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華山從酒廠變身藝術特區 背後竟與林懷民跟宋楚瑜的一通電話有關...

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29日晚間於華山大草原上,分享華山從隸屬菸酒公賣局的酒廠變身藝術特區的種種原因。(甘岱民攝)

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29日晚間於華山大草原上,分享華山從隸屬菸酒公賣局的酒廠變身藝術特區的種種原因。(甘岱民攝)

華山文創園區,現今是許多藝文團體舉辦展覽、演出的熱門場地,堪稱台北市的文青聖地,而除了原有的展區之外,後方的華山大草原上,現在則由藝文團體「野青眾」申請做為藝術村,邀集各路創作者前來設置裝置藝術、舉辦實驗劇場等活動。29日晚間,金枝演社創辦人、曾隨雲門舞集公演長達22年的王榮裕受邀來到草地上,分享華山會從隸屬菸酒公賣局的酒廠變身藝術特區,其實並非偶然,背後原因除了荷馬史詩、台海飛彈危機,還有一通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打給時任省長宋楚瑜的電話。

金枝演社著名劇碼《祭特洛伊》,初版登場就是1997年在當時還是廢棄酒廠的華山。談起為何一個台灣的「台客團體」會想做希臘的戲劇,王榮裕說,因為戲劇是自我的追尋,他透過戲劇才知道自己在哪、是什麼人,西方戲劇的起源就是希臘,而因為想了解西方文明的源頭,他也用台語來做莎士比亞、來做希臘戲劇。

「解嚴後不是蹦一下,自由民主就開了,而是一年一年改進」

而為何會想做特洛伊戰爭?其實是因為1996年發生了台海危機,當時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中國於是進行飛彈演習,而美國則派了航空母艦南北固防,當時王榮裕想,台灣人自己可以選總統、可以當主人,很讓人激動,「解嚴後不是蹦一下,自由民主就開了,而是一年一年改進,一點點跟政府去爭取的。」

「我就想說要做跟台灣有關的戲,哎呀,這個背景好像台灣啊!」王榮裕說,特洛伊的背景是荷馬史詩《伊利亞德》,希臘盟軍聯合起來攻打特洛伊城,特洛伊是在歐亞的交界的港口,是一個貿易興國,而其實希臘打特洛伊打了好幾次都沒打成功,因為相傳特洛伊城牆是太陽神阿波羅跟海神波賽頓蓋的,沒有人可以攻下來,最後希臘人是用木馬屠城的詭計攻下來,「啊,好像台灣啊,台灣是很難打下來的,現在有老大哥美國還有日本,要打下來就要用木馬屠城」。這齣戲就是說要好好保護台灣,不能讓人家用木馬攻打下來,甚至原本打算叫做《祭台灣》,但台灣還沒亡,所以就作罷了。

20180529-舊事重提講座,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甘岱民攝)
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甘岱民攝)

而為何《祭特洛伊》會跟華山這個地方扯上關連?時間往前挪到1995年,王榮裕回憶,當時他跟雲門舞團到德國漢堡表演《流浪者之歌》,演出場地剛好是以前德軍的重工廠,戰爭時沒被美軍轟炸到,工廠組件都還在,後來德國人就把工廠改造城4個展演廳,那個感覺很讚,後來1997年他做希臘戲劇時,就想要找一個廢墟來做,原本最好的想像是九份的禮樂煉銅廠,但管理單位台電卻說前陣子借人拍電影,他們在裡面搞爆破,所以以後不借給藝術團體了。

王榮裕因「竊佔國土」被抓走 林懷民舉白布條到派出所外抗議

後來王榮裕的朋友彭雅玲導演的推薦下,知道當時有個里長租了華山酒廠前的地去做停車場,後面廢棄的舊工廠很適合,就跟里長用6萬塊的價錢租下來,預定12月演出,10月時劇團就在裡面排練、打掃、整理場地,當時的燈光設計是時任的雲門技術總監張贊桃,舞台設計是匯川劇場創辦人張忘,王榮裕則擔任導演,然而後來公賣局的人來說不能演,原因是里長只租前面停車場,後面工廠不能用。

「當時我想說去送公文啊,想說有公文履行期,搞不好公文送完我已經演完了,船過水無痕啊!」王榮裕回憶起當時的困境,提到第一天演出完大獲好評,隔天報紙都有報導,而他演出後就睡在工廠內顧器材,結果隔天8點多公賣局就帶警察來抓人,說他是「竊佔國土」的現行犯,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王榮裕只來得及打一通公共電話給老婆,接著就被就被帶去派出所了。

