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來鴻》奧斯曼帝國餘暉,庇護三百萬鄰人

2018-06-24 07:00

? 人氣

敘利亞內戰難民,流亡鄰國約旦,歸鄉之路永遠在眺望之中(AP)

敘利亞內戰難民,流亡鄰國約旦,歸鄉之路永遠在眺望之中(AP)

我在追蹤土耳其接收難民情況的過程中意外地發現,這個國家有著古老帝國遺留下來的仁慈和寬容的一面。

我的一個瑞典學生不久前去土耳其旅遊,回來對我說:「比起土耳其等敘利亞的鄰國,歐洲的難民危機不能算是危機。」學生說,自2011年敘利亞危機爆發到現在,湧入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已高達350萬,已進入歐洲的難民約180多萬。相比土耳其,歐洲接受的難民只是一小部分。

經常看到有海內外華人質疑:伊斯蘭國家為什麼不接收與自己同宗教的難民,而要歐洲國家接收?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看看土耳其、約旦和黎巴嫩等國接受難民的巨大數字。至於一些不願接受難民的伊斯蘭國家,他們或是認為自己對難民潮的形成沒責任,或是擔心宗教教派之間的緊張關係,而且他們大都沒簽署過《聯合國難民公約》。其中的富裕國家如沙特和卡達,還是捐出過大量金錢援助難民的。

那麼,為什麼土耳其會成為敘利亞難民最大的接收和安置國,因在人道救援方面有傑出貢獻而受到聯合國的表彰呢?這與奧斯曼帝國的昔日榮光有關係嗎?近年來,土耳其政治走向再伊斯蘭化,威權統治強化,其國內的世俗自由派遭鎮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不滿與批評。但我卻在追蹤土耳其接收難民情況的過程中,意外地發現,這個國家有著古老帝國遺留下來的仁慈和寬容的一面。

正通過土敘邊境,進入土耳其國境的敘利亞難民。(美聯社)
正通過土敘邊境,進入土耳其國境的敘利亞難民。(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舊日帝國相容,二戰猶太人受庇護

20年前,我曾隨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演講團訪問土耳其。在那裡,我們會見了來自兩個民族的難民:流離失所的庫德族人和中國新疆的維吾爾人。在伊斯坦堡,我曾遊覽過伊斯蘭世界中偉大的建築物——藍色清真寺,那是第十四世奧斯曼國王于1617年建造的。

奧斯曼帝國是一個伊斯蘭政權,但它在崛起過程中擁抱了希臘文化,還汲收了亞洲文明,因此頗具宗教寬容精神。在奧斯曼時代,那裡的穆斯林與非穆斯林和平相處,基督教徒和猶太教徒都能享受很大的自由。

這個從土耳其小部落發展到曾跨越歐亞非的龐大帝國,在一戰潰敗後解體,只留下位於小亞細亞半島的土耳其。1923年,凱末爾按照現代民族國家的模式來建國,土耳其獲得新生。曾有六百多年悠久歷史的奧斯曼帝國傳統仍然遺留下來了。

根據《土耳其簡史》,在上個世紀二戰時期,希特勒迫害猶太人,很多猶太人逃離德國來到土耳其。一方面,土耳其為這些人提供了庇護所。另一方面,猶太人也為土耳其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

從1933年開始, 有一千多名逃避納粹迫害的德國難民陸續來到土耳其。他們大都是猶太高級知識份子,很快就在土耳其的各類大學獲得教職。當時,就連愛因斯坦也接受了土耳其的理論物理學教職,不過他後來選擇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