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講「女生嚮往當妓女」何錯之有?說太陽花是學運笑死人?王墨林重砲大談「惡的政治」

草原自治區舉辦舊事重提講座,藝術家王墨林出席。(陳韡誌攝)

草原自治區舉辦舊事重提講座,藝術家王墨林出席。(陳韡誌攝)

寫下「現在女生都嚮往當妓女」引起輿論大肆撻伐的陳克華,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說野百合、太陽花是學運會笑死人?涉嫌性侵的韓國劇場導演遭到禁演,算是法西斯壓迫?31日晚間,於華山大草原舉辦的「舊事重提」系列講座來到最終場,人稱「大墨」的劇場藝術家王墨林,來到草地上大談何為「惡的政治」,更對現今「政治正確」氛圍的發出重砲批評。

講座一開始,王墨林便回顧起從美國60年代的胡士托音樂節、日本70年代反安保鬥爭後發展出的的帳篷劇場,以及他在80年代,在仍然解嚴時於禁區籌畫的表演,以及90年代在板橋登場的破爛藝術節,對於所謂歷史,他直言:「在台灣歷史是很被規訓化的,不能說國民黨以前教我們錯誤的歷史,就說民進黨的就是正確,只有白癡才會教我們這種辯證法!」

詩人陳克華30日在FB上,針對情殺分屍案發文寫道:「現在的女生好像很嚮往當妓女」,引起輿論激烈批評,陳後來刪文,並發表道歉聲明。王墨林回顧完歷史後,接著便對此指出:「這兩天的陳克華,我看了嚇一跳,後來覺得這不是他的本意,他一定在玩些什麼。」因為陳的文風一向不是如此,他當然是有正經的東西,但他一向的東西是有在顛覆道德的,「他在詩壇裡就是政治不正確的東西,他甚至把自己的出櫃寫成《出櫃紀念日》發表在聯合副刊,所以他做這件事我打一個問號。」

「每個女人都是妓女,這是從日本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開始講的」

王墨林解釋,每個女人都是妓女,這是從日本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開始講的,「為什麼沒人去罵三宅一生?」後來看到陳克華又補了2首詩,就知道他在玩政治不正確,他以前的詩就是在寫肛交、在寫屄。王墨林也指出,在路上看到情侶接吻,都有好萊塢電影的脈絡,電影裡面看到美國人在路上接吻,以前會說好驚訝,這麼開放,現在在公車上看到情侶接吻就是好可愛,這些以前都是不正確,而他在FB上也看到有女生說「好啊我們都來當妓女」,當然男生也可以當妓男,這些東西過去也都是不正確。

在這樣的脈絡下,王墨林認為,「可怕的是,這就是我們現在面對的台灣,也就是我們在自由民主、言論自由養成下的這一代,是鋪天蓋地在罵他,這時候每一個人都戴著政治正確在批判他。」他認為,國民黨的時候就是有些政治不正確的人,就是要搞台灣共產黨,就是要搞左翼,後來本土運動起來,這些支那派、統派為什麼都變成國民公敵?

20180530-120草原自治區舉辦舊事重提講座,藝術家王墨林出席。(陳韡誌攝)
藝術家王墨林。(陳韡誌攝)

「台灣玩的都是善的政治,並且把惡當成一種消費、一種文創」

說著王墨林反問,「到現在我們發現沒有人寫一本書叫做《台灣政治正確史》?」他指出,人們現在相信的東西全都是被教育、被建構出來的,全都是不是自己去思考出來的,很容易變成黑跟白、是跟非,愛台灣是正確的,支那是錯的,沒有人對陳克華提出一個問號,他前面寫了那麼多顛覆性那麼強的東西,他怎麼會搞這個東西?

「他在玩一種惡的政治,就像以前的郭冠英一樣,惡可不可以玩?我們只能玩善嗎?」王墨林解釋,從解嚴以來,台灣在玩的都是善的政治,並且把惡當成一種消費、一種文創,這個社會都是政治正確的觀念,動輒人權、言論自由,但很多人每天面對生活壓力,「他是不管你什麼言論自由的,有人挺藍,有人挺綠,能說是對錯嗎?那是他們的選擇,這跟他的脈絡是有關的。」

王墨林接著在舉出藝術家陳界仁日前獲頒AAC藝術中國年度藝術家,隨即在網路上遭到批評一事,表示這是很大的獎,但是一毛獎金都沒有,藝術界要看這個獎有沒有公信力,其中一項就是看有沒有獎金,此外幾個評審中也有台灣的評審,這是一個公認公平的獎,「但有年輕人馬上跳出來說他賣台,我說憑什麼?怎麼會是這麼二分法?我們不是要說言論自由,要說人權嗎?」

