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現在的學生很難教?——台南私立南英商工事件之後有感

2018-06-01 05:20

? 人氣

作者認為,師生關係對學生的表現以及內心在教學滿意度上都非常重要,「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希望被教師認識、關心。」 (圖/Pexels)

作者認為,師生關係對學生的表現以及內心在教學滿意度上都非常重要,「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希望被教師認識、關心。」 (圖/Pexels)

有時候我會坐計程車去學校,因此常有機會和司機大哥閒聊,司機大哥最常說的幾句話是「妳這麼年輕去教書,學生會聽妳的嗎」、「現在的學生很難教吧?」

話說從頭,我第一年進學校教書的時候(大約是93學年度),學生曾經高抬著椅子,從教室最後面衝到講台前,準備要往我身上砸下去。(最後學生沒有這麼做)幾次類似的情況之後,我開始懂得把學生帶出教室,到教官室或者是學務處都好,主要是尋求支援,當下事件往往在幾位資深教職員一起處理下和平落幕。但我知道,學生並沒有被改變,學生未來可能沒有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光這一點,教育的初衷可能就已經失去了。我,錯失了機會,讓學生變得更好。

多年前,初出茅廬的我,常常與學生對峙。學生有偏差行為出現,我便使出記過這一招,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我,沒有看見學生偏差行為背後的意義,我只看見偏差行為。一再地,我錯失了無數機會,將學生從負面的情緒拉出來,甚至,我每每在師生負面關係中,被學生氣哭。

後來,我去修了「教育學程」。在「班級經營」這門課,教授沒有使用課本,我以為這門課可能學不到專業的技能。一學期下來,我學到很多寶貴的智慧。上課時,老師同學用很多血淋淋的「案例」,我們在課堂上發言、分享、討論,有時候會聽到讓人瞠目結舌的事件,每一個事件,都是現場老師用很多經驗換來的寶貴意見。

近幾年,因為進修,我離開中學在大學兼課,便沒有過師生對峙的情況了。我的教學經驗不是最豐富的,算一算,前後大約是十年多一點而已。但,接觸過的學生類型很是多樣,有國中生、高職生、國中補校、私立高中、公立高中、私立大學、國立大學,不包括家教與補習班經驗,以學校經驗而言,層面應該是很廣泛。我也逐漸有一點點自己的心得,也許可以提供作為參考。

很多人認為,國高中生最難教,後段的私立學校學生最難教。我個人認為,這些可能是偏見。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希望被教師認識、關心。有些學生,如果師生關係疏遠,他們的課業表現往往一樣很出色,但是學生內心在教學滿意度上,教師的教學表現是不及格的。最大的差別在於,師生關係疏遠,有些學生不會大幅度地影響成績,但有些學生會明顯地表現在平常學習以及成績上。

總結多年的教學經驗: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希望被教師認識、關心。所以,我盡可能地背學生的姓名等基本背景,以方便我可以叫出學生姓名,以及知道學生家庭或學習情況,雖然很難做到全面,但總有學生會常請假或者沒有跟上進度,至少哪些是班上「高關懷學生」,很快就可以發現。

這些「高關懷學生」,不能說是難教的一群,而是教師需要多關懷的一群。而班上總還有多種特色的學生,準時的學生、勤學的學生、多才多藝的學生、沉默內向的學生、願意給老師回饋的學生……等等,都需要教師去認識、關懷。

教師平時多瞭解學生、關心學生,對教學很有幫助。只要師生的對話是有效的,才有機會帶入「有效教學」,以及108新課綱的「素養教學」、「融入教學」。

107年5月22日,台南私立南英商工,發生了學生打老師的事,事件一出,引起社會大眾譁然。想起以前在教育現場,也有類似的場景,所以抒發了一點心得。

*作者為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