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聖人」挺年改?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作者認為,陳世雄和林萬億的可惡之處在於,他們都不談「年金改革」的違法和粗暴之處,用希臘的情況來對比台灣的財政,更是錯誤類比、混淆視聽,純屬無稽之談。(資料照,陳韡誌攝)

作者認為,陳世雄和林萬億的可惡之處在於,他們都不談「年金改革」的違法和粗暴之處,用希臘的情況來對比台灣的財政,更是錯誤類比、混淆視聽,純屬無稽之談。(資料照,陳韡誌攝)

立法院臨時會通過的軍人年改法案,於7月1日開始實施。由於過程粗暴又充滿爭議,引發不少退休軍公教人員的不滿。然而,似乎也有一些人對此表示支持。據報導,明道大學前校長陳世雄就表示,退休金雖然從10萬元砍到剩7、8萬元,但現在不必工作卻能領這些錢,很合理,很感恩,夠用就好。同時,政務委員林萬億也附和到,他的退休金也受到年改影響,10年大概會減少37%到38%,但是,就如同其他教授說的「從10萬,減為領6、7萬,應該夠了,知足就夠了」。他表示,雖然有部分人因此受影響,但「個人事小,國家體制健全發展事大」。言談之間,似乎頗為瀟灑。

陳世雄算哪門子的「聖人」?

然而,像陳世雄和林萬億這樣為國為民、犧牲奉獻,不計個人得失的言行,真的不是常人能夠做到的,這簡直是「聖人」。事實上,他們的確不是一般的軍公教人員。據報導,陳世雄從中興大學退休後,跑到明道大學當校長,既領退休金,同時又領校長薪水,而且還佔據一個職缺。之後轉任南華的院長,依然如此。淡江大學全球政經學系主任包正豪因而諷刺到,這根本就是「退休後,領雙薪,還霸佔職缺讓流浪博士沒機會」。換言之,「年金改革」對於陳世雄而言,根本影響不大,這也是他可以假裝「聖人」的主要原因。

20180115-學術界支持農田水利會改制記者會,陳世雄前校長發言。(盧逸峰攝)
明道大學前校長陳世雄表示,退休金雖然從10萬元砍到剩7、8萬元,但現在不必工作卻能領這些錢,很合理,很感恩,夠用就好。(資料照,盧逸峰攝)

林萬億也不惶多讓,作為政務委員,一個月的薪水是19萬6320元,年薪至少13.5個月。如果能當滿4年,就至少可以領1060萬1280元。這還沒計算一些看不到或外人不知道的福利。跟那些一個月領5萬元月退休俸的基層人員來比,他當4年政務委員的薪水,就已經等於人家17年又8個月的月退俸。如果他65歲退休,經過17年又8個月,就已經82歲多了,而臺灣男性的平均壽命,也不過才76.8歲。更何況,未來還會有多少基層人員的月退俸1個月有5萬元?

林萬億當然有做事才有資格領這樣的薪資,不過,他不需要這麼矯情,因為他還沒有開始領,也不需要靠退休金才能過活。對於包正豪的批評,陳世雄表示「雙薪是要有能力,有付出,所得到的報酬,請問這樣的雙薪有什麼好批評的?」然而,能力強也好,有付出也罷,問題的關鍵是,他根本就不需要靠退休金過活,即使被砍,影響也不大。這是他可以大放厥詞、假裝聖人的重要原因,也是最可惡和最可恥的地方。

這次「年金改革」影響最大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基層人員,他們都只是普通人,所以沒有假裝聖人的本錢和資格。事實上,早期的基層軍公教人員,大部分都來自於台灣中下階層的家庭。許多人的家境並不好,畢業後的薪水,通常需要貼補家用或是照應弟妹。結婚之後還要繳房貸、買保險、負擔家計和養兒育女,運氣不好的甚至還要供養長輩或是幫助經濟較為弱勢的親人,自己能夠留下來用於退休生活的,其實並不多。一個月5萬多的退休俸,對於陳世雄和林萬億而言,可能不是很重要。但對於這些基層人員而言,這是他們過一個最起碼有品質的退休生活的最低保證。一旦減少個3、4成,他們的生活品質將被迫降低。他們必須儘量讓自己和家人不要生大病或失能,否則所承擔的風險也將大為提高,這將是一個生與死的問題。

