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政大校長遴選》林從一:政大應該成為台灣的大腦和良心,政大也最有這樣的條件

成大副校長、前政大哲學系教授林從一。(取自成功大學官網)

成大副校長、前政大哲學系教授林從一。(取自成功大學官網)

國立政治大學校長遴選,於5、6日一連兩天進行公聽會,邀集候選人說明治校理念、回答在校師生疑問。當中唯一非政大在職教師的成大副校長、前政大哲學系教授林從一,大力主張「跨領域學習」,並指出可以參考長庚大學「第三學期」的做法,把上下前2個學期縮短,加上第三學期,前2學期是專業學習,第三學期是跨領域學習。

林從一今(6)日出席校長遴選公聽會,表示600萬年來,菲律賓板塊不斷擠壓歐亞大陸坂塊而產生台灣,擠壓非常激烈衝突,台灣就是在衝突中,不斷穩定第上揚;如今社會很多事因為沒有互信基礎,大學在台灣扮演的角色,正是讓多元存在、衝突,然後溝通、上揚的地方。他並強調,「政大應該成為台灣的大腦和良心,政大也最有這樣的條件」,而校長要帶領學生一起實踐教育創新跟社會責任。 

「經過跨領域學習的學生,前3年薪水落在前25%的比沒有跨領域學習的多3倍!」

林從一並主張「跨領域學習」,提到他在幫成大寫深耕計畫時做過調查,1萬多名學生中,越早知道自己要什麼,學習動機越強、成效越好,推動校務時就是要抓到這一點;再者,只要經過跨領域學習的學生,不管學院,前3年薪水落在前25%的,比沒有跨領域學習的多3倍,「講錢很庸俗,但父母都會懂」,他認為跨領域學習益處很多,要讓學生能夠跨域又不至於蠟燭兩頭燒。

對於教學評量,林從一指出,原則上不要折騰老師,他讀過的資料都指出,當學生用量化方式去評量老師的教學活動,對教學品質是沒有改善的,尤其當學生評量老師時,師生關係是接近權力關係,不再是共學的教育關係;既然這沒有用又違反教育價值,那應該要廢除了。

而在QS大學排名方面,林從一認為這不該是辦學目標,只會是成果參考,要專注在提升學術表現與國際聲望;而對此他也提出成大的「聰明的國際化」做法當作參考,當中要求每個博士生的指導教授,要幫學生找到海外的副指導教授,而這位副指導教授也可以成為 agency supervisor,讓教職員人數上升、國際學術強化,論文數量也可以上升。

對於跨領域學習上,要如何克服學生時間不足、害怕數位領域的問題?林從一解釋,教育部有在推未來大學跟無邊界大學,其中像長庚大學成功核訂了所謂的「第三學期」,把上下前2個學期縮短,並加上第三學期;前2學期是專業學習,第三學期是跨領域學習。此外像北醫大則是給每個學生100塊美金去修數位課程,他並強調不要害怕數位,這個目的不是要訓練程式設計師,是要把人文科學價值跟程式形成團隊合作。

推「行政減法學」 林從一:若可提出怎麼減少會議數量之類的方案就會給獎金

面對提問,如何改善行政流程?林從一回答原則上是電子化、數位化、行政流程簡化,但更重要是第一線同仁是要即時回報,他並主張要推動「行政減法學」,每年舉辦競賽提供高額獎金,行政同仁如果可以提出怎麼減少會議數量之類的方案,就會給予獎金。

而學生提問,104學年度討論是否廢除、修改校歌時,林曾批判校友會不該來發表看法,未來爭取校友資源、捐款時,要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林從一表示,任何人對學校的幫忙應該舉雙手歡迎,但像以前北醫董事長捐助了人社院20萬美金,就講說「當我錢捐出去後,就不再指指點點」,林認為,當他們幫助後就不該指指點點,不是說反對校友來關心,但他們來是要認同母校的作為跟價值,而既然畢業了,就不該來母校指指點點,否則不同校友有不同立場,最後影響力若是來自於政治影響力或有沒有錢,這是不公平的。

「當我要給你一個新業務時,一定要拿走一個舊的業務」

對於推動新業務時,如何保障行政人員工作權益?林從一則說,期望能「當我要給你一個新業務時,一定要拿走一個舊的業務」,期望每年年終時能舉辦跨處室會議,人員可以提出至少哪3項業務是不必要的,大家看能不能整合,而能提出整合計劃的人,績效獎金就會提升。

林並舉例,台大之前有老師在處理計畫中,一直抱怨課務組,他就去建議老師,把組長當成計畫協同主持人來處理,結果變得組長比老師還了解怎麼解決問題。這顯示行政人員過去只是有人丟東西給他,他不知道意義,只知道手上多了東西要弄;但當角度變成一起做計畫時,他們就知道會這件事意義,並會幫忙解決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