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政府限制言論自由 獨立媒體真實報導受民眾關注

2018-05-19 18:03

? 人氣

《在線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表示,近年因網路媒體崛起,民眾習慣從網路上搜索新聞,大量削減主流媒體的收入,也降低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黃宇綸攝)

《在線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表示,近年因網路媒體崛起,民眾習慣從網路上搜索新聞,大量削減主流媒體的收入,也降低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黃宇綸攝)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9日在台大霖澤館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邀請各國專業新聞記者一同討論關於「網路新衝擊、社群媒體、假新聞與民主」等議題,《在線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以「獨立媒體的轉身─扛起監管主流媒體和政府的重任」為題,剖析新加坡結構性的對獨立媒體的約束。

許淵臣說明,2006年新加坡大選的報導過於偏頗,獨立媒體《在線公民》因而成立,他認為如果沒有獨立媒體的存在,當局政府想講什麼就講什麼,不受到媒體監督,也沒有人反駁主流媒體呈現的新聞報導。許淵臣表示,主流媒體以往的營利從廣告進駐、販賣報紙為主,近年因網路媒體崛起,民眾習慣從網路上搜索新聞,大量削減主流媒體的收入,也降低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

20180519-《在線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右)表示,近年因網路媒體崛起,民眾習慣從網路上搜索新聞,大量削減主流媒體的收入,也降低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黃宇綸攝)
《在線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右)表示,近年因網路媒體崛起,民眾習慣從網路上搜索新聞,大量削減主流媒體的收入,也降低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黃宇綸攝)

主流媒體若批判新加坡政府 會被裁退

許淵臣表示,主流媒體若刊登批判新加坡政府、煽動性新聞,會被新聞報社裁退,尤如無形進行自我審查,報導有關政府的議題時,若未取得政府部門回應就無法報導,針對政府的決策也應請專家來背書表態支持。種種約束讓主流媒體無法呈現真實的新聞報導,也讓獨立媒體逐漸受到民眾的關注。

不過新加坡的獨立媒體實際上也受到不少約束,許淵臣表示,除了沒有龐大的資金,被社會視為反政府,學校、企業都敬而遠之,執法的制度有很高的機會被政府起訴,讓獨立媒體的運作相當困難,但獨立媒體也有成功牽制主流媒體的案例。

新加坡少年自殺 民眾省思保護計畫

許淵臣舉例,2016年,新加坡有位14歲的青年被警方訊問後跳樓自殺,少年被指控性侵一位少女,主流媒體除了自殺事件外,封鎖有關警方訊問的消息,但《在線公民》聯絡青年家人,得知內情並報導真實故事,2天內突破150萬人次瀏覽,讓民眾驚訝未成年的青年,在沒有成年人陪伴下被警方訊問,事件造成轟動後,內政部長也在國會解釋事件來龍去脈,這起事件也得到改善,新加坡警方與自願團體開始實施區域化的青年陪伴計畫,不再讓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新加坡異議人士鄞義林認為,新加坡政府會系統性的限制言論自由,從1960年代開始,控制反對黨、工會會員的言論;1970年代針對學生領袖;1980年代控制教會工作者、社工、海外畢業生等;1990-2000年代限制國際新聞媒體;到現今2010年代限制新加坡民眾的言論自由。藉由雙重標準、假新聞法律,來控制新加坡的網路,他也呼籲國際組織與媒體要勇敢去批評新加坡,不再受到新加坡政府的約束。

20180519-新加坡異議人士鄞義林認為,新加坡政府會系統性的限制言論自由。(黃宇綸攝)
新加坡異議人士鄞義林認為,新加坡政府會系統性的限制言論自由。(黃宇綸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宇綸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