這些基層人員能力不強嗎?他們的付出不夠多嗎?顯然不是。或許,他們和這兩位「聖人」最大的差別,就只是運氣不好而已。所以他們無法退休後再去私立學校領雙薪,也無法去當政務委員領高薪,所以沒辦法如此瀟灑。更重要的是,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退休金多少才夠用,有時是見仁見智的問題,只要是合法領取的,沒有人有資格用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別人。國家唯一要盡到的責任,就是依法按時發放退休金,其餘的就不該干涉,應該交給個人去負責。

陳世雄和林萬億的可惡之處在於,他們都不談「年金改革」的違法和粗暴之處,用希臘的情況來對比台灣的財政,更是錯誤類比、混淆視聽,純屬無稽之談。退一步講,倘若他們倆真能像自己說的,安貧樂道、共體時艱,那倒是令人敬佩。然而,他們一方面盡可能的在退休前就把退休金給賺飽飽的,甚至是退休後都還在賺。但另一方面卻又滿口仁義道德的要求其他人吞下年改的苦果,像這樣假道學、裝聖人的行為,兩千多年前的莊子早有評價:「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

 一般認為,儒家推崇所謂的「聖人之道」,相信只要不斷的推廣,人人都效法「聖人」之後,那麼就可以平定天下,實現長治久安。莊子的看法卻正好相反,他認為所謂的忠、孝、信、義、清廉、貞潔等儒家價值,都是讓人壓抑自己的本性而勉強為之的,根本不值得推崇。除了違反人性外,在莊子看來,儒家是非常功利性的。「聖人」的目的很明顯,他們修身養性,只是為了欺騙大眾,追求自己的權力而已。他們提高自己的道德標準,只是為了堵住反對者的悠悠眾口,好掩飾自己所獲得的利益。

在道家看來,凡是大盜都是披著「聖人」的外衣出現的,人世間的所有惡,大多都是以善的名義進行。所謂的「聖人」以他們的道德標準去要求別人,其實只是掩飾自己的私慾,目的是為了奪取權力和利益。這樣的行為,其實與偷盜無異。另一方面,「聖人」以很高的道德標準來要求別人,事實上自己也做不到,根本就是假道學。所以莊子認為儒家沒有真正的「聖人」,都是「竊國大盜」。由於當「聖人」可以獲得很大的好處,自然也就引起別人的效法和爭奪,或是不滿和反抗,嚴重的話會造成盜賊蜂起、天下大亂。

不過,如果「聖人」都死光了,那麼向「聖人」挑戰較勁的大盜也就不需要起來鬧事了。沒有挑戰者或反對者,天下不就太平了嗎?但只要「聖人」不死,大盜就會不斷產生。所以說,誰要是尊崇「聖人」,提倡「聖人」的道德標準,實際上就是在推崇竊盜,在創造有利於大盜出現的環境。有鑑於此,莊子總結到:「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聖人不倒、台灣不會好 !

以此觀之,陳世雄的「聖人之道」,自然引發批評。除了被揭露長期領雙薪外,更被挖出他曾經反對服貿的言論。事實上,像陳世雄這樣強烈表態支持年改的,並不是第一人。身為退休教師的鄉土詩人吳晟,過去對於所謂18趴的改革,也有過類似的表態,但他卻已經領了17年,超過千萬的退休金。吳晟的女兒吳音寧之後擔任北農的總經理,年薪高達248萬,外界多有猜測,可能就與此高度相關。

