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天天被學長騷擾卻不能講!菜鳥女警隱忍3年: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女警在警界生存不易,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蘇仲泓攝)

女警在警界生存不易,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蘇仲泓攝)

為女性,在警界生存有多難?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他怎麼沒把妳『吃掉』」,是年輕女警小N(化名)身為菜鳥那3年裡經歷的。一開始小N不以為意,但後來發現次數太多、幾乎每天都會來一兩句,她才慢慢發覺原來自己天天面對的就是「性騷擾」。

性騷擾不一定肢體接觸 言語也算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這就是性騷擾,民眾會以為肢體接觸才是……」小N嘆。據勞動部工作場所性別平等現況民調,2017年抽樣4,514名民眾有僅3.31%表示過去一年「不曾」被性騷擾過,若小N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性騷擾,或許她也會是那另外的97%。羞辱身材長相或許很難讓民眾直接聯想到「性騷擾」,但每天一句兩句長期下來,對小N傷害非同小可。

(風數據)20180602-SMG0035-申訴成立比例-衛福部與勞動部差異_工作區域 1.jpg
 

「他們不會意識到,他們的話給接收訊息的人有多大的負擔跟傷害……」小N嘆,那段日子就算鼓起勇氣反應也無效,騷擾她的前輩們說這是「關心」,跟家人訴苦也被勸說那是「關心」,加上警界連冷氣機滴水、狗在路中間大便都要秉持「為民服務」原則一一處理的壓力,小N曾有一段時間深深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一句句「我是為你好」的羞辱,對一個人的傷害有多大?小N不斷隱忍的那3年,滿滿皆是遭受職場性騷擾有苦難言、說出來也不被當一回事的無奈。

20180703-總統府前值勤女警背影。(蘇仲泓攝)
女警在職場上,也常遇到騷擾情況。圖中人物非當事人。(蘇仲泓攝)

「妳們女警就是很麻煩」從性別嫌到身材嫌到子宮 菜鳥女警的日常

據《性騷擾防治法》定義,性騷擾可分為兩大類:(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有關權益之條件;(二)展示或播送圖文影音等訊息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等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

又據衛福部「性騷擾事件申訴調查概況」所列行為樣態,符合性騷擾定義有以下幾種:(一)羞辱、貶抑、敵意或騷擾的言詞或態度;(二)跟蹤、尾隨、不受歡迎追求;(三)毛手毛腳、掀裙子;(四)偷窺、偷拍;(五)展示或傳閱色情圖片或騷擾文字;(六)曝露隱私處;(七)趁機親吻、擁抱或觸摸胸、臀或其他身體隱私部位。

菜鳥女警員 頻遭老男警品頭論足

小N身為菜鳥那3年裡面對的,正符合「損害他人人格尊嚴」、「使人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不間斷的貶抑與羞辱。由於分局裡女警極少,小N成了老男警品頭論足的焦點,基本款是從工作資格酸起,「妳們女警沒辦法單獨執行工作」、「妳們女警就是很麻煩,就是要配我們男的保護」,更常見的則是從眉毛嫌到身材嫌到子宮,要她整型減肥學化妝,也質問她:「怎麼不趕快結婚生個孩子?再不生的話,妳就生不出來啦!」

20180703-總統府前值勤女警背影。(蘇仲泓攝)
由於分局裡女警極少,成為許多老男警品頭論足的焦點,「妳們女警沒辦法單獨執行工作」、「妳們女警就是很麻煩,就是要配我們男的保護」。圖中人物非當事人。(蘇仲泓攝)

「一開始沒有意識到,後來次數太多了,幾乎每天都會來個一兩句,後來我想想,才發現這應該是『性騷擾』……也許是因為後來看了一些關於性騷擾的定義,例如『帶著惡意,讓對象感到被屈辱、被侵犯的感覺』。」小N說。

穿短褲被嫌腿粗,頭髮剪短一點就被問「妳是不是喜歡女的」,處理性侵犯案件時學長會笑「他怎麼沒把妳『吃掉』」,學長喝酒了就拉著她的手要她陪酒──這是小N的日常。對他人身體品頭論足似乎是老學長們的說話習慣,小N說,分局裡也曾有一個身材瘦削的學弟被笑:「你那麼瘦,要多補補,不然以後老婆會不『性』福!」

20170225-家暴專題,家暴場景模擬。(顏麟宇攝)
性騷擾的言語暴力,傷害不亞於實際肢體接觸。(資料照,顏麟宇攝)

「他們不會意識到那些話有多大的傷害…」試著抗議對方卻說是「關心」

據勞動部工作場所性別平等概況民調,歷年表示曾遭職場性騷擾者往往不到3%(2015年為1.29%、2016年2.75%、2017年3.31%),乍看之下這問題似乎是「少數人」面臨的,但像小N這樣一位受害者,在察覺自己面臨的就是「性騷擾」之前,或許在接受民調時,也會回答「過去一年沒有在職場遭遇性騷擾」,所謂的「加害者」更是對性騷擾一事毫無自覺。

「我覺得大部份的人都跟當時的我一樣,會覺得這不是性騷擾、或想否認自己被騷擾……可能畢竟這社會還是很父權,大家不會尊重別人的身體界線,大家會覺得這是一種『關心』不是一種逾越,我們長期受到的教育不會覺得這是一種侵犯、一種逾越……」

