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汪浩觀點:蔣介石運來臺灣的黃金去哪了?

「周宏濤指出:『黃金消耗速度非常快。長久以來,國內外以為政府攜來臺灣的黃金數量龐大到花用不盡,可為臺灣未來發展「奠基」,其實不然!』」(示意圖,金門資訊網)

「周宏濤指出:『黃金消耗速度非常快。長久以來,國內外以為政府攜來臺灣的黃金數量龐大到花用不盡,可為臺灣未來發展「奠基」,其實不然!』」(示意圖,金門資訊網)

2016年8月18日,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表示,黃金、故宮寶物運來臺灣,對臺灣經濟穩定與人心安定起相當大作用,國民黨對國家相當大貢獻,不可忽略不談。[1] 雖然洪秀柱的「黃金黨產說」爭議較大,但長久以來,臺灣社會普遍認為蔣介石運來臺灣的黃金數量龐大,為臺灣未來發展「奠基」。例如,在國史館2012年出版的「中華民國近六十年發展史」一書中,周琇環寫道「至於國庫資金的遷運,包括黃金480萬兩,其中80萬兩耗於國共內戰;外匯、純銀(含內戰剩餘銀圓)各約200萬兩,全部相當黃金800萬兩的資金運臺。在民國37年12月至38年5月27日國軍放棄上海時,分三批由上海及國外運來,主要作為新臺幣準備金以穩定新臺幣、軍費及財政支出,使得隨政府遷臺的軍隊、公教人員及一般百姓,來臺後的生活得到安置。...... 遷移來臺後,黃金、外匯穩定了金融飭序,奠基了新臺幣的發行幣信。」[2]

不過,曾長期擔任蔣介石侍從官的周宏濤在回憶錄「蔣公與我」中提到,1950年6月央行總裁向蔣報告,運至臺灣的國庫存金,共375萬多兩,至當年5月底,共耗掉321萬多兩,僅剩54萬兩。周宏濤說,政府遷臺初期,雖有來自大陸的黃金作為支撐,但當時因美援斷絕,加上60萬大軍的龐大開支,讓原本已捉襟見肘的國庫存金迅速消耗。而消耗純金最大宗的就是「軍費」,平均每個月必須撥付近18萬兩,「依這樣的速度,幾個月下來就要花掉215萬餘兩,運臺純金僅夠再支撐3個多月。」周宏濤指出:「黃金消耗速度非常快。長久以來,國內外以為政府攜來臺灣的黃金數量龐大到花用不盡,可為臺灣未來發展『奠基』,其實不然!」 [3] 這些互相矛盾的說法哪種更接近歷史事實呢?國史館新解密的「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提供了確切的答案!

1948年底,蔣介石選擇臺灣為復興基地,一方面因為地緣政治上靠近美日,遠離蘇俄,另一方面因為臺灣沒有本地軍閥,且臺共力量不強。1948年11月23日,蔣介石就與蔣經國商量,準備放棄大陸基業,重起爐灶,建立反共基地。[4] 12月初,他讓蔣經國運送國庫的金、銀和外匯到臺灣,12月28日又任命陳誠為臺灣省主席。1949年2月10日,蔣自記「中央銀行存金已大部如期運廈,臺,存滬者僅20萬兩黃金而已,此心略慰。」[5] 5月24日,蔣介石來臺灣後,再與陳誠討論幣制改革方案。6月3日,蔣自記「臺灣改革幣制基金已經撥定,今後應以臺灣防務為第一矣。」[6] 6月15日,臺灣省政府公布「幣制改革方案」,正式發行新臺幣,規定5元新臺幣折合1美元,以80萬兩黃金作為發行準備金,使新臺幣有後盾,又限制發行總額為2億元,以遏止通貨膨脹。[7]

蔣介石晚年(時報出版提供)
「1948年底,蔣介石選擇臺灣為復興基地,一方面因為地緣政治上靠近美日,遠離蘇俄,另一方面因為臺灣沒有本地軍閥,且臺共力量不強。1948年11月23日,蔣介石就與蔣經國商量,準備放棄大陸基業,重起爐灶,建立反共基地。」(資料照,時報出版提供)