20171123-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23日出席「關於島嶼」採排記者會。(顏麟宇攝)
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當年被警察抓走時,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甚至到派出所舉白布條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一通電話打下去不得了,王榮裕描述,當時在警局坐下去5分鐘,分局長就跑來關心說,「這個是藝術家,沒事沒事,做完筆錄就可以離開了」,才知道原來當時的台北市議員藍美津打電話來關切,10分鐘後,時任民進黨立委王拓、國會助理陳文彬、時任新黨立委朱惠良的辦公室主任都跑來警局,半小時後,當時的國藝會獎助處長陳錦誠也來了,最後派出所外聚集了各路議員、媒體、藝文界人士,連林懷民都舉著白布條到派出所外抗議,負責做筆錄的員警傻眼,並問王榮裕:「你背景哪會這麼硬啦?」

1988年才接觸現代劇場 王榮裕:在這之前,我是所謂的忠黨愛國

背景到底有多硬?但其實,王榮裕自己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來的,原來當時已有藝術家湯皇珍、黃中宇在爭取把酒廠改做藝文特區,早有跟民代認識,當王榮裕的妻子一知道他被抓,立刻去連絡黃,再由黃去搬救兵。在當了8小時「現行犯」後,王榮裕在下午4點多被放出來,但被要求只能在酒廠外圍演出,裡面不能用,團隊於是立刻把東西撤出來,然而6點多時突然又收到通知,酒廠內可以用了。

回頭看這段曲折的過程,王榮裕說,直到去年林懷民才跟他透露,其實當時,是林懷民打電話給時任省長宋楚瑜,宋楚瑜直接下條子給公賣局說讓他們演出,後來又說把土地撥給當時的文建會,華山才會變成現今的模樣。

20180331-親民黨十八週年黨慶發布「第一波地方選舉被提名人名單」記者會,黨主席宋楚瑜坐在喬遷後的新辦公室中。(甘岱民攝)
時任省長宋楚瑜的幫忙下,才讓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被放出來,並將酒廠土地改由文建會管轄,成了今日的華山文創園區。(資料照,甘岱民攝)

對於聽眾提問,解嚴前後的藝術氛圍有何差異?王榮裕回憶,他是1960年出生,解嚴時20幾歲,原本是在電腦公司做上班族,直到1988年才接觸現代劇場,「在這之前,我是所謂的忠黨愛國,不是國民黨員,但在原本的教育下,就是會變成忠黨愛國。」他說,雜誌是解嚴啟蒙很重要的媒介,因為當時的報紙媒體都是被控制的,電影、電視都掌握在某些人手上,除此之外,有志青年想做些什麼,就只能從戲劇表演著手,當時也還沒所謂的獨立音樂,是先有小劇場出來才有後面這些的。

解嚴之後,各式各樣衝撞的藝術型態開始出籠,「當時的環境都是廢墟啊,像是當年的破爛藝術節」,王榮裕在今日講座上,也放映了1995年黃明川導演的紀錄片《後工業藝術祭》,紀錄當年由藝術工作者吳中煒、林其蔚舉辦的第2屆破爛藝術節,當時在即將拆除的板橋酒廠3號倉庫中,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進行做小劇場、裝置藝術、地下音樂、噪音音樂等各種前衛跟實驗性演出,包括濁水溪公社等團體也參與其中。王榮裕說,「這個叫什麼?就叫做自由的苗圃。」

「現在年輕人是被豢養的,不會想去爭取自由」

王榮裕認為,那時自由剛冒出芽來,很多人在尋找什麼叫自由,但2000年、阿扁當總統後,中國覺得台灣離他們越來越遠,所以開始有動作,但又不敢打台灣,因為二戰是美國打贏日本,不是中國打贏日本,所以美國在這個地方會有話語權,但也導致這幾年台灣社會一直不敢做自己了,以前的社會很敢做自己、很前衛,男生穿AB褲,被說台客就台客,女生都穿迷你裙,但現在的台灣人很壓抑,「你的自由會不會不見?」他認為,現在人不敢做自己,「現在政府來說噪音太吵、不能搞活動,你要怎麼辦?」

但王榮裕也轉頭又說:「我們可以來搞怪,公民不服從嘛!」對於青年要如何找回自由?他則認為,就像很多人都有上網的自由,現在年輕人是被豢養的,不會想去爭取自由,而像去問中國大陸他們自不自由,他們也會說自己很自由,重點是自由是什麼東西,這個自己必須要知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