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專文:台北新官場現形記第二彈─杏壇清洗表態搜魂

2018-05-05 05:50

? 人氣

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還我校長」,擺放鮮花和卡片,力挺管中閔上任校長。(吳尚軒攝)

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還我校長」,擺放鮮花和卡片,力挺管中閔上任校長。(吳尚軒攝)

第三回 觀棋不語豈是君子 自填一子乃為獨夫

「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且自逍遙沒誰管,耐天昏地暗,斗轉星移,風驟緊、縹緲峰頭雲亂。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夢裏真真語真幻。同一笑,到頭萬事俱空。胡塗醉,情長計短。解不了,名韁繫貪嗔。卻試問,幾時把癡心斷?」

看官,這首詞「洞仙歌」又是哪來的?翻遍那宋詞元曲,沒個出處,難道是那台北城裡嶔崎磊落的魏老閒來沒事,刻紅剪綠,亂寫一通,幾可亂真?

早有那小書僮上網估狗,這年頭腹笥若干不重要,功夫都在彈指間,要比快嗎?我小書僮不用Wi-Fi,全靠上網吃到飽。

這首詞原是民國年間金庸所做,乃是武林秘笈「天龍八部」的回目。從這詞裡,可看出當今亂世萬變不離其宗的至理。看官須知,這台北城裡,學者政客,販夫走卒,具都修練過金庸武學,所謂「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也看電視;沒看電視,也玩過手游」,什麼?你說這話講的不好,最後一句沒有押韻,看官,您就別鬧了,這叫創意料理,文創,文創,這是我的江湖!

言歸正傳,這第一句「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深含哲理。金庸寫的是江湖上各路英雄應邀破解「珍瓏」。眾人來到樹下,看到一個少年書生和一個猥瑣老頭正在下棋,那圍棋盤彫在一塊大青石上,黑子、白子全是晶瑩發光,擺的是一個「珍瓏」棋局。

「珍瓏」是圍棋達人故意擺出來的難題,並不是兩人對奕出來的陣勢,下子之際,或生、或劫,往往極難推算。尋常「珍瓏」少則十餘子,多者也不過四五十子,但擺出來的這一局卻有兩百多子,這一局棋中,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長生,或反撲,或進攻,聚氣收氣,花五聚六,複雜無比。故事裡,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是最無心破局的虛竹無心插柳柳成蔭,先前插手的慕容復、段延慶差點自殺,范百齡狂噴鮮血,都是為了贏不得。段譽盡力而為,雖不成功,卻處之泰然,因為他出處進退之間,不在贏棋,一顆心都在美人王語嫣身上。

慕容復素有復興大燕之志,得失心極重,一邊下棋,一邊想的是天下,碁局上的白子黑子似乎都化作了將官士卒,東一團人馬,西一塊陣地,你圍住我,我圍住你,互相糾纏不清地廝殺。慕容復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白旗白甲的兵馬被黑旗黑甲的敵人圍住了,左衝右突,始終殺不出重圍。這碁局與人生交融,真實與夢境攪和,慕容復突然間大叫一生,拔劍便往自己頸項刎去。段譽情急之下,食指點出,從來使不靈的「六脈神劍」應運而至,只聽「嗤」的一聲,慕容復抹在頸邊的長劍一晃,「噹」的一聲,掉在地上。

大理蒼山影城的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旅遊網)
大理蒼山影城的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旅遊網)

話說蓬萊仙島上太學羽球教練事件,已經從「卡管」變成「拔管」,原先也不過是面目不清的兩方對奕,有一方輸了,另一邊就刁難,刁難不成,就要求倒撥時鐘,重擺棋局,剛才下的勝負都不算,要從那將士相車馬砲資格審議開始,還得把象走田,馬走日,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的規矩再檢查一遍。旁邊閒雜人等都說:「觀棋不語真君子,起手無回大丈夫」,太學學生與教席群起抗議,就在那傅鐘傅園繫上黃絲帶,在春風化雨中飄搖。

因為南向政策大放利市,又加碼補助國際客來寶島觀光,這天不少慕名而來的南島學子來太學觀摩,先看到太學校園門口白布橫拉,黑字淋漓,一時不明究理,以為校園出了槍擊血案。來到校園裡,鐘聲悠揚,弦歌處處,黃絲帶在風中飄搖,遂記下筆記,來蓬萊島取經,這是第一條,回去也要在校園裡掛黃絲帶,此是後話。

