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八百壯士」再打,就打爛了社會最後的理解與同情

2018-04-26 07:20

? 人氣

反年改團體25日與警察發生衝突並闖入立院。(陳韡誌攝) 年金改革

反年改團體25日與警察發生衝突並闖入立院。(陳韡誌攝) 年金改革

立法院開審軍人年金改革法案,場內舉辦公聽會,出席代表痛批,「我們在外面紮營四百二十九天,卻只能換到八分鐘(發言)!」場外爆發激烈衝突,撞開了立法院封鎖的大門,煙霧彈和辣椒水齊飛,員警與記者都打,而且,這已經不是群眾抗爭的意外事端,而是蓄意製造的暴力衝突,如果是為了「爭年金」,很抱歉,不能不提醒「八百壯士」,這絕對不是辦法!

年金改革到底好不好,容或有不同意見,唯公教年改案以來,公聽會從中央到辦到地方,每辦必有衝突,八百壯士在立法院外紮營一年多,除了年金改革方案時的抗爭,動輒與場外其他活動起衝突,但不論衝突場面有多大,能引起的社會迴響有限,反年改團體不能不深思此中緣故。

20180425-反年改團體抗議,25日闖入立法院,1男子爬入,被警方帶走。(陳明仁攝)年金改革,反年改
反年改團體抗議,25日闖入立法院,1男子爬入,被警方帶走。(陳明仁攝)年金改革,反年改

太陽花無私利,八百壯士爭年金

八百壯士必須體認,反年改抗爭不能與太陽花學運相提並論,這不只是世代間的戰爭,太陽花年輕人的主張即使不一定是全然正確,但是,他們爭的不是私利,而是政策與政策程序。

或謂「喪父之痛易忘,奪財之恨難消」,年金固是退休軍公教奉獻一輩子之後的退休與保險所得,但不要忘了,軍公教所得都是來自於納稅人,國家財政很大一部份就是支應軍公教人事所需─從現任到退休;此外,年金改革法案不論過程爭議有多大,是經過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案,換言之,的的確確有民意基礎;至於即將開審的軍人年金案,經過協調所設的「樓地板」甚至超過公教(包括警消);唯一可以質疑的是,即使是民進黨擁有國會多數,通過法案不能違背「法律不溯既往」的意旨,這也是為什麼歷任政府屢屢談年改,屢屢功敗垂成之故,這反應了:國家財政確實難以負荷,而且,重擔非始自今日,改革之念起亦非始於今時。

對於法律不溯既往的爭議,如何解決?絕對不是能打出來道理,或能打出轉寰的,就算打傷員警打殘記者,已經通過的法案就是板板釘釘七月即將實施,要扭轉三讀法案的途逕只有兩個:一是立法院重新議決,就目前的國會議席,可能性是零;二是大法官解釋有違憲之虞,限期立法院改正。儘管在野黨席次少到提不出釋憲聲請案,但已有地方政府提出,衝突,改變不了大法官對憲法和法理原則的心證。

20180425_反年改團體25日闖入立法院,警方趁其不備,沒收長梯。(陳明仁攝)年金改革
反年改團體25日闖入立法院,警方趁其不備,沒收長梯。(陳明仁攝)年金改革

法律不溯既往,不是能打出來的道理

此外,就算要爭年金,打記者有什麼用?反年改有沒有道理?有多少爭議?若非媒體報導,反年改何來聲量?拿記者出氣,徒然挨一句「暴民」之譏,何苦來哉?打員警又有用嗎?員警維護秩序是他們的職守,就像退休軍警消曾經做過的一樣,何況年金改革,不唯退休人士受影響,所有現役軍公教自方案實施日起,就開始繳多領少,損失比退休人員更大,還要在街頭挨打,這是什麼天理?

退一萬步說,反年改團體屢屢譏評蔡政府成了拒馬蛇籠包圍的政府,此言不虛,如今立法院行政院乃至總統府中樞重地,圍安範圍愈擴愈大,已經大到不合常理的地步,結果八百壯士激起如此嚴重衝突,豈不坐實警力維安就該這麼幅員遼闊,甚至佈署警力應該還要加倍,否則豈會輕易就讓八百壯士突破立法院大片的封鎖線?

當年,「八百壯士」在淞滬會戰中死守四行倉庫(閘北),為的是掩護大軍撤退,更是想藉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九國公約」會議之機,爭取英美法等列強譴責日本,伸張正義,抗守的是「國敵」;如今「八百壯士」強攻立法院,為的是退休年金,打得是國人,而且是各守職份的員警與記者,其意義豈可以千里萬裡計?如果,輿論對蔡政府年改無視法律不溯既往有所質疑、批評,對反年改還有一絲一毫同情,這一拳頭一板凳不斷打下去,也會打爛社會對反年改有限的諒解和同情。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