1949年6月24日,中央銀行總裁劉攻芸向蔣保告,當時央行庫存(包括已運到臺灣的)黃金382萬兩,折1億9千萬美元; 白銀和銀元折2千萬美元;外匯頭寸3千3百萬美元,外幣現金2百70萬美元;總值2億4千8百萬美元。[8] 也就是說,當時蔣如果將國庫所有資金運來臺灣,也不過2億4千多萬美元。此後,國軍節節敗退,不少金銀流失在大陸,而外匯在英美也遭損失(如毛邦初貪污案)。1950年2月7日,中央銀行新總裁俞鴻鈞報告,央行來臺後控制的外匯非常少,只有400餘萬美元加420萬枚銀元。[9] 而中國銀行總經理席德懋從美國報告,中國銀行紐約分行帳上只有2200萬美金,而且受美國監管,動用困難。[10] 因此,蔣介石實際帶來的資金大約2億1千萬美元,相當黃金450萬兩。周琇環「相當黃金800萬兩的資金運臺」一說,與國史館新解密的檔案不符。

根據俞鴻鈞向蔣提交的「中央銀行運臺保管黃金收付及存餘數量表(民國37年12月4日至39年2月12日止)」,中央銀行黃金收入包括(1)第一批由滬運臺(37年12月4日):200.4萬;(2)第二批由滬運臺(38年2月7日):55.4萬;(3)第三批由滬運臺(38年6月5日):19.2萬;(4)第一批由美運臺(38年8月23日):9.9萬;(5)第二批由美運臺(38年8月30日):9.9萬;總計約295萬純金市兩。

同期,中央銀行付出總計約202萬純金市兩,其中民國38年6月21日撥付臺灣銀行80萬兩為新臺幣準備金,38年12月31日再次撥付臺灣銀行10萬兩,39年1月20日臺灣銀行借用12.6萬兩,其它近100萬兩主要為支付各地軍費。所以,截止1950年2月12日,中央銀行存餘92.8萬純金市兩。[11]

到3月底,蔣介石在日記中評論道「新臺幣雖未膨脹,但黃金售出之數,三個月來已有60餘萬兩之多,現存黃金總數已不足150萬兩,而米價已上漲至百元,殊為可慮,幸軍費確定,今後財政運用與收支已定有辦法,當不致如過去漫無管束與限制矣。」[12] 這時蔣恐怕過於樂觀了。

1950年6月3日,俞鴻鈞再向蔣報告(即周宏濤回憶的那份報告)。俞說「收入部份:甲,運臺部份,計純金296萬9千餘市兩:一,自上海陸續分三批運臺,計純金275萬餘市兩,二,自美國分二批運來,計純金19萬9千餘市兩,三,自日本運來賠償黃金,計純金1萬9千4百餘市兩。乙,由滬穗各地運廈門部分,計純金78萬6千5百40市兩,以上甲乙兩項共計純金375萬5千5百40餘市兩。」可見,周宏濤沒記錯,由滬穗各地先運廈門的78萬兩,可能這時也到了臺灣,(或已在大陸各地被國軍花掉了)。

而支出部份,俞鴻鈞報告「共支出純金321萬2千5百40市兩。(內除撥付臺灣銀行發行準備金80萬市兩,及撥借臺灣銀行26萬1千市兩),實際共付軍政各費為純金215萬1千餘市兩。自上年六月起平均每月撥付17萬9千餘市兩。實在存金截至39年5月31日止,本行實存純金54萬2千9百11市兩。」[13] 難怪周宏濤着急,認為「純金僅夠再支撐3個多月」。當時如果毛澤東按原計划秋天攻臺,臺灣可能會不攻自破,因為蔣介石很快會沒有黃金支付軍餉了。

臺灣銀行不是還有100多萬兩準備金嗎?6月6日,俞鴻鈞另報告,截止50年5月31日,新臺幣發行約1億9千萬元紙幣和3千萬輔幣。可是,臺銀在49年12月卻墊付20萬兩軍費,準備金明顯不足。經臺灣省主席吳國禎向蔣介石求助,[14] 蔣批准央行於49年12月31日撥付臺銀10萬兩,50年1月20日又借給臺銀12.6萬兩,以充實準備金。

到50年5月31日,臺銀黃金準備只剩47萬3千餘兩,另加外匯折合抵充黃金共22萬餘兩,而這些外匯的絕大多數屬管制美元,只能在日本易貨交易。 發生了什麼事呢?原來臺銀為配合穩定新臺幣政策,自1949年6月起舉辦黃金儲蓄,民眾可拿新臺幣定存後兌換黃金。自1949年6月至1950年5月,經由黃金儲蓄,臺銀兌出黃金近160萬兩,這些黃金大部份流出臺灣。 俞鴻鈞報告「黃金外流加劇之主要原因有二:一為資金逃避。由於共軍之揚言進攻臺灣,準備赴港澳及國外逃難者,紛紛均以其資金移送省外。...... 二為商人套匯。黃金套匯走私,雖經政府嚴查重懲,然而大利所在,刑罰難禁。目前美金市價既高至每元合新臺幣12元以上,如商人以千元美金在臺灣售出,向臺銀購置黃金43/44兩,走私運港,可復購進美金1700元,故即以其三分之一作走私各項費用,仍有厚利可獲。以上兩種原因互相激蕩,足使臺灣銀行現有之黃金準備,於一二月之內即可完全流出,而動搖臺幣之信用。」[15]

