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大同條款」不是問題,持股過低才是問題

對所謂SOGO條款,經濟部次長王美花強調對經濟部而言,這是一條原則性條文。(資料照片,陳韡誌攝)

對所謂SOGO條款,經濟部次長王美花強調對經濟部而言,這是一條原則性條文。(資料照片,陳韡誌攝)

上周五立法院通過公司法修訂條文,外界較矚目者,一個是所謂的「大同條款」,一個是所謂的「SOGO條款」,雖然最後通過的結果,讓部份業界擔心、部份政客罵聲不斷,不過公允的講,最後結果應該是可被接受、問題不大。

這次修法爭議最多的條文是第173-1條所謂的「大同條款」,依照原來的法令規定(包括公司法與證交法),雖然一般股東有權利請求召開臨時股東會,但不是要過董事會這關、就是要主管機關許可(董事會不處理請求情況下);經濟部提出的修法是讓持股過半股東可自行召開臨時股東會,但引發企業界強烈反對,在修法前登報表明立場,要求必須「持股超過1年」才可自行召開臨時股東會。立法院通過版本則是妥協為「持股超過3個月」。

這個條文所以會引發矚目,關鍵在其可能影響公司經營權的爭奪、易主,原本必須要董事會通過才能召開臨時股東會的規定,明顯是向公司派傾斜,因為董事會當然是掌握在公司派手上;修改後讓持股過半股東可「自行」召開臨時股東會,顯然把公司派原本「卡關」的權利拿掉,反對者強調這會造成公司經營權不穩定,助長市場派氣焰,甚至強調會「讓中資長驅直入,吃掉台灣的上市公司」。

有這麼嚴重嗎?

先看看道理上該如何看待此事。公司法人原本就是一個「惟錢是問」的體制,資金雄厚、持股占多數者,在股東會中就享有「等比例的決定權」;如果一個制度,是讓持股多數的大股東,被持股少但已先掌握公司的公司派完全排除在外,顯然不合理。

再說公司在上市掛牌後,在外流通股權原本就是自由流通,政府或制度不需要、更不應該一定要保障原來的經營者(公司派)。不論公司派是因經營績效太差、或是賣股變現過頭導致股權太少,允許新的持股者挑戰甚至取代原有經營者,既合情合理、同時也是制度設計的原始意義。如果制度設計高門檻,讓公司派不易受到挑戰、甚至很容易就保有「萬年政權」,只會讓經營者懈怠甚至上下其手。

至於擔心造成經營權更替頻繁、不穩定的經營權影響公司經營,坦白說,沒那麼嚴重,因為實質門檻還是相當高。市場派要對一家上市上櫃公司增加持股到過半,而且排除徵求來的委託書,實務上難且不常見,耗費的資金亦不低。即使市場派看上某股價低的公司要進貨,但在市場上掃貨必然讓股價上揚,如果公司派防衛性進場拚股權,股價飆更高,市場派要付出更多的資金才能吃足過半股權。

一旦市場派達標,對一個持股已過半的大股東,有什麼理由把其擋在外面?原有公司派易位也是合理。至於擔心新入主的市場派「亂搞公司」,從利益誘因觀點看,機會相對較低,因為市場派持股過半,則利益與公司已密切掛在一起。倒是那些持股比例過低的公司派,更有誘因A公司。

台灣不少上市櫃公司掌握經營權者持股只有區區幾個百分點,那才是問題所在;工商團體會著急、反對,其實就是擔心許多賣股賣到剩幾個百分點,卻仍掌握整家公司的公司派碰到挑戰。

至於拿「中資長驅直入」、甚至可能直接買走台積電來恐嚇的說法,道理不大。實務上中資要來台買企業,是受到高度限制與監管,說中資因此會「長驅直入買走上市公司」,看不到發生的可能。即使中資可能繞道、隱身而來,但這種方式能進來的資金就少,很難買走什麼重要的公司;市值動輒數百上千億元的科技公司、數千億的金融大咖,偷進來的中資或市場派要「持股過半」豈是易事?至於如台積電這種市值5-6兆元的大猩猩,就更不必提了。

公司法修訂中另外一個焦點,就是所謂的「SOGO條款」,這個條款其實就是對公司設立登記不實涉及偽造文書,就可撤銷或廢止公司登記的規定,在野黨要溯及既往─其實重點就在16年前的SOGO案(遠東集團入主SOGO)是否能翻案。就法律而言,其實就是不溯既往為原則,這點經濟部雖然被在野指為「替遠東護航」,但立場上並無誤。實務上看,這個複雜又糾纏多年、引發數十件官司的事件,真要「溯及既往」,這筆帳也已經算不來、釐不清了。

不過,新修訂的公司法上路後,那些持股過低的中小型企業的公司派,確實要擔心了,因為原有的「執政優勢」被拿掉一部份,碰到市場派挑戰的機會與力道可能高於過往;至於一般小股東、投資人,就拉張板凳、準備看戲吧。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