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夏珍專欄:當民主變成幫派政治,蔡英文能誇示中國的只剩這一樣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縣市暨勞工黨部主任委員聯合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縣市暨勞工黨部主任委員聯合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台灣民主到底還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做為三十多年的老記者,心頭浮上這個問題是非常不安的;我還是覺得驕傲,但不能否認有難言之隱,覺得驕傲中帶著點不算心虛的慨嘆,民主真的不可能完美,但應該可以有這個信賴即使不完美,但在這個制度下必然有修正之法,很遺憾的,這個信賴出現了破口,此刻、眼下的台灣,確實有危機。

民主危機,非台灣獨有

危機並非台灣獨有,台灣做為與國際接軌的民主國家,節奏與氣候當與國際同步,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基金會,上個周末和促轉會主委主持的台灣研究會,合辦了一場少見的高規格國際學術研討會《從西方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題目很長,核心議題則是民主這個「西方價值」面臨的困境,來自歐美的學者檢討西方,來自星港的學者則著墨於東方的亞洲價值觀(儒家文化),「民主無用論」成為另一種不安或焦慮。

中研院研究員錢永祥特別寫了一篇文章〈善用選票保衛尊嚴,不要輕視選舉民主〉,在政黨三輪替的二十一世紀台灣,還要用這樣的文章呼籲正視民主的意義,叫人感慨萬千。

我們對自由民主的概念確實從西方而來(是謂普世價值),與會學者對「自由主義」(包括資本主義等民主元素),有焦慮有懷疑。川普當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川普不論如何總有任期吧,美國制度總沒有這個可能讓他修憲修掉任期限制吧。中國崛起讓「中國特色」或不同於西方的價值被重新檢視。不過,所謂的「賢人政治」或「賢能政治」不是靠譜的「制度」,但凡築基於「聖人」「賢人」的都不能算是「制度」,而且正好相反,這就是人治,風險太高了,既保證不了聖賢一路聖賢到底,更不能保證聖賢後的繼任者也是聖賢。民主當然未必選出好人,但再爛,總有到頭的時候,還有個想望。

與會學者也提到法家,中國是有法律、法治基礎的。但法家與法治,相距何其遠?法家所有嚴刑峻法,都是規範人民,當然,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王子他爸犯法你奈他何?領導者在法律之上,就不可謂「法治」;還有一點根本精神上的差異,中國的法管下(人民),西方定義的法律、法治都是基於人民與政府的契約,即使規範人不可傷害他人,但核心精神是限縮政府不可侵犯人民權利。相比之下,當然西方法治價值勝過中國法家之律法。

中國崛起,是一個沒法忽視的事實,這叫國際現實,尤其歐美諸國陷入一個這麼怪里怪氣的處境,但是,中國確實是有讓人強烈不安的地方,光是一個鄰里保甲制延伸到網路世界就夠嗆的了。中國讓人不安,不是因為其富強,而是因為他這麼富強卻還是沒有充分的自信給予人民權利充分保障。這一點中國想不清楚,想要在新興全球秩序裡扮演關鍵(或像美國一樣成為唯一的)角色,他要遭遇的阻力不會小。

20180603-「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右是長風基金會董事長、前行政院長江宜樺。(陳明仁攝)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陳明仁攝)

中國崛起,不該讓民主自慚形穢

問題來了,為什麼一個不民主的中國崛起,能讓西方、甚至民主自慚形穢?就像台灣國際處境艱難却是個特殊的存在,談到東風壓倒西風或西風壓倒東風的時候,台灣也有特殊之處,台灣正是能把東方價值與西方價值融冶於一爐的特殊存在,民主在台灣一點也不尷尬,為什麼台灣會有難言之隱?

