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祚來專欄:美駐華大使館前發生爆炸,中美關係開啟對立模式

2018-07-28 06:20

? 人氣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外發生爆炸案,發生原因目前有多種說法(AP)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外發生爆炸案,發生原因目前有多種說法(AP)

美國駐華大使館前發生爆炸,同時,中美經貿戰打開序幕之時,更嚴峻的挑戰接踵而至,美國將在更多的領域與中國形成敵對關係,新冷戰某種意義上已然開始。所以,美國大使館面前的爆炸,似乎是一種預示,爆炸原因是為了反美,還是因為仇恨中共,警方還沒有公佈背後的原因。但無論怎樣的結果,人們都不會吃驚,因為美國大使館作為美國在華的象徵符號,它對一些人是自由與正義的象徵,而對另一些人,卻是敵對勢力的領地。

有段子調侃:在中國北京,有兩處設施前面排隊人數最多,一個是中國國家信訪局,另一個就是美國駐華大使館。一些在中國上訪無門的人將投訴信函寄往美國使館甚至送到美國大使館門口,更是屢有發生。通過上訪人員超想像地將這兩處完全不同職能、不同國家機構的地點串在一起,構成了某種隱喻。

一、美國大使館門前的爆炸

北京時間7月26日下午,美國駐華大使館門前發生爆炸,北京官方發言人認為這是一起個案,但他們沒有解釋,為什麼這樣的個案發生在美國大使館門前或針對的是美國大使館。

針對美國駐華大使館的爆炸五年前就有發生:2013年12月13日下午17時30分左右,疑似一名外地訪民在北京的美國駐華大使館門外不遠處引爆自製爆炸物後,受傷倒地。隨後被附近的大使館員警帶走。知情人表示,聽說這位訪民冤情深重,長期得不到解決,走投無路,才去美國大使館爆炸。

中共官方不願意直面這樣的悲劇內情,所以事情發生之後,就遮掩過去,不會進行深度報導,而這背後中國冤民與美國的深層關聯,美國的媒體也難以正視,為什麼?因為美國或美國駐華大使館具有任何其它國際機構不具有的象徵意義。古代的人們遭遇不公冤情,會對著天空呼號,而今天,美國以自由與公義象徵屹立於世界,中共無法為百姓主張公義,那麼,就對著美國使館呼號,美國使館無法進入,極端的案例就可能發生。

遠的不說,我們細數1989年以來,在美國駐華大使館發生的重大新聞事件:

2012年2月6日,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私自前往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並提出了政治避難申請。

同在2012年,著名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4月27日被友人營救,進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通過兩國高層協調,最終進入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1999年5月8日下午,(中共官方組織的)大學生在美國駐華使館門前舉行抗議活動,譴責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悍然轟炸我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

1989六四之後,著名民主異議人士方勵之夫婦進入美國大使館,美國通過外交努力,使方夫婦進入美國。

上述與美國駐華大使館有關的事件,均成為當時世界級新聞,而且具有標誌性的象徵,美國大使館營救與庇護民主異議人士,卻也成為王立軍這樣的中共高官投奔之地,為什麼要投奔敵對勢力的在華飛地?因為他們心中已有共識:這片美國飛地可以保障他的基本人權或生命安全。而後來的事實也說明了這一點,只是,任何侵犯過他人權利的官員,難以獲得美國的政治庇護,只能讓他完成一次安全過渡。

陳光誠成功逃出後,美駐北京大使館安排他在朝陽醫院身體檢查,妻小也前去探望。(美聯社/八旗提供)
2012年,維權律師陳光誠成功逃出後,美駐北京大使館安排他在朝陽醫院身體檢查,妻小也前去探望。(美聯社)

這次美國大使館門前爆炸事件發生後,有人仍然認為,這是一次在北京上訪無望的人,或者希望獲得美國簽證的人,因絕望而採取的極端行動。但還有網友認為,這是反美極端人士對美使館的暴力恐懼襲擊。

當代中國,對美國仇恨的毛迷或原教旨馬列人士確實非常之多,但除了1999年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國轟炸之後,中共官方組織的那次示威之外,很少看到諸如司馬南、周小平這樣的極端反美人士以個人名義或小團體的名義,前往美國駐華使館抗議示威,更別談用恐怖方式對使館進行襲擊。也就是說,許多人在中國大陸的反美,更多的是一種情緒,或者乾脆就是表演,以取悅中共當局,而前往美國使館示威抗議,則需要中共暗中組織,因為在中國是不允許非中共允許而進行公開示威抗議的。

那麼,為什麼訪民不去中共重要的建築譬如中南海門前自爆,而前往美國駐華大使館呢?

