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當助手時住在頂樓加蓋、吃白飯罐頭」漫畫家:助手制式微培育減少

針對台灣漫畫助手制度逐漸式微,漫畫家阮光民表示,助手是附加條件,沒助手不代表不能畫畫。(資料照,陳明仁攝)

針對台灣漫畫助手制度逐漸式微,漫畫家阮光民表示,助手是附加條件,沒助手不代表不能畫畫。(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國政府近來大力推動「台漫振興」,相關措施今年也陸續登場。然而,講到產業不能不講到從業人員,過去台漫從業人員除了漫畫家外,也如日本一般有著助手制度,協助漫畫家產出作品,然而相對於日本依然盛行,台灣助手制度近年來則逐漸式微。對此漫畫家阮光民說明,現在助手不多,是因為如今比較沒有地方畫連載,有連載才有錢可以養助手,但他也指出,助手是附加條件,沒助手不代表不能畫畫。

日本漫畫助手制度盛行,不但漫畫家需要助手協助穩定產出作品,師徒般的制度也如培養皿般,孕育出不少知名漫畫家,如《海賊王》的作者尾田榮一郎、《通靈童子》作者武井宏之,過去都曾在《神劍闖江湖》作者和月伸宏的工作室擔任助手。

《神劍闖江湖》北海道篇。(翻攝官網)
《海賊王》作者尾田榮一郎、《通靈童子》作者武井宏之,都曾在《神劍闖江湖》作者和月伸宏的工作室擔任漫畫助手。(資料照,翻攝官網)

助手過去在台灣漫畫界也佔有一席之地,如《東華春理髮廳》、《用九雜貨店》等漫畫的作者阮光民,過去便在漫畫家賴有賢的工作室當了6年多的助手,回顧這段時間,阮光民指出,1997年他在退伍後,便到賴老師的工作室,那時很多漫畫家都有助手的需求,起薪大概1萬4,當時住在頂樓加蓋、只有4坪左右空間的房子,洗澡是共同浴室,房內只有床、書桌跟衣架而已,吃就買白飯配罐頭。

對於當時的生活,阮光民坦言,金錢上雖然比較困難,但在漫畫的資源上是豐富的,因為像在工作室裡老師都會買很多漫畫,此外很多工作室是2、3個漫畫家合租一間,不同漫畫家的取向不同,漫畫藏書也就不同,「爽就爽到我們這些助手」。

在工作情況上,阮光民說明,像當時工作室包含他總共有3名助手,大部分時候是老師想故事,畫好分鏡跟人物後,就交給助手畫背景、道具、上網點等等,做畫內容上,因為老師都很忙,沒辦法每次都提供意見,大部分都要靠自己看外國漫畫做嘗試,此外會有一位比較資深的助手當類似品管的角色,大部分助手畫好的稿子,都是資深助手看完沒問題就可以了。

台漫助手工作沒日沒夜?阮光民:比較像上班族

而在工作時間上,是否會像外界想像的沒日沒夜?阮光民則說,「當時其實比較像上班族」,通常是8點半或9點上班,畫到5、6點就下班,工作量上也沒特別規範,總體來說就是工作室一個月要畫100頁的量。阮光民並說明,當時要畫自己的作品就是等到下班後,看要回家還是繼續留在工作室,畫完之後都會先跟平輩的助手交換意見,但有時候也會給老師看看,詢問分鏡等意見。

阮光民也說,當時大部分的認知都是,要當漫畫家就要先當助手,台灣大部分長期都是在學日系的方式,老師帶助手、助手往上走這樣的模式,除非像更早的鄭問、麥人杰等老師,很多都是天才型,是自己畫漫畫然後被週刊發掘,這些就沒有經過當助手的時期。

20180529-「千年一問 鄭問紀念展」展前記者會,鄭問生前創作多元,畫作充滿暗喻及哲理符號,鄭問原作作品「鄭問之三國誌-長坂坡」。(陳明仁攝)
鄭問是自己畫漫畫然後被週刊發掘,這些就沒有經過當助手的時期。圖為鄭問作品「鄭問之三國誌-長坂坡」。(資料照,陳明仁攝)

近年來助手制度逐漸在台灣消失,對此阮光民認為,助手制度現在還是有,但是不多,因為現在比較沒有連載的園地,有連載才有錢可以養助手,他並說明,現在有些助手可能是一個禮拜來2天,是算天數給錢的工讀模式,以前是比較有制度化的感覺。

對此阮光民也表示,像日本助手制度一直維持著,是因為他們一直有連載的地方,現在日本還有職業助手,他們不想出道,就是幫忙老師畫稿子,甚至會變得像外包一樣,老師稿子寄過去,等他後製好再寄回來。

「一個人一個月能畫30、40頁就算很厲害」

談到有無助手的差別,阮光民認為第一點就是速度的差別,像如果只有一個人,一個月能畫30、40頁就算很厲害了,有助手的話,老師構思好故事,就不用再花心力在後面的部分,但對此他也強調,重點是老師想故事的速度也要夠快,不然助手就會卡在那邊一直乾等。

對於速度,阮光民也指出,為何麼大陸、香港或日本產量會這麼多?因為他們助手多,尤其像大陸,就是老師故事準備好,可以像生產線一樣,原料丟下去就開始產出產品,甚至現在出現一個分工模式,因為陸方的分鏡還不夠厲害,所以會用外包的模式給台灣漫畫家做分鏡,再回去由他們的主筆畫,對此阮光民也憂心指出,「這個優勢可能幾年就不見了,可能很快就被學走了。」

在助手制度消失造成的影響上,對於漫畫家,阮光民認為是沒有影響,助手是附加條件,沒助手不代表不能畫畫,而有時候作品出太快也不是好事,是要讓大家看完覺得會得到什麼東西。至於新人是否因此找不到地方磨練?阮也認為,時代不一樣了,現在像網路等曝光管道很多,用網路資源自學也很方便,如今想出道不一定要有師父,此外現在讀者也不一定要大眾,以前出版社會說漫畫出來要有8成的讀者喜歡,但現在會慢慢傾向小眾、分眾的概念。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