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俞鴻鈞認為是「金價,匯價與物價乃互相脫節,今物價與美金市價已漲至改幣時二倍以上,黃金儲蓄仍維原價不變,外匯官價僅加百分之六十,徒予套購黃金走私者以厚利。」[16] 新臺幣發行一年,在發行量不變的情況下,臺銀兌出黃金近160萬兩後,物價與美金市價為什麼還漲至改幣時二倍以上呢? 事後查出,原來從1950年2月起,臺銀一直以帳外定額本票方法向企業提供流動資金,常常高達8,9千萬臺幣,行政院長陳誠認為這就是違法秘密發行新臺幣,但省主席吳國禎不同意。[17]

問題的本質是「臺省人口僅七百萬,全年國民所得估計不足新臺幣三十億元,欲其負擔戰時全部國庫支出(39年全年預算總額約計新臺幣十億四千餘萬元),勢不可能。故在今日外援未增以前,政府支出不得不以黃金彌補一部份赤字。」[18]

6月10日,蔣介石召集陳誠,吳國楨,財政部長嚴家淦,央行總裁俞鴻鈞等開會商討黃金儲備問題。俞鴻鈞報告,中央銀行現存黃金約為54萬餘兩,臺灣銀行準備金實存45萬餘兩。「本年一至五月,本行付出軍費平均每月約11萬餘兩,此外,軍事器材油料軍米等項外匯支出折合黃金平均約5萬兩。同時期內,臺銀辦理黃金儲蓄平均每月兌出20萬兩。故以現存之黃金餘數,欲兼顧發行準備與財政之需要情形確甚困難。」[19] 對此,蔣指示,黃金須保存,黃金儲蓄辦法可變更,外匯應調整。...... 須做美國不會援助,最後全島被蘇聯潛艇封鎖之準備。[20]

所幸不久韓戰爆發,導致美國東亞政策急劇轉變。1950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提出「臺海中立化政策」和「臺灣地位未定論」,救了在臺灣的中華民國一命。7月27日,杜魯門批准從「共同防禦互助法案」專款中撥出1400萬美元,緊急軍援臺灣。[21] 但美國並未立即提供大量經援,臺灣的財政金融狀況還在惡化。根據俞鴻鈞給蔣的新報告,截止10月31日,中央銀行「黃金存額為純金37萬市兩」!1至10月份國庫外匯收入累積才400多萬美元,而同期外匯支出1400多萬美元。[22] 另外,嚴家淦向蔣報告,1至10月份國庫總收入新臺幣2億6千餘萬元,支出6億1千餘萬元,差額3億5千餘萬元,由央行庫存黃金外匯抵付。而1至10月份國庫支出軍費占73%,政費占19%,其他8%(主要是撥付臺銀抵補上年度軍費挪用的準備金!)[23]

韓戰,美軍,1950年7月(AP)
「所幸不久韓戰爆發,導致美國東亞政策急劇轉變。1950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提出『臺海中立化政策』和『臺灣地位未定論』,救了在臺灣的中華民國一命。」(AP)

6月10日,7月7日,8月4日,11月15日,蔣介石連續召集財金會議,商討黃金,外匯儲備問題,批准臺灣省府自6月初起將黃金儲蓄搭配愛國公債,每市兩70元至150元,即提高金價25%至50%,因此,6月份黃金儲蓄開始逐日減少。[24] 10月30日,臺銀將公定黃金價格每兩折合新臺幣從280元調整為410元後,黃金儲蓄不再搭配愛國公債。12月起,臺銀干脆取消了黃金儲蓄。1950年上半年,臺銀用官價每兩折合280元兌售黃金,卻對穩定新臺幣幫助不大,新臺幣兌美元還是從5:1 貶為12:1。臺銀反爾遭受匯兌損失近60萬兩黃金,庫存只剩47萬餘兩。1950年10月底,蔣運來臺灣的375萬兩黃金只剩下84萬兩(37+47)。[25] 可見,蔣介石運來的黃金數量沒有外界想像的多,一年多下來,就已經花掉了80%,既沒能真正穩定新臺幣,也沒錢為臺灣未來發展「奠基」了。

隨着美國第七艦隊來臺灣海峽,人心逐漸安定,加上臺銀將公定價格調整,黃金才不再外流。1950年10月初,毛澤東派「志願軍」加入韓戰後,10月10日,美國國會通過「共同安全法案」,從經濟,技術及軍事多方面協助盟國抵抗共產主義擴張。一般統計,1951年至1965年,美國對臺無償經濟援助高達15億美元。而1951年至1974年期間,美國無償軍事援助高達42億美元。[26] 按當時35美元兌1盎司黃金的美國官價計,相当於24年內美國送了臺灣約1億2千2百萬兩黃金,是蔣介石運來臺灣的30多倍!

