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盤點全台農漁水利會 選戰投藍或投綠

2018-08-04 18:00

? 人氣

張榮味(左)入獄,民進黨還是沒能掌控農會。(柯承惠攝)

張榮味(左)入獄,民進黨還是沒能掌控農會。(柯承惠攝)

雲嘉南地區》張榮味服刑  雲林二監如「青埔宮」

中南部農會系統影響力最深的非前雲林縣長張榮味莫屬,一位曾協助綠營操盤去年農會選舉的人士直言,雖然張榮味入監服刑,但每天要會面他的人相當多,地方甚至戲稱收容張榮味的雲林第二監獄儼然成為「青埔宮」(張榮味私人住宅位於雲林青埔)。

張榮味入獄,藍營雲林選情鬆了

該操盤手直言,張榮味對當地派系而言是「資源分配者」,地方派系喬位子、搶資源,必須要有一個夠分量的「大哥」出面調停。如今選戰接近,張榮味卻鋃鐺入獄,對於地方派系一定有影響。

目前雲林主要有四大派系,以林文瑞為首的林家主掌水利會;「許派」掌門人是曾任兩屆縣長的許文治,其子前立委許舒博現在活躍商場,政商勢力龐大;張榮味原本系出「林派」,壯大後自創「張家班」,勢力遍及中部農漁會、雲林縣議會,地方都知道,在雲林,是國民黨聽命張榮味。

張榮味(右)雖然入獄服刑,影響力卻絲毫未減。攝影/柯承惠
張榮味(右)雖然入獄服刑,影響力卻絲毫未減。攝影/柯承惠

另一派是四湖鄉前議長蘇金煌,上屆選舉已帶著兒子蘇俊豪投靠綠營。外界預估,二○二○年水利會改官派後,林家的水利會為了爭取公家資源,勢必影響輔選藍營力道,加上帶槍投靠的蘇家,二○年總統、立委選舉前,民進黨在中部地區農田水利會系統應能與國民黨拉成五五波。

台南農產品行銷要靠市府

「張榮味入獄,國民黨雲林選情一定會鬆垮。」雲林立委蘇治芬表示,張榮味案宣判前,地方就傳說國民黨縣長參選人張麗善會被換掉;張榮味入獄後,與張家死對頭的地方派系紛紛推人參選,最具指標性的就是虎尾鎮長選戰,本來都喬好了,張榮味入獄後,許多不選的人紛紛捲土重來。

全國農會藍綠版圖,只有當年帶農、漁會投靠綠營的陳明文所在嘉義縣是綠大於藍,但去年全國農會改選,也無法改變藍大於綠的結構,連民進黨長年執政的台南、高雄、屏東農會都難以撼動。

蘇治芬坦言,這是結構問題,農漁會向來是間接選舉,地方派系長年把持會員名冊,「農會現在都變世襲,做不了正事,反而都被地方家族壟斷!」她曾推動《農業法》、《漁業法》修法,希望導正農漁會選舉風氣,但法案至今仍被擱置。

在多次政黨輪替後,國民黨勢力在台南市農漁會明顯鬆動,尤其各區農漁會傾力行銷在地農漁產品時,須仰賴市政府協助,和民進黨關係愈益密切,各區農漁會已鮮少出現為藍營輔選的大型造勢活動,少數農會更已變天,理事長改披綠袍。

民進黨拿下台南執政權初期,農漁水利會每逢選舉仍公開為國民黨候選人舉辦造勢活動,民進黨雖獲得不少農民支持,但在基層走動時,始終感受一股來自農漁水利會的力量在影響選情。

「民進黨無法改變這個狀況的主因,是國民黨和農漁水利會幹部的關係盤根錯節,彷如多年的共生結構。」民進黨台南市長參選人黃偉哲競選總部總策畫郭國文指出,經多年來從領導人切入,及不少人參加農漁會選舉,才慢慢改變生態。