「他們不會意識到,他們那些話對接收訊息的人有多大的負擔跟傷害……但因為他們每天這樣講,我會覺得:我這麼醜,怎麼會有人喜歡?」

因為當年仍是菜鳥、什麼都不懂,小N一開始不敢反應,很怕撕破臉的話學長就不教了,也覺得不管自己說什麼都不會被重視:「我在派出所都是弱勢,感覺就是罰單也沒有比別人會開、處理事情沒那麼熟練,似乎講話的重量在那個職場並不是那麼重,抗議的時候並不會那麼被重視……」之後小N終於忍無可忍開始反應,但也如她預想的一樣──通常沒被當一回事。

曾制止學長 卻被笑「我是以長輩的身份在關心」

「我覺得這並不好笑,請你不要再說了。」她曾這樣制止學長,對方則大笑:「啊?妳真的生氣囉?妳不要去投訴我耶,我是以長輩的身份在關心妳,我怕妳嫁不出去!」小N也試著跟身邊的人訴苦,結果卻往往令她失望:「我會很努力想去跟別人傾訴,但傾訴錯對象的話心理會更難受……大部份的人,尤其是長輩,會覺得『妳都沒有交男朋友,難怪人家會這樣講妳』。」

女警在警界生存不易,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資料照,台北市警察局內湖分局提供)
許多女警忍無可忍開始反應,但也如預想的一樣,通常沒被當一回事。圖中人物非當事人。(資料照,台北市警察局內湖分局提供)

小N的反應並非完全無效,例如處理性侵案件時學長笑「妳怎沒被『吃掉』」一事,小N覺得誇張、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忍耐,便向當時的所長投訴;所長表示有保存派出所監視器,若有需要可去申訴,隔天又押著學長跟她道歉。

只是,所長覺得不妥、壓著學長道歉以後,也有人開始「勸告」小N,讓她再次沮喪:「有人會跟我說那學長有喜歡我、他表達的方式不好、他沒有惡意、他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這不是動機什麼的問題,他講出來的話就是很傷人!你的動機是好的,不代表你可以這樣傷害別人!」

「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去評斷你的身體是美的好的、壞的醜的」

長期遭受騷擾、抗議或投訴也不被當一回事,加上警察這份工作各種瑣事帶來的壓力,小N坦言自己曾有段時間非常想自殺。警察平常都在做什麼?談起這個,小N苦笑:「冷氣機滴水、狗在路中間大便、110報案說有猴子,有報案都要處理……上頭強調的概念就是『為民服務』,想把警察營造成服務業,不管民眾怎麼樣,你都要好聲好氣去做。」

「去處理就算了,你還得回報,煞有其事地回報!」前述110報案「有猴子」一事也要寫報告,小N說,該名承辦員警為此賭氣寫了「調查後請猴子出示身份證件,猴子無法溝通,自行離去」。什麼小事都要管,出勤超過15分鐘就一支申誡,工作報告來不及寫好也是申誡,種種壓力加起來,小N的感受是:「每天回家很累,沒辦法整理家裡,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20180703-總統府前值勤女警身影。(蘇仲泓攝)
女警感嘆,沒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的身體要怎麼使用,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去評斷你的身體是美的好的、壞的醜的。圖中人物非當事人。(蘇仲泓攝)

「我是不是真的長很醜?我是不是該畫眼妝,這樣他們就不會講話?」長期被羞辱外表下來,小N也不免懷疑問題出在自己不夠漂亮,但跟朋友聊過,她才意識到這真的不是自己的錯,不管再漂亮,學長們永遠都會嫌:「她已經算是長得很漂亮的女性、追求者已經很多了,還是被說『妳胸部怎麼這麼平』、『妳怎麼不去考個警大嫁個巡官』,她是瘦瘦吃不胖的體質……」

如今小N已調離當初那個分局,回顧當年那些騷擾,她嘆:「沒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的身體要怎麼使用,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去評斷你的身體是美的好的、壞的醜的。」走出過去陰霾,她已進步到:「我老公偶爾說『妳好像變胖了』,我可以管他去死。」

關於《性別平等工作法》中對於言語騷擾的問題,台北市勞動局就業安全科科長施貞夙表示,國人對言語性騷擾確實容易「聽過就算了」,但不管是言語還是動手,不管行為強烈與否,受害者於法令受到的保護都是一致的,雇主也應處理、告誡行為人「以後不要在公司講這些有的沒的」,若無法改善,應更加積極處置(例如調部門)。

「妳怎麼不去減肥」、「妳不化妝會嫁不出去」,這樣的言詞似乎相當尋常,尋常到被害人覺得「算了」,說話的人也不以為意,然而那3年對小N造成的傷害,相當深遠。社會不同角落還有多少人忍耐著這些壓力?勞動部調查所得、所謂的3%職場性騷擾受害者,或許還只是冰山一角。

你贊助,我捐款

用一杯咖啡的錢,支持「說不就是不」性侵防治運動,本活動所得贊助金額將捐助勵馨基金會蒲公英飛揚計畫。

2018/7/12~8/31贊助本文享雙重回饋
(1)  贊助送#metoo手札組,限量50份。
(2)  贊助加碼抽《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抽10名

活動詳情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