*作者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著作《意外的國父》(八旗,2017),《冷戰中的兩面派》(有鹿,2014)。

註釋

[1]中央社,2016年08月18日電。

[2] 國史館:中華民國近六十年發展史,呂芳上總纂,國史館印行,2012年9月出版, 18-20頁。周琇環採信吳興鏞的「黃金檔案:國府黃金運臺 - 一九四九年」一書,時報出版社,2007年, 141-156頁。

[3] 周宏濤:蔣公與我-見證中華民國關鍵變局,周宏濤口述、汪士淳撰寫,臺北:天下遠見出版,2003年9月30日第一版,300-310頁。

[4]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九冊,191-192頁。

[5]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九冊,244頁。

[6]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九冊,293頁。

[7] 國史館:臺灣省政紀要-穩定物價,數位典藏號008-010804-00006-001,陳誠副總統文物/文件/臺灣省政府/臺灣省政紀要,1949/00/00。

[8] 國史館:劉攻芸呈蔣中正核查交卸中央銀行庫存金銀銀元外匯外幣明細表及金銀外匯外幣折合美金等表單, 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4-007,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49/07/08 。

[9] 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簽報中央銀行資產及負債實際數字及銀元收支等表單,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4-027,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2/07 。

[10] 國史館:蔣中正電席德懋勿使中國在美日外匯落入匪偽手中及席德懋回電中國現存美日外匯情形及紐約銀行監管甚嚴應照原辦法辦理為妥,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05-001,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4/14。

[11] 國史館:中央銀行彙報各地運臺黃金收付及存餘數量表及中央信託局十月份初外匯與物資報告單,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4-002,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48/02/04 ~ 1948/02/04 (這裡,國史館把日期標錯了)。

[12]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九冊,470頁。

[13] 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外匯暨黃金儲蓄及收付各情形,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5-005, 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6/03 ~ 1950/06/03。

[14] 國史館: 吳國楨電蔣中正飭中央銀行撥黃金十五萬兩補足準備金方可維持幣信, 數位典藏號002-020400-00037-080,蔣中正總統文物/革命文獻/戡亂時期,1949/12/29。

[15]國史館:財政金融黃金外流原因與補救之道與暢通進出口貿易廢止進口貨物自備外匯簽證制度及金融外匯方針補充原則草案,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05-004,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5/25。

[16]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外匯暨黃金儲蓄及收付各情形,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5-005, 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6/03 ~ 1950/06/03。

[17]陳誠呈蔣中正查核臺灣銀行新臺幣秘密發行及吳國楨面交舊臺幣發行定額本票與墊放款統計表等情附該案簽呈,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5-010,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1/03/03。

[18]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外匯暨黃金儲蓄及收付各情形,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5-005, 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6/03 ~ 1950/06/03。

[19]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外匯暨黃金儲蓄及收付各情形,數位典藏號 002-080109-00005-005, 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6/03 ~ 1950/06/03。

[20]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九冊,507頁。

[21] 國史館:中華民國近六十年發展史,呂芳上總纂,國史館印行,2012年9月出版, 33頁。

[22]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十月份中央銀行庫存黃金暨經理外匯收支情形及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及黃金儲蓄各情形,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10-001,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11/11 。

[23] 國史館:嚴家淦呈蔣中正三十九年一至十月份國庫收支總數及各幣類各科目收支詳數情形,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10-002,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11/13 。

[24] 國史館:俞鴻鈞等呈蔣中正臺灣省府自六月份起將黃金售價搭配儲蓄券或愛國公債辦理情形附臺灣省物資調節委員會承兌商業匯票輔助工礦產銷辦法等草案,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05-007,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06/19。

[25] 國史館:俞鴻鈞呈蔣中正十月份中央銀行庫存黃金暨經理外匯收支情形及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及黃金儲蓄各情形,數位典藏號002-080109-00010-001,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1950/11/11 。

[26] 根據「維基百科:美援」條目。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