雖然目前農漁會幹部仍以國民黨員居多,但他們深知必須和民進黨打好關係,加上行銷農漁產品是農漁會最重要工作,郭國文說:「目前已經沒有農漁會和水利會公開挺藍的問題,藍綠陣營都是靠各自人脈爭取農漁會系統支持啦!」

不是悄然淡化,就是逐漸變色

地方人士分析,民進黨執政多年,參加農漁會選舉的人愈來愈多,形成制衡作用,立場偏藍的農漁水利會幹部轉趨低調;且農漁會重點工作是推廣農漁產品,輔選功能漸失,而行銷農漁產品時必須借助市政府,台南立委由民進黨全包,民進黨議員席次也愈來愈多,想參與農漁會的地方人士為保有影響力,不得不向民進黨靠攏。

在水利會長官派修法立場上,國民黨籍的嘉南農田水利會會長楊明風鑑於水利會非公務機關,只能望汙染源興嘆,認為賦予水利會公權力有其必要,因而支持修法,並強調「水是清的,不能有顏色」,被國民黨視為「倒戈」,此次台南市長選舉,傳出國民黨不再尋求他的支持。

而各區農漁會的政治色彩不是正悄然淡化,就是逐漸變色。例如善化區農會理事長丁水明立場親綠,和民進黨關係良好;玉井區農會因長期搭配市政府行銷芒果,和民進黨互動友善;而出身國民黨家族的新化區農會理事長李偉智,此次參加台南市議員選舉,更直接披上綠袍參選。

不過,許多農漁會幹部迄今仍是國民黨員,與高育仁家族也有交情。高育仁之子高思博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南市長,自然也積極爭取農漁會和水利會系統的支持。

高思博陣營指出,雖然現在農漁會不再有公開造勢力挺的活動,但高思博前往拜會時,許多人還是會熱心引薦其他人力挺,顯見即使水利會改官派、農漁會和市政府的關係再密切,只要展現參選和改革決心,國民黨依然可以獲得支持。(胡宥心、黃奕)

中彰地區》藍倉伸港成破口  魏明谷推動骨牌效應

《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訂後,彰化農田水利會的組織脈絡初步被斬斷,對民進黨而言已不足懼。農業大縣彰化縣在民進黨搶攻下,藍倉伸港鄉農會成為破口,國民黨則力求穩住盤勢。

國民黨沒資源,叫不動農會樁腳

近年農民自主意識強,農會掌控力日漸下滑。以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的故鄉溪州鄉為例,公民數僅約兩萬三千人,鄉農會會員卻高達近五千人,國民黨牢牢掌控了鄉農會。但上次鄉長選舉,吳音寧的表哥黃盛祿代表民進黨豪取近六成選票。

彰化縣二十六個鄉鎮市農會向來掌握在國民黨或泛藍手中,民進黨毫無抗衡之力。不過,尋求連任的民進黨縣長魏明谷在國民黨執政的伸港鄉,獲得鄉農會理事長、前任總幹事陳秀菊支持,陳雖不正面表態,但據瞭解,她將實質力挺魏明谷。

破口一開,據傳芬園鄉農會也倒向魏陣營,逼得部分觀望的藍營農會保持中立。魏明谷故鄉的埔心鄉農會也偏藍營,但這次選戰就不動如山,中立態度明顯。

國民黨縣長參選人王惠美極力在鄉鎮市農會固樁,效果卻有限,除了中央及地方都不再執政,最大癥結出在黨產沒了,選舉所需資源無法流向基層農會幹部,一名農會幹部即明言:「國民黨不出錢,難道我們自己出嗎?」

擔任彰化縣長後,魏明谷在基層農會戮力拔樁。攝影/郭晉瑋
擔任彰化縣長後,魏明谷在基層農會戮力拔樁。攝影/郭晉瑋

彰化縣農會總幹事廖振賢任職超過二十年,偏藍的他和王惠美是早年「二五金蘭會」的換帖,自然相挺。但廖振賢八年前曾有意角逐縣長大位,超大布條高掛縣農會大樓,讓人印象深刻,後來傳出被國民黨勸退,大動作倏起倏落,傷害不小,影響力有待觀察。

