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非洲之角的和解擁抱》衣索比亞總理首訪厄利垂亞 20年敵對衝突可望落幕

位於非洲之角的厄利垂亞1961年打了近30年的獨立戰爭,在1991年脫離衣索比亞獨立,但1998年雙方再度開戰,儘管戰事已在2000年結束,但厄、衣2國關係卻是水火不容,時隔20年,衣索比亞總理阿比8日訪問厄利垂亞,與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私下會談,隨後阿比宣布重啟2國電話熱線、開設往來2國的航線,並設立大使館,為厄、衣2國關係寫下歷史新頁。

衣國總理力推改革 與厄利垂亞邁向關係正常化

41歲的阿比(Abiy Ahmed)是非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他上任後立刻公布一連串改革計畫,釋放記者和政治犯、開放國營企業、遭封鎖的數百個網站獲得解除,而宣布「完全接受並執行」2000年簽訂的《阿爾及爾協議》(Algiers Agreement),成為最為關鍵的部分。英國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London)資深研究員普勞特(Martin Plaut)說:「相對於代表提格雷州民,阿比代表多數衣索比亞人。」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右)與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AP)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右)與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AP)

阿比飛抵厄利垂亞(Eritrea)首都阿斯瑪拉(Asmara)時,是由伊薩亞斯(Isaias Afwerki)親自接機,且2人還互相擁抱。阿比在8日晚間的國宴上宣布:「我們同意開設(往來2國)航線、准予使用港口、2國人民可互訪,並開設大使館......我們會拆除隔離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愛的橋樑......從今開始,戰爭不再是厄利垂亞和衣索比亞的選擇,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愛。」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左)與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AP)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左)與厄利垂亞總統伊薩亞斯(AP)

曾經同被義大利殖民 二戰後共組聯邦

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Ethiopia)都位於非洲東北邊的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而厄利垂亞現今的國界主要是依據1869年歐洲強權「瓜分非洲」(Scramble for Africa)時劃定的界線;1936年,義大利占領衣索比亞,把已經占有的厄利垂亞、索馬利亞(Somalia)合稱為「義屬東非」(Italian East Africa),自此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共存在同個框架之中。

二戰過後,戰敗的義大利把義屬非洲交由英國託管,而聯合國忽視厄利垂亞的獨立要求,讓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組成聯邦,但讓厄利垂亞享有地方自治權,厄利垂亞正式成為衣索比亞的一部份。1960年,厄利垂亞因尋求獨立,與衣索比亞關係緊張,時任衣索比亞國王塞拉席一世(Haile Selassie)隔年宣布,厄利垂亞成為衣索比亞第14省,點燃獨立戰爭導火線。

衣索比亞兼併 點燃厄利垂亞獨立火苗

除了衣索比亞併吞厄利垂亞引發戰爭,衣索比亞王室壓迫穆斯林也成為厄利垂亞尋求獨立的原因,因為主導獨立戰爭的「厄利垂亞解放陣線」(Eritrean Liberation Front,ELF),初期只有穆斯林加入,但在厄利垂亞正式被兼併後,原生活在厄利垂亞的基督徒紛紛加入ELF,開啟29年8個月又4周的獨立戰爭時期,直至1991年5月29日畫下句點。

1993年4月,厄利垂亞在聯合國監督下舉行獨立公投,高達99.83%選民支持獨立,僅0.17%反對,同年5月29日正式獨立建國,不過厄利垂亞才建國5年,誘因邊界問題與衣索比亞開戰,當時厄利垂亞軍隊進入位在邊境的爭議城鎮巴德梅(Badme),該鎮被衣索比亞劃入北部的提格雷州(Tigray Region),因此厄利垂亞軍方與提格雷州武裝分子和安全警察交火,此事隨即演變成正規戰爭。

邊界爭議引發戰爭 2國關係緊張20年

厄、衣2國之間的戰爭還擴及周邊的索馬利亞與蘇丹,厄、衣藉由支持索、蘇內部的武裝組織,來拉攏盟友,導致該區域局勢不穩,加上厄利垂亞才打完近30年的獨立戰爭,衣索比亞在這期間也經歷內戰,雙方戰事讓原本就已經重創的經濟更難復甦,還帶來更多災難。2000年,聯合國、非洲聯盟(AU)前身組織「非洲統一組織」(OAU)和歐盟(EU)斡旋下,2國簽署《阿爾及爾協議》,結束這場因領土爭議掀起的戰爭。

這場戰爭的「元凶」巴德梅鎮也交由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CPA)進行裁決,2002年結果出爐,裁定屬於厄利垂亞,但衣索比亞仍占據不歸還,使得20年來厄、衣關係水火不容,但在阿比4月就任衣索比亞總理後,情況出現轉變,衣索比亞政府6月公布歸還巴德姆的計畫;阿比更首度對厄利垂亞進行國是訪問,為雙邊關係開啟歷史新頁。

受夠戰爭了!厄、衣可望解決爭議

根據非營利組織「國際危機組織」(ICG)統計,1998至2000年間的戰爭奪走7萬至10萬人民,而其他統計指出,這場打了2年的戰爭造成30萬人死亡;阿比也向在戰爭中喪命的厄利垂亞士兵家屬致意,「你們應該享有和平與祥和,對於戰事及談論戰爭,都已經受夠了。」伊薩亞斯則說:「我們會攜手合作,敬我們的貴賓,我很高興你們今天看到厄利垂亞人真正的感受。」

人在瑞典的衣索比亞人權分析師梅斯芬(Mesfin Negash)直言:「這不是普通的訪問,也不是平常的外交關係,這是發自內心情緒的日子,和平進程由人民主導,(厄、衣)2國不能再無視公眾壓力。」厄利垂亞資訊部長葉馬內(Yemane Gebremeskel)在推特放上阿比與伊薩亞斯會談的照片,「在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雙方利義的基礎上,帶來正面改變」。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