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從「館長崛起」的現象談知識分子的道義與責任

蔡政府捐款100萬美元給WHA,知名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認為,台灣人民本身就急需用錢,政府不該再把錢拿到國外去亂花。(資料照,取自飆捍臉書)

蔡政府捐款100萬美元給WHA,知名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認為,台灣人民本身就急需用錢,政府不該再把錢拿到國外去亂花。(資料照,取自飆捍臉書)

日前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與我國斷交後,據傳原本用於援助布國的100萬美金,要轉捐給WHO。被媒體揭露後,從斷交到捐款所衍生出來的案外案,引來網路紅人,同時也是健身房業者的「館長」陳之漢的批評,他主要認為,台灣人民本身就急需用錢,政府不該再把錢拿到國外去亂花。當然,在言談之中,不免夾雜著幾句帶有他個人風格的招牌三字經。事實上,館長開直播已經數年,講話的風格和評論時事的邏輯一向如此,招牌三字經基本上也可以視為發語詞,本身沒有太大惡意。他的評判標準也滿一致的,通常是藍綠都罵,館長的名氣雖大,但也享有言論自由,而且他也能為自己的言論負責,所以這本來也沒什麼。

或許連館長都沒想到的是,這次不太一樣了,因為對象是從不認錯的民進黨政府,以及他們的死忠支持者。過去言行多有爭議的立委段宜康首先發難,但除了用粗鄙言詞辱罵館長外,他並沒有正面回答問題。新聞鬧大後,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戰局。比較心存善意的,一方面對館長的感受表示理解,另一方面也開導館長,表示預算編列和外交運作有其基本的邏輯,這筆錢的運用並無太大不妥。但同時也出現了一些不那麼友善的回應,他們拉東扯西,就是不願正面回應館長的問題,總是糾結在館長的「發語詞」、知識或學歷的不足、以及是否偏向特定政黨。對於館長的支持者和其背後所反映的社會現象,他們也偏向負面解讀,認為都是一些學識不足的人在利用館長發洩情緒而已。

這些回應和評論,除了段宜康外,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也有其盲點和不夠深入之處。幾個值得深思而且相互連貫的問題是,如果館長的影響力真的這麼大,這反映出什麼重要的政治社會現象嗎? 既然影響力這麼大,他言論自由的界限和責任應該在哪裡? 或許更重要的是,那些批評他的「知識分子」,是否有盡到相應的道義或責任呢?

蔡政府「幹話」連篇間接造成館長的崛起

按館長自己的說法,他從2014年就開始進行直播,雖然主要以宣揚正確的健身觀念為主,但偶爾也會對時事發表意見。那為何會在短短的幾年內知名度和影響力都大幅提升? 這不能僅僅歸因於資訊科技的提升和館長的個人風格,恐怕也與蔡政府這兩年多來的執政結果息息相關。

眾所周知的,蔡政府諸多荒唐的言論已經使得他們淪為網民口中的「幹話政府」。簡言之,蔡政府在面對諸多攸關國計民生的公共議題時,碰到質疑和詢問,不正面回應就算了,通常還會東拉西扯,講一些不相關的事,甚至還講反話,然後問題也沒有被解決,因而引發眾怒。由於族繁不及備載,在此僅舉數例。例如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功德說」、「深澳的媒是乾淨的媒」,前教育部長吳茂昆強調「從沒做錯事」、「拔管沒有政治力介入」,以及蔡總統的「勞工是我心中最軟的一塊」、「執政後不會缺電」。

他們講的這些話,不但與事實相差甚遠,沒有正面回應問題,也沒有展現解決的誠意,反而引起聽眾的不滿,由於聽了心裡會很「X」,所以被稱做「幹話」。如果說,是國中生之間講這種話,不但無傷大雅,反而還有助於消除課業壓力。如果是男生當兵時這樣打打嘴砲,不但不會怎樣,反而還有助於增進同袍情誼,甚至搞不好長官都會加入一起講。然而,蔡政府沒有想過的是,當掌握權力的執政黨只講「幹話」卻不幫人民解決問題時,甚至還反嗆人民,這會產生什麼後果?