錢永祥在呼籲正視民主意義前,有一段前言:「在今天的台灣,由於民主體制的運作令人民失望,民主製造的問題多於解決的問題,甚至流為『民主內戰』;也有不少人對於民主抱持著懷疑甚至否定的態度。」言之含蓄,然「民主內戰」四個字實則極其沉重。

但凡「戰」即是你死我活,國共鬥爭槍砲相向當然是「內戰」,民主台灣政見之爭再如寇讎,只是讓你失去執政權力,豈可言「戰」?回溯過往,李登輝首開總統直選,他修憲還念著為民進黨找金源,所以從制度上開創選舉補助費;陳水扁族群統獨動員再厲害,大法官釋憲核四預算經立法院通過,就不可以行政權斷然停建,他只能復建;馬英九心念兩岸關係,太陽花學運爆發兩岸簽下的服貿不停也得停,而林義雄一靜坐禁食,人命關天,已經重啟的核四即使可以運轉也得封存;這些都不可謂「戰」,而是在法制與情理之下相互退讓。

唯獨蔡英文總統全面執政下的蔡政府,因為擁有權力忘記法治,清算國民黨可以忘了國民黨是李登輝時代已經合法登記的政黨;清算軍公教年金卻忘了法律不溯既往;清算中華民國,所以硬廢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但為什麼要清算血液基金會呢?只因為血液基金會董事長是馬英九時代的台北副市長、衛生署長葉金川,葉金川急辭,如今誰知道血液基金會新任董事長是誰?清算婦聯會可以移送檢調,為著不知道有沒有的一百七十箱檔案;清算救國團未待黨產會認定就把資產移轉到地方政府;清算台大,只因為台大選出校長曾任馬政府政務官,即使因此耗損兩位教育部長也在所不惜,台大校長與教育部長俱懸缺,蔡政府絲毫不在意,他們的心中只有權力,沒有教育!

國民黨市議員吳世正質詢時,繼續針對北農相關議題質詢市長柯文哲與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方炳超攝)
蔡英文總統以民進黨主席身份下達全黨搶救令,協助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政治攻防」。(方炳超攝)

民主,只剩下罵總統不被告,令人心酸

一路清算只為了堅壁清野,把所有資源納為囊中,這叫幫派政治,不是民主政治。水利會修法改官派;從中央部會到駐外代表擴大政治任命;立法院臨時會還要把最高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而且,不必經國會同意,交換條件是立法院得派兩位立委參與法官遴選;包括政治開放三十年都沒有人注意的台北農產公司,當然必須納入帳下!北農有這麼重要嗎?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因此成為眾矢之的,挺吳學者痛批該在議會備詢的不是總經理而是董事長,沒錯,但是,因為要這個職務,所以吳音寧的前手韓國瑜已經被調到台北市議會備詢,既已開例,誰能免之?挺吳派痛批台北市長柯文哲竟為幾瓶洋酒竟要政風處查北農的帳,他們忘了,為了搶這個職務,韓國瑜被北檢調查近半年!

上述這些,算不算「內戰」?當然不能算!但分裂與裂痕確實因此加速擴大與深化,到現在執政的民進黨蔡政府還抵死不肯認帳(錯),讓民主最重要的「錯誤校正機制」全面報廢,行政獨大、立法院護航,監察無用而司法折翼,即使立法委員聲請釋憲都能以一席未投票而否決受理,民主政治最後的「解紛」制度也失去公眾期待,民主能不進入困境而無解嗎?

六四周年,蔡英文臉書用簡體字向中國大陸喊話,淡筆談民主,不說她的前任馬英九說「六四不平反,兩岸不能統一」,她的前前手陳水扁早在十多年前就以「台灣是華人世界的民主燈塔」呼喚中國,這座燈塔到了蔡英文手裡竟然分裂了,我的兩個好朋友,各居兩端,為了北農,一位寫下「對!罵吳音寧就是罵蔡英文」,一位寫下「罵吳音寧就是罵民進黨,駡台獨」,蔡英文還能誇示中國什麼可貴的民主價值?

我還是為台灣民主感到驕傲,罵遍政黨三輪替的四位民選總統,沒有被告入獄或被蓋布袋丟進淡水河的憂慮,台灣當然還是進步,而且遠遠比對岸「強大」只是,這樣的「進步」與「強大」,依舊令我心酸。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