像這樣的言行和結果,就和莊子所批評的一樣。他們的「聖人之道」,其實都是假的,他們自己根本做不到。他們之所以把自己打扮成「聖人」的樣子,用「聖人」的道德標準來要求別人,其實是與政治權力勾結,共同壓迫別人,為自己謀取更大利益的一種手段而已。而這樣的手段,其實與盜匪無異。但這麼大的利益,自然引起他人的效法和爭奪。同時,被「聖人之道」壓迫的受害者,由於心生反感和不滿,自然也會群起反抗。

莊子的精闢之處在於,統治者越是強調「聖人之道」,反而會產生「竊國大盜」和其他的盜匪。「聖人」希望天下太平,卻反而造成天下大亂。試看陳世雄的言行,很難不說是受到吳晟的影響,而且更加的極端,他在追求什麼? 而在年改過程中,各種汙名化和粗暴的手段,以及7月1日實施後的各種烏龍,早已引發廣大軍公教退休人員的不滿。陳世雄等人的「聖人之道」,不但對促進改革沒有幫助,反而是火上澆油。從所謂「八百壯士」和其他「反年改」團體無所不在的抗爭,雖然離「盜賊蜂起、天下大亂」還很遠。但蔡總統所到之處,總是用最高層級的維安,軍警人員疲於奔命,同時也造成民眾的不便和不滿,這難道不是一種反作用力和警訊嗎?

民進黨長期以來就是用道德治國,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自我標榜為「聖人」,但其實都是雙重標準。一方面是用來謀取私利,另一方面則是用來打擊對手和壓迫受害者。然而,他們的言行實在與「聖人之道」相差太遠,不足以取信於人,除了核心支持者和分享到好處的人以外,沒有人會認真看待。另一方面,他們用來要求別人的道德標準通常偏離事實,極不合理,甚至是違法,所以經常造成反效果,對國家和社會造成重大傷害,讓人心離散、整個社會的道德感更加低劣。過去,林義雄被稱做「林聖人」,他不顧一切代價反核的結果,除了成就他個人的「聖名」外,就是造成台灣現今的能源困境,以及數千億台幣的損失。

同理,如果國家能夠根據原本的約定,合法按時的發放退休金,如此一來,政府的威信得以維持,軍公教退休人員的生活也得到保障。他們除了增加消費促進經濟成長外,閒暇之餘還可能當志工和從事各種公益活動,幫助弱勢團體。他們通常會鼓勵自己優秀的子女克紹箕裘,投入公職,為公務體系注入新血。在能力許可的範圍內,也會用自己的方式支持政府合理的政策,他們正是維持台灣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這是一個多贏的局面,在這樣的正向循環之下,這個社會不需要「聖人」,大部分人的道德感自然就會提高,整個社會充滿正能量。

然而,民進黨政府先是以違法和粗暴的方式強刪退休金,動員綠營民代和各路民嘴進行抹黑和汙名化,現在又出現這些「聖人」,以他們的「聖人之道」羞辱和壓迫受害的軍公教。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現在,政府的威信受損,軍公教退休人員的權益受到傷害。大部分人將被迫降低消費,這對經濟活動將會造成一定的影響。他們可能必須要再去賺錢,而無法從事公益活動。他們對政府失望,可能不會鼓勵子女再去考公職。他們的價值信仰被打擊,對社會產生疏離感,對政府的信任感降低,不想主動支持任何政策,有些人甚至會為反對而反對。他們從維持台灣社會穩定的力量,變成一股不滿甚至是潛在的反對力量。這很明顯是一個多輸的局面,在這樣的負向循環之下,「聖人」越多,這個社會的道德感反而更加低落,負面能量更是充斥著整個社會。這些「聖人」以道德的名義壓迫別人,得到的結果卻是讓整個社會的道德感集體降低,造成重大傷害。在這其中,唯一得利的就只有這些「聖人」和民進黨的政客,而他們真正的道德感如何,也是可想而知。只能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莊子是一個兩千多年前的古人,然而,他的看法在二十一世紀卻還是如此精準,到底是莊子的思想太過先進,還是民進黨太過於落後,實在難以判斷。過去,覺醒青年高喊「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最近又有人喊出「民進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或許,現在我們應該喊的是「聖人不倒、台灣不會好!」。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