人民自然對蔡政府不滿,而且不滿的人越來越多,就連他們自己的支持者也不滿。然而,比起掌握公權力、手握國家名器的執政黨所能吸引到的媒體聲量,那些只能零散的在網路上表達不滿意見的人民,自然是聚沙難成高塔、蚍蜉難撼大樹、小蝦米難抗大鯨魚,實力相當不對等。

如今,當他們發現館長的生活經驗與他們貼近,針砭時政能夠反映他們的心聲,招牌三字經能夠表達他們的憤怒,而且獲得的媒體關注度已經超越許多知名政治人物時,這就像是在荒漠中看到甘泉、汪洋中發現枯枝一樣,能夠不加以擁抱和支持嗎? 不然還有誰可以幫他們對抗「幹話政府」呢?

就像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一樣,「幹話政府」自然會招來真正的「幹話」,這是非常可以預期的事。試想,當你看到這些官員整天胡說八道,執政黨「幹話」連篇,但又不能幫你解決問題時,你會不會很想罵三字經? 除了透過館長罵給蔡政府聽以外,你還能怎樣嗎? 正如柯文哲是國民黨自己製造出來的一樣,館長也是民進黨間接製造出來的,但需要分擔責任的,卻不只是民進黨而已。

20171030-網路紅人陳之漢因為徵美編給薪22K引起風波,對此他強烈不滿。(取自飆捍臉書)
作者認為,館長的言論具有長期一貫性,言行也保持高度的一致。(資料照,取自飆捍臉書)

館長的言論自由和其可貴之處

就像館長自己說的,他當然有言論自由,特別是批評政府的自由。但當他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時,就必須在言論自由相互競爭的網路世界接受考驗和檢驗,以及承擔相應的責任。目前看來,館長的表現都算是相當穩妥。

言論自由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要能夠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不能有欺騙的言行。首先就是言論要有真實性。有長期或間歇關注館長直播的人就知道,館長大部分的勸世言論,或是對時事的感想,都是以自己過去和現在的生活經驗為基礎,真實性高,而且也相當誠懇,可以相信完全是發自內心的。例如館長因為有黑道的經歷,因而力勸青少年千萬不要誤入歧途,同時由於對法律的死角和警察的辛苦之處相當瞭解,因而力挺警察臨檢和加強執法力度。再例如,上次花蓮地震,他不贊成把錢用在補助砂石業的原因,就是基於自己曾經做過類似行業的經驗。另外,館長本身經營健身房事業,同時又經營一個家庭,對於水電費等經營成本和育兒費用應該相當有感。這種基於真實生活經驗的真誠分享,比起那些躲在象牙塔裡不食人間煙火的政客言論,當然更能貼近人心。

其次,館長的言論具有長期一貫性,言行也保持高度的一致。有長期關注館長直播的人就會知道,館長對於很多事情的看法,例如他力挺軍警消醫護,或是他認為政府應該把錢花在刀口上,這都是他長久以來的主張。就連講話三不五時就夾雜招牌三字經的風格,也是長期一貫,並沒有隨著名氣越來越大而有所收斂和改變。館長答應要幫助弱勢族群、贊助體育選手,捐贈器材和開免費課程給軍警消醫護,有哪一項不是言行一致、說到做到?最新的發展是,館長答應要補助他的員工每個月3千元的生育津貼,直到小孩滿18歲為止。或許,那些還是對館長有所質疑的人,可以再繼續觀察下去。

總之,由於其真實、真誠、一貫和一致,至少到目前為止,館長的言行經的起網路言論市場的考驗和反對者的檢驗。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問,包含段宜康在內,那些反對館長的人,他們的言行經得起考驗和檢驗嗎? 他們的言論真實嗎? 他們講話時真誠嗎? 他們的言行有保持一貫和一致嗎? 事實上,網民自有公評,因為他們都在問,段宜康什麼時候才要吞曲棍球?

