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在日本畫漫畫不紅是會死的」東大、京大生願去漫畫出版社 台清交卻寧選擇台積電

友善文創責任編輯黃宏榮表示,台灣的漫畫產業一個連載可能只有1、2年,有著創投的高風險,但報酬率往往比傳統產業低。(資料照,MATCHA提供)

友善文創責任編輯黃宏榮表示,台灣的漫畫產業一個連載可能只有1、2年,有著創投的高風險,但報酬率往往比傳統產業低。(資料照,MATCHA提供)

過去只能從各式訪談、業界傳說中驚鴻一瞥的日本漫畫產業幕後,在《爆漫王》、《重版出來》等動漫、日劇陸續問世後,也逐漸讓讀者能一窺業界樣貌。我國在民進黨政府上任以來,大力推動台漫振興,而在當前台灣不管是創作內容或讀者口味都受日漫影響至深的情況下,是否能以日本業界的模式作為借鏡或參考?

日本漫畫生態中,漫畫家與責任編輯的配合影響重大,責任編輯除了緊盯創作進度、安排出版期程與事務外,重要任務還包括和漫畫家討論故事走向,甚至由編輯主導故事的情況也是時有所聞,如《七龍珠》在責編鳥嶋和彥的建議下,風格從少年冒險轉為超能格鬥,雖然開啟了傳奇地位,但也讓作者鳥山明數次反映想結束連載。

七龍珠.jpg
《七龍珠》在責編鳥嶋和彥的建議下,風格從少年冒險轉為超能格鬥,雖然開啟了傳奇地位,但也讓作者鳥山明數次反映想結束連載。(資料照,取自網路)

2016年日本紙本漫畫達2963億 電子1491億日圓

但在宛如「產品線」的作業模式下,日本卻也打造了舉世聞名的動漫產業,為世界最大的動漫出口國,而根據日本全國出版協會統計,2016年度日本紙本、電子漫畫銷售額則分別達到2963億、1491億日圓。

台日當前在編輯的人員結構與做法上有何差異?致力培養台灣漫畫人才至日本連載、出道的友善文創責任編輯黃宏榮,依據多年來與日方合作、學習產業做法的經驗,從人才培養與作品產製過程進行分析。

黃宏榮首先說明,在人員方面,日本漫畫出版社如講談社、集英社、小學館等,往往能招募到東大、京大、慶應等一流大學的畢業生,為何日本業界較能吸引頂大人才?他認為,產值、產業地位是其一,此外還有社會地位的問題。

20180619-位於日本東京的第3代小學館大樓(左)和集英社大樓(右)。(取自Rs1421@Wikipedia/CC-BY-SA-3.0)
位於日本東京的第3代小學館大樓(左)和集英社大樓(右)。(取自Rs1421@Wikipedia/CC-BY-SA-3.0)

對此黃宏榮舉例,像以前台灣大人都會叫小孩不要玩電動,不過現在政府已經開始認為有電競產業、遊戲業,對於如此轉變的原因,他認為大家最基本的認知就是能不能賺錢、有沒有辦法當正職來過生活,這件事首先要說服自己,再來才能說服周邊的人。

黃宏榮:台灣漫畫有創投的高風險 報酬卻比傳產還低

黃宏榮接著再提到,為何像台積電、鴻海可以招到台清交成的畢業生,漫畫出版社很難招到?因為除了非常有熱情的人,其他人就業時會先思考一下這個產業有沒有未來?平均薪資水準是多少?還有這個產業的公司對未來有沒有保障,像有些新興創投薪水可能1、2年就不見了,但薪水很高,因為高風險高報酬,這個產業能不能讓人至少未來3年、5年,在沒大變動的情況下不會失業,都是大家會考慮的。台灣的漫畫產業一個連載可能只有1、2年,有著創投的高風險,但報酬率往往比傳統產業低。

黃宏榮並說明,台灣幾家漫畫出版業都只能算中小企業,可能都無法跟一些股票上市公司相比,而日本像小學館、集英社、講談社或角川集團,已經都是國際認知的企業,至少在東亞都有知名度,此外他們都是綜合集團,像小學館、集英社是一橋集團,講談社是音羽集團,角川自己本身就是角川集團,都是日本的上市公司,這對人才的吸引力就有很大的不同,台灣比較類似的大概就是在城邦底下的尖端,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來產業規模不一樣,二來又有公司規模上的落差,能夠招募到的人才就不一樣,公司能夠提供的教育,職涯訓練,甚至舞台都不一樣。

談漫畫編輯人才 黃宏榮:「社會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在編輯人才所需的特質上,黃宏榮強調,「社會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要能跟漫畫家溝通,他比喻漫畫家就像藝術家,有獨特的個性跟才能,而責任編輯要有良好的溝通能力才能跟漫畫家溝通,不是一股腦地把自己的想法強壓給漫畫家。此外,還要有快速蒐集各領域資訊的能力,像要做恐怖漫畫,就要蒐集血腥畫面的圖片,畫神話題材也要尋找相關傳說給漫畫家參考,而像他們的漫畫家畫日本黑道、高中生時,編輯也會找日劇或相關作品讓他們參考,尋找資料給漫畫家,在日本的責編模式下只是基本的工作。

而擁有上述特質的編輯,要如何透過制度培養?黃宏榮說明,傳統日本漫畫家是師徒制,有些老牌出版社的編輯也由老編輯帶新編輯,而在跟漫畫家搭配時,一開始會安排新人編輯跟老漫畫家搭配,雖然也可能會有制不住漫畫家的狀況,但先把比較穩定的連載給新編輯,讓他先學怎麼維持,之後才能來學怎麼開創,但這不能一概而論,也有新人編輯帶新人漫畫家的組合,在這方面,日本的調整範圍比較大,有比較多漫畫家、編輯人選可以去搭配嘗試。

黃宏榮:台日漫畫產製最大差異在於「持續」

除了產業結構、從業人員養成的差異外,在漫畫本身的產製上,黃宏榮則認為台日最大差異在於「持續」,不只是穩定交稿,還有所有的環節,受讀者歡迎後能不能穩定地每週或每月出新的稿子,出版社能不能穩定刊載、出單行本,穩定循環讓作品累積下去。

對此他也從日本漫畫家的出道過程解析,像集英社會舉辦手塚賞、赤塚賞,出版社都會自己舉辦比賽,找出在畫技或故事上有潛力的人,接著出版社會請他們畫1到3話的短篇,測試他們的穩定度跟社會化程度,看能不能跟編輯溝通、能不能獨力完成30、40頁,甚至60頁的漫畫,很多人會陣亡在這個階段。

20180619-《鋼之鍊金術師》第1-11集。(擷取自露天拍賣網)
《鋼之鍊金術師》作者荒川弘,其剛搬到東京時,甚至需要去工地、便當店打工賺取生活費。圖為《鋼之鍊金術師》第1-11集。(擷取自露天拍賣網)

關於漫畫從業人員的辛苦,黃宏榮也解釋,「我們對日本一直有錯誤的憧憬,覺得每個畫漫畫都會像尾田榮一郎、做動畫都會像庵野秀明、宮崎駿,但實際上不是這樣。」他說,在日本畫漫畫不紅是會死的,像《只有神知道的世界》作者若木民喜在連載前1個月,連家裡水電費都繳不起,很多漫畫家也是邊打工邊畫漫畫,像《鋼之鍊金術師》的作者荒川弘從北海道搬到東京時,也是要去建築工地,或者去深夜的便當店工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