須知當今相國神醫,武功並不在管教席之下,江湖歷盡,處變不驚,他走的也是金庸武學一路,用花木茂昆的「真氣」來破「清風明月」招數。賴神醫看這世局,豈是象棋這種楚河漢界,簡單廝殺;明明是個珍瓏之局,在潘文正公倉皇辭官、葉中書池魚遭殃之際,綠兵綠甲慘然被圍,那棋盤後方,西南角上明明占盡優勢,唯獨這中北之區,藍兵藍甲,迅速合圍,一時天昏地暗,難解難分;鹿死誰手,還有的運籌帷幄。

這珍瓏之局如何解?賴神醫想到了虛竹。虛竹的相貌本來頗為醜陋,濃眉大眼,鼻孔上翻,雙耳招風,嘴唇甚厚,正是解開這一局的神來之筆。相當年,虛竹伸手入棋盒取過一子,閉了眼睛,隨手放在碁局之上,就下在那白棋之中,他雙眼還沒有睜開,就聽蘇星河怒斥:「胡鬧、胡鬧,你自填一氣,自己殺死一塊白棋,哪有這等下棋的法子?」

嘿!這才是解困高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拿那花木茂昆去填那必死之地、看似自己將這一小塊陣地全都廢了,殊不知,有失乃有得,這珍瓏化解奧秘,正是要自己先擠死自己一大塊,廢了這礙手礙腳的陣地,否則「太陽花、大腸花」再起,唱什麼「自由之愛」的老調,又來圍行政院,又該如何是好?古有明訓;狡兔死,走狗烹,廢了這個太陽花說的「第五權」,拔管之餘,把這礙手礙腳的校園自主也廢了,天地自然寬廣,以後的妙著才能源源而生。

這是自填一子乃碁局中「反撲」、「倒脫靴」的9.0版,格局之大,佈局之深,犧牲之狠,不是一般人能懂!主意既定,「飛鳥盡,良弓藏」也就是下一步,那理髮院中正有一班理髮匠推波助瀾,時間到了,賴神醫自然會順應民情,順水推舟,把虛竹給「咖差」了。

20180503_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力挺大學自主。(吳尚軒攝)
20180503_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力挺大學自主。(吳尚軒攝)

這一夜,秦爺來電,說他正以車遲國文字告洋狀,準備投書紐約時報、經濟學人,揭露這太上育教部願賭不服輸,推翻校園自治的人間亂象,躊躇之間,不知題目怎麼定才好,魏老答以:「二十年目睹怪現象」,秦爺當下大喜,忙說:「晚上快十點了,我怕政府要限電,我這就去寫。」魏老說:「政府的好意是要你少看電視,也別夜讀,更別熬夜寫作,應該努力「做」人!」秦爺哈哈一笑,趕快掛了電話。秦爺和那剛去見上帝的李敖一樣,都有攝護腺的毛病,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正說著,那太學校園師生發起了「新五四運動」,掛出兩條直幅,墨瀋淋漓,鐵畫銀鉤,寫著兩行大字:

「院長人老心不老,碧落黃泉到處找;
博士頭銜滿天下,海外歸來做瑰寶。」

正是當年李敖送給胡適的祝壽詩第二十首,是說胡適當到年當中央研究院長,上天下地從海外找博士學人回來寶島貢獻,這幾十年過去了,當年的瑰寶也就沒那麼寶了,英雄遲暮,美人白頭,都成了秋天的扇子,秋後算帳的對象了。光看這貼出的四句,雖然老太婆都看得懂,也不明白其中深意。好在校園裡,標語很多,就找那看得的懂再去端詳。

各位看官,您讀了本文,再回顧前兩回,前後對照,也就心領神會了。只因這一般,有分教:「卡管拔管杏壇清洗,學士博士表態搜魂」

眼看蓬萊島上,師道瀕危,文星遭難,至於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作者為前環保署長。(本文以金庸「天龍八部」等為本,隱言廋語,化實為虛,祈勿對號入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國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