就像萬綠叢中一點紅會特別顯眼一樣,館長的崛起,台灣各黨各派的政客自然有責任。因為他們太假,言行經常不一致,講過的話也常不算數。人民被騙怕了,也厭倦了。這個時候突然看到一個很真性情的人,而且還不是政客,如果浪費掉了,那麼不是暴殄天物了嗎?

知識分子的道義與責任

最後,如前所述,有一些評論對館長相當不友善,在這裡就不逐一列舉。但態度不友善還不是什麼大問題,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當他們批評館長的同時,卻忽略了知識分子在享受言論自由的同時,也該盡到的基本道義和責任。這其中最嚴重是管仁健,他在《EQ與體脂不同 不是越低越好》一文中,除了用尖酸刻薄的言語嘲諷館長和其支持者外,內容不但無關宏旨、簡化問題,而且還引喻失當。

20151210-SMG0045-036-平路新書發表會-作家管仁健-曾原信攝.jpg
作家管仁健在《EQ與體脂不同 不是越低越好》一文中用尖酸刻薄的言語嘲諷館長和其支持者。(資料照,曾原信攝)

筆者以為,知識分子最基本的道義,就是不能夠以自己的知識去欺負和嘲弄在知識上比自己更弱勢的人。館長雖然身強體健,但在學歷和特定領域的知識方面,自然是不如管仁健。面對這樣的對象,管仁健應該就事論事,把話講清楚就好。但他東拉西扯,剛開始講了一個根本與蔡政府捐款動機無關的公衛問題,一會又錯誤類比的去扯什麼日本職業摔角之父,還很粗糙的套用社會心理學的理論去貶低館長的支持者。這樣的文章內容,除了展現作者好像知識很豐富,講話很酸很厲害,目的是羞辱和壓倒別人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積極意義,而且毫無道義可言。

另外,知識分子也有基本的責任,那就是對抗權勢。知識分子掌握知識,享有言論自由,這算是一種權力。擁有這種權力的人,是應該為弱勢發聲,共同對付最有權勢的人?還是幫助最有權勢的人來欺負弱勢、壓制反抗者? 很不幸的,管先生選擇了後者。面對這次布吉納法索的斷交事件,當然可以有不同的立場和解釋,但無可迴避的問題是,這明顯是蔡政府的外交挫敗。事實上,中共打壓不應該是斷交的藉口,所謂尊重外交專業,也不應該是迴避質疑的擋箭牌。

然而,管先生卻迴避這個問題,一律推給中共,而且還唾面自乾的替蔡政府找各種藉口來逃避責任。面對來自館長和其支持者的質疑,管先生卻是簡化問題,將館長背後多元而複雜、龐大而真實的民意基礎,貶低成是「來自於長期被主流言論忽視的一群,價值單一且二元化的群體,他們只要爽就好」。像這樣的言論,除了替蔡政府粉飾太平、逃避監督,以及壓制質疑的聲浪以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功能和意義嗎?

然而,當知識分子不講道義,甚至是不盡責任時,人民能怎麼辦呢? 除了繼續支持館長以外,好像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像管仁健這樣的人就是搞不清楚,或是裝做不知道。如果說知識分子都能夠善待弱勢、言之有物,盡到監督和批判政府的責任,那麼人民還會需要館長嗎? 館長還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在電影《武狀元蘇乞兒》中,飾演蘇乞兒的周星馳向皇帝說到,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乞丐,丐幫有多大的影響力,是你決定的,而不是我決定的。同理,台灣有多少館長,館長有多大的影響力,並不完全是他自己決定的。而是蔡政府、各黨政客,以及不負責任的知識分子所共同決定的。這是一個陰陽辯證的關係,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這就是「館長崛起」的現象給我們的政治啟發,以及對所有有權者的警示。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本篇文章共 1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