「藝術跟道德要怎麼區分?絕對不是用性侵、殺人去區分!」

而在原訂來台演出的韓國木花劇團,卻在今年5月初爆出導演吳泰錫涉嫌性侵,南韓教育部並將檢定教科書中關於吳的介紹予以刪除,台灣演出方面,則遭傳藝中心取消。對此王墨林表示,性侵這是在世界上有男人的地方都會發生,而這件事跟MeToo有關係,所以引起台灣劇場的反應,他也認為很正常。但說著他轉向砲轟:「韓國式的懲罰把他的名字從教科書裡拿掉,到台灣,這懲罰原本是不要買票、抵制表演,但後來是文化部決定禁演,這事情非常大,尤其跟藝術有關係,這個導演是個大師,美國國家畫廊以前展過用大便做的聖母瑪麗亞像,雖然被批判,但還是可以展,藝術跟道德要怎麼區分?絕對不是用性侵、殺人去區分!」

王墨林接著舉出卡繆的《異鄉人》為例,主角在母親死的那天去找妓女上床,連法官都說他沒有道德,而在海邊也因為看到陽光照在刀柄上,就把人殺死了,「這樣的話,這本書怎麼會成為一個經典?」

「不承認太陽花是學生運動,而是一個政治運動」

王墨林認為,台灣還沒有到達這個地步也沒關係,「但我們已經自我設限了!」他強調自己並非贊成性侵,而是說台灣在國際上可以跟韓國一起反這個導演、一起抵制,「抵制跟懲罰不一樣,只有法西斯國家才會懲罰藝術家,我覺得他法西斯、統派,我可以抵制這個人,但不可以懲罰他,禁演、禁展、禁歌就是懲罰他。」

談及當前的社會氛圍,王墨林接著指出,太陽花學運時他曾跟「賤民解放區」的年輕人對話過,表示他不承認太陽花是學生運動,而是一個政治運動,所有60年代發生的學生運動,都是從政治運動發展出來的文化運動,因為有政治作為導引,所以後面的意識型態、文化出來了,「但我們沒有出來,而是把它變成政治運動,乃至於這群人就進了國會,就變成政客,你出去跟人講這是學生運動,是非常丟臉的。」

太陽花學運三將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風傳媒)
劇場藝術家王墨林表示,我不承認太陽花是學生運動,而是一個政治運動。圖為太陽花學運三將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資料照,風傳媒)

延續著對「台灣學運」的批判,王墨林也指出,有些人說參加過野百合或太陽花,但他認為這些都不是70年代的學生運動,野百合時他在世新教書,也有去到中正廟看過,後來是賀德芬帶學生去找李登輝談判,「這不成熟嘛,還要奶媽帶著!」他提到,曾有日本朋友來看,問說這是學生運動?王墨林回答是,日本朋友就笑了。王墨林痛批,「學生運動至少要丟東西吧?是像戰場一樣,沒有濺血就不是啦,是要抱著必死的決心啦。」

對此論點,王墨林也舉出對照案例,反問日本赤軍有沒有人在安保鬥爭失敗後,跑到朝鮮、跑到巴勒斯坦、跑到山裡去搞革命?他認為,解嚴後一代出來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乖,「我一點都不相信他們的惡、他們的壞,這些東西都拿來放在文創、消費的文化系統裡,都變成一種奇觀」,看看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高達(Jean-Luc Godard)的電影,他認為若講到高達,「台灣的女性主義大概要跳腳了,但他就是對女性主義提出一個質疑,幼童有沒有性?戀童可不可以?當然不是說每個人都可以幹,但是是要說,不是每個東西都有道德就可以。」

「歷史是想像出來的」

對於現在的年輕人為何變成如此?王墨林則坦言,「我們都有責任,因為我們沒有建構一個文化脈絡出來,所有的脈絡都是愛台灣。」日據時代的台共關係是怎麼樣?謝雪紅是怎麼樣?日本警察、憲兵抓了那麼多台灣左派去槍斃、監禁,國民黨來了以後又殺了多少左派、殺了多少搞革命的?「這些我們都不知道,一下把他變成愛台灣,太可笑了 ,乃至在這個脈絡下堅持左的就被罵成支那豬。」

最後談及對於歷史、脈絡的看法,王墨林說明,歷史這件事,「不是我今天到二二八紀念館,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我到了紀念館,我更糊塗了。」他認為,歷史是想像出來的,「意思是說不跟你講白色恐怖,而是我把脈絡爬梳後,不是說歷史就是這樣,而是你腦袋裡會有想像、一個象徵,不是說什麼是怎樣怎樣,是我們要理解這個歷史。」

20180530-120草原自治區舉辦舊事重提講座,藝術家王墨林出席。(陳韡誌攝)
藝術家王墨林表示,人在歷史發生的當下命運是會轉變的。(陳韡誌攝)

王墨林並以二二八舉例,表示他的爸爸二二八時被派到台灣來,他同事是本省人,出去時都會保護他,而另外有個朋友的爸爸是那時躲到北投,才認識他媽媽然後結婚,人在歷史發生的當下命運是會轉變的,「不是要說誰對誰錯,像我們說猶太人在集中營被毒死、南京大屠殺殺了那麼多人,可是我們對所有歷史的質疑,不是說否定、不是說相信,是要說裡面跟人的關係是什麼?把這當成國殤,裡面人的關係就會被國家的歷史遮蓋住。」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