婦紀念館「阿嬤家」2樓的紀念長廊。(顏麟宇攝)

南韓與7國聯合推動慰安婦歷史登錄世界記憶遺產,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也提供資料參與申遺;圖為台灣慰安婦紀念館「阿嬤家」2樓的紀念長廊。(顏麟宇攝)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我們都聽過世界遺產名錄,但對世界記憶名錄卻感到陌生,這兩者都是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推動的計畫,旨在保留對人類有重大意義的文化項目,而世界記憶名錄則是保障歷史檔案文獻,避免遭到集體性遺忘,或因天然和人為因素被毀損,與慰安婦議題有關的《南京大屠殺檔案》已於2015年登入名錄,南韓與其他7國2017年共同提出《慰安婦之聲》檔案申請登錄,卻沒有成功。

2度申遺均遭阻攔 「你覺得下一步該怎麼做?」

「你覺得應該怎麼做,才能影響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公署(OHCHR)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CESCR)副主席申蕙秀受訪時,被問到《慰安婦之聲》(Voices of the ‘Comfort Women’)申請登入名錄受挫,下一步該怎麼走,她先是反問記者看法;「持續推動申請是最重要的事」說中申蕙秀心聲,但UNESCO在2017年11月才換新總幹事,內部人事有些變動,正在等待適當時機提案。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聯合國人權高專署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副主席申蕙秀。(顏麟宇攝)
聯合國人權高專署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副主席申蕙秀表示,仍會持續推動申請《慰安婦之聲》登錄世界記憶名錄。(顏麟宇攝)

2014年,中國申請把《南京大屠殺檔案》(Documents of Nanjing Massacre)登入世界記憶名錄,隔年申請成功,整個檔案分為3部分:1937至1938年的事件檔案、1945至1947年的戰後調查及國民政府軍事法庭提供的戰爭罪行資料,以及1952至195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單位的檔案文件,不過中國再接再厲,2015年單獨申請把《慰安婦檔案》登入名錄,但因慰安婦問題涉及數個國家,UNESCO建議整合後重新申請。

南韓、台灣、日本、中國、印尼、菲律賓、東帝汶與荷蘭8國共14個民間團體於2016年5月31日共同申請《慰安婦之聲》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但UNESCO在2017年10月決定,延後《慰安婦之聲》的申請,因為否認慰安婦問題的右派組織提出《慰安婦與日軍紀律檔案》(Documentation on “Comfort Women” and Japanese Army discipline),世界記憶計畫國際顧問委員會(IAC)建議雙方就同議題檔案進行協商。

日本右翼提「肯定」慰安婦檔案 UNESCO要求正反方協商

《慰安婦與日軍紀律檔案》是由日本再生研究會、「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Alliance for Truth about Comfort Women)、「撫子行動」(なでしこアクション)等否認慰安婦問題的組織提出申請,這些組織向來強調,「慰安婦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就算是在前線戰區也不例外,而且獲得大筆金錢,因此不能稱作是性奴隸」。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阿嬤李玉善。(顏麟宇攝)
日本右翼團體認為,慰安婦享有一定程度自由,且也有賺到錢,與性奴隸不同。(顏麟宇攝)

IAC要求編號101的《慰安婦之聲》與編號76的《慰安婦與日軍紀律檔案》雙邊提案人進行「對話」,避免造成政治緊張,《慰安婦之聲》聯合申遺計畫團隊則發函給UNESCO,反問怎樣的情況下會造成「政治緊張」?難道是日本揚言拒繳UNESCO會費?此外,IAC沒有指出是誰建議進行「對話」,因此《慰安婦之聲》聯合申遺計畫團隊難以安排時間地點舉行「對話」。

中國南京大屠殺申遺成功 日本加大封殺慰安婦申請力道

早在2015年中國獨自提出申請時,負責初步審核名單的登錄委員會(RSC)就認定《慰安婦之聲》檔案「無可取代且獨一無二」,對於UNESCO延遲把《慰安婦之聲》登錄至世界記憶名錄,《慰安婦之聲》聯合申遺計畫團隊深感失望。《慰安婦之聲》是由8國14個民間團體共同提案,此舉是否造成申請的難度?申蕙秀直言:「不會,而是日本的反對態度更強烈。」

申蕙秀表示,中國成功申請南京大屠殺檔案登錄世界記憶名錄,日本對於未能阻擋感到憤恨,因此加大阻撓力道,加上《慰安婦之聲》是8個國家共同提案申請,「UNESCO世界記憶遺產計畫的專家說,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龐大的申請項目,所以日本極力阻擋申請」,且當進入高階審核程序後,一切就會變得政治化,就是因為日本的阻礙。

20180418-慰安婦專題,台北,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婦援會執行長范情專訪。(顏麟宇攝)
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范情表示,台灣提供701件慰安婦相關歷史文件參與《慰安婦之聲》申請登錄世界記憶名錄。(顏麟宇攝)

受害區域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提交檔案參與申遺

談到政治化,不免提到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敏感關係,而《慰安婦之聲》2744件檔案中,台灣提供701件,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范情表示,台灣提交的資料分為3個部分:二戰期間日本徵召慰安婦的官方檔案文件、慰安婦倖存者的文物與影像畫面,以及26年來關於慰安婦的人權運動紀錄,包括2000年的東京大審判資料。

不過中國反對台灣以國家名義參與申請,最後改用奧運模式的「中華台北」,變成7國家1地區共同提案,但台灣名字爭議部分有在文件中特別註記解釋。至於申請的檔案名稱是用「慰安婦」而非「日軍性奴隸」,申蕙秀解釋,這個議題也曾被討論過,日本對「性奴隸」一詞相當反感,為了能夠順利申請,因此團隊會避免引起過度反彈的做法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顏麟宇攝)
南韓成均館大學東亞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韓惠仁稱,性奴隸才是正確稱法,但部分慰安婦倖存者並不認同。(顏麟宇攝)

此外,UNESCO專家也建議,簡短的名稱比較好,因此最後選用「慰安婦」作為檔案名稱,「但慰安婦一詞並不是專業術語,參與慰安婦運動的人都知道這個詞的真實意思,因為加上引號」,但申蕙秀說,儘管標題是用「慰安婦」,檔案內文仍是稱「性奴隸」;《慰安婦之聲》國際聯合申請計畫團隊經理韓惠仁稱,「性奴隸」是正確說法,只是部分慰安婦阿嬤不接受這個稱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