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君觀點:烈士與劊子手

2015-04-08 05:30

? 人氣

紀念鄭南榕就是永遠記得奉獻愛給自己的土地的人。楊子磊攝。

紀念鄭南榕就是永遠記得奉獻愛給自己的土地的人。楊子磊攝。

在台灣有一個奇特的現象,每當我們在紀念烈士的時候,就會有另外一群人開始論述我們不應該忘記劊子手;甚至開始論述,要人們記得烈士,是在消費烈士!因此,今天我想談談什麼是烈士?什麼是劊子手?

烈士是什麼樣的人?烈士是一個全心全意準備把自己奉獻給她所愛的人民,奉獻給他所信仰的理念,奉獻給她所要榮耀的土地。烈士因此沒有敵人,烈士因此所向無敵,這也是人類世世代代要榮耀屬於自己的烈士的真正原因。烈士之所以成為人類最偉大的印記,絕對不是因為在戰場上被敵人殺死,或是被統治者屠殺,烈士的偉大在於,他窮盡一切的力氣反抗,不計一切的代價殺敵,流乾自己最後一滴血,在於他撐開人類世界最大的可能性,只為傳達一個最後的訊息,絕對不可以放棄希望。烈士教導我們的是永遠不可以忘記自己,而不是永遠要記得敵人。敵人的兇狠我們不必看在眼裡,自己的堅決才是我們要追尋的。在烈士的眼裡,沒有劊子手,只有理想與熱情,直到世界的盡頭。

劊子手是誰?歷史不會為他留一個位子。歷史會留下聖女貞德的身影,歷史不須要記得是誰點燃了那一把火。法國人必定要記得聖女貞德,法國人不需要記得聖女貞德對抗的是英國人,因為不管當時是英國人還是德國人,重要的不是敵人是誰,重要的是法國人必須有一個聖女貞德。台灣人不可以忘記228的烈士、泰源事件的烈士、白色恐怖的烈士、還有鄭南榕烈士,因為十年後一百年後一千年後,在任何一個時代我們都需要這樣無私的奉獻者,不斷地提醒我們自己永遠都不可以忘記自己是誰。

誰殺了烈士根本不重要?烈士就是那個自己根本不怕死的人,倒楣的是那個遇到烈士存在的那個時代邪惡的統治者,或是敢於我們敵對的敵人。

你會想要問我,那麼現在的ISIS是烈士嗎?差的遠了,因為他們不是發自無私的愛,而是仇恨。一個仇恨的人只想要復仇,復仇的人為敵人而死,烈士只為自己而死,沒有仇恨。

我們紀念鄭南榕,一千年後人們還要紀念鄭南榕,因為忘了鄭南榕,就忘了自己是誰。我們記得鄭南榕,因為我們不准忘了自己是誰。

那些想要記得劊子手的人,就是想要摧毁烈士身影的人。他們記得敵人與仇恨,忘了自己是誰。

*作者為歷史文化研究者,現任施明德基金會董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