如果說到權威性,聯合國的機構或聯合國人權機構在華的辦公地點,更應該是上訪人員提交上訪信件或申訴之地,美國簽證處這樣的地方,與維權並無關聯。

現實的情形是,上訪族並不去具體思考哪個國際機構更適合自己上訪維權,不僅如此,像聯合國的機構不僅在華形同虛設,在其聯合國總部也形同虛設,難以為中國大陸國民提供援助,而美國政府、美國的駐華使館卻更具國際正義象徵,如果美國「有關方面」不能幫助自己維權,最起碼要讓美國有關部門「震動」一次,以此實現一次有價值、有國際影響力的自我毀滅。

從有限的現場目擊資訊披露看,這次爆炸事件,當事人並無意於對使館人員或簽證的人們進行襲擊,因為他手舉爆炸物時高喊:「閃開」。我們是否可以將此次自爆行為視同一次像行為藝術類似的「行為政治」,目的是讓國際社會與媒體關注到,他的苦難在中共治下無救,最後只有訴述自我毀滅的燥炸,讓世人關注、反思,以此控訴中共的暴政。

二、中美開啟對立的新時代

中美貿易逆差達五千多億美元,巨大貿易逆差的背後,是中國經貿對美的超限戰,超限戰作為中共掠取美元的國家戰略,背後是低環保、低人權優勢,而低人權優勢,就是用中國百姓的血汗來製造低廉的產品,以博取國際市場巨大的份額,在此層面上講,任何國家只要使用了過低的物價,國家與消費者都分享了中共的無恥經濟利益,成為一種有罪的消費。

這種有罪的消費或者有罪惡感的消費模式,會不會因特朗普總統發動的經濟保衛戰而得到遏制?撲面而來的貿易戰,加上美國認知到與中共已然形成的新冷戰,在給中國人民帶來失業與通貨膨脹之時,是否對長遠的政治利益有所改變?

來自美國之音華盛頓的消息,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約霍(Ted Yoho)7月26日星期四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舉行的有關南中國海的研討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時說,美中關係現在進入了從競爭到對立的新階段。「習近平使中國走上一條日益與國際規範不相符並不利於美國國家利益的道路上。」 這位眾議員認為,南中國海是一個絕好的案例。他說,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說明了美國與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的關係現在為什麼必須被界定為對立,以及為什麼美國早就應該轉向一個更為對抗的立場。(據美國之音報導)

川普總統所言,美國現在只是經濟反擊,因為美國已經在經濟上被中共打敗了。巨大的貿易逆差,美國的知識成果大量被中共竊取,中共媒體與機構可以肆意在地美國進行宣傳、滲透,美國各個州都佈滿了中國各類特工或資訊人員,某種意義上,中共一直在「侵略」美國,對美國進行全方位的暗戰,一條看不見的戰線早已在美國拉開。

有心人只要翻看一下中共南斯拉夫使館被轟炸之後,江澤民的公開講話就完全清楚,中共隱忍政策背後對美國的復仇圖謀:「如果沒有當年毛主席、周總理領導我們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下搞出的原子彈、氫彈和人造衛星,我們不會有今天這樣安全的局面,恐怕早就挨打了。在這個世界上,最後還是要拼實力的。我們要臥薪嚐膽,一定要爭這口氣!」(摘自《江澤民文選·第二卷》)

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遭到轟炸。中國掀起了大規模民間抗議浪潮。圖為廣州市大學生上街抗議(圖源:VCG)
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遭到轟炸。中國掀起了大規模民間抗議浪潮。圖為廣州市大學生上街抗議(圖源:VCG)

稍懂得中國歷史的人都明白,「臥薪嚐膽」這四個字的復仇意味,為了復仇,一個國家最終是要滅掉另一個國家的,無論過怎樣恥辱苦難的生活,最終的目的一定的實現(所謂的韜光養晦的本質,原來是在這裡)。

中共如此險惡用心,居然沒有一個文明大國領導人去重視,各國領導人們,三四十年以來,與中共只談經濟,從不談「政治」,越來越少地談人權,殊不知,中共的經濟是政治經濟,中共的文化是政治文化,連中共的人權與環保,都從屬於政治,政治問題如果不解決,永遠不可能解決與中共的任何經濟、人權問題,中共江澤民臥薪嚐膽之時,文明世界卻將這個政權融入到世界經貿組織之中,希望通過經濟方式,逐步讓中國納入到世界文明生態中,畢竟經濟的方式是互利的,是和平的改變。

二十年的時間,中共不僅沒有改變其政治屬性,反而變本加厲地敵視普世價值,敵視文明世界,利用世界經濟來做大做強自己,加強對本國人民的控制,以低人權、低環保、低工資優勢,不顧本國人民利益,瘋狂攝取美元資本,並以此經濟實力,來實現軍事與經濟殖民擴張,與文明世界抗衡。

直到現在美國才將中共政權視同敵對勢力,而中共政權從建立的那天起,從中共黨員對中共的旗幟宣誓那天起,就已將美國與西方世界列為最大的敵對勢力,我們無法理喻的是,為什麼美國主流社會如此後知後覺?為什麼美國主流社會對中共的基本政治國策從來沒有追問與反思?直到中共對美國經濟發動超限戰,直到中共對美國發起了多年的全面的滲透與知識資源的盜取,直到美國總統認為的美國被中國經濟上戰敗。

此時,反思二十年來、五十年來甚至百年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重大失誤,正當其時。

*作者為獨立學者 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