全國農會龍頭曾是魏明谷手下敗將

而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出身彰化,同樣力挺王惠美,只是蕭景田從社頭鄉長到彰化縣副議長、立委,一路披掛藍袍達陣,卻在六年前的立委選戰敗給魏明谷,四年前推出兒子蕭延青代表國民黨角逐社頭鄉長,以三六%得票率大敗給民進黨劉錦昌的六○%得票率。雖然蕭景田身為全國農會龍頭,又是國民黨中常委,但能透過農會影響的選票恐已大打折扣。

彰化區漁會位於王惠美大本營所在的鹿港鎮,總幹事陳諸讚長期和王惠美交好,也挺身相助鞏固王的鹿港票源,但受限於區域,擴展票源有限。

至於彰化農田水利會部分,目前雖仍由親藍勢力掌控,會長呂炉山是「彰化南霸天」縣議長謝典霖家族的重要夥伴,在謝家現仍按兵不動的情況下,呂炉山不見得會挺王惠美,王只能透過會務委員主席蕭博修等人帶領走訪地方。

整體而論,魏明谷在基層農會戮力拔樁,能否出現骨牌效應?王惠美在漁會及水利會固樁有成,能否堅守城池?都是未來的觀戰重點。

台中市農會轄下有二十二區農會,原由紅黑兩派分別掌握,紅派長期占多數,縣農會也一直是紅派的禁臠。原台中縣紅派源自林派,林獻堂姪子林鶴年退出政壇後,由出身地方農會的蔡鴻文掌派頭,他集結各鄉鎮農會組成十八兄弟會,控制台中縣農會系統,也是紅派至今掌控多數農會的原因。

林佳龍掌政為綠營撐開農會空間

劉松藩家族是紅派中最具實力的大家族,除他曾任立法院院長外,弟弟劉松齡長期擔任大甲鎮農會總幹事、侄子劉德成是前國大代表、侄子劉銓忠曾當過省議員及立委。

紅派勢力最強時掌握十七個農會系統,還有眾多金融機構與企業。而黑派勢力主要在潭子、梧棲、神岡等地。

民進黨林佳龍擔任市長後,終於在農會撐出一點空間,民進黨拿下潭子、后里、和平三區,黑派則有梧棲、龍井、烏日、東勢、新社、大安等六區,其餘十三區屬於紅派。(丁嵐、白映祿)

高屏地區》綠營長期執政  高雄市農會成藍營孤島

高雄目前有二十六個農會、七個漁會與十六個農田水利會工作站,水利會員六萬餘名。民進黨鳳山區市議員參選人林智鴻表示,這些地區性團體和高雄市府保持緊密合作。去年選出的高雄區漁會理事長謝龍隱、水利會會長呂文豪,都表態支持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

高雄水利會轉綠,影響力卻不如以往

高雄農田水利會以往是藍營「紅派」橋頭堡,「白派」則長期經營高雄農會系統,兩者會員高度重疊。地方人士指出,國民黨高雄黨部疏於整合紅白兩派,且長久以來水利會成為「選舉機器」,對農民照顧不足,民心思變下,高雄水利會長二○一○年改選,終於由前民進黨高雄縣黨部主委李清福攻克。而已故紅派掌門人林仙保之子林益世深陷貪汙官司,派系勢力一蹶不振,一四年、一七年高雄農田水利會改選,國民黨也無力再推候選人。

李清福在初選階段就表態支持陳其邁,即使因貪汙入獄,但子弟兵呂文豪於改選後勝出,水利會系統整體來說仍是支持陳其邁。不過,高雄水利會的政治影響力不如以往,地方人士指出,以前地方選舉與水利會緊密合作,從水利委員到小組長協助候選人層層固樁已不復見,「即使民進黨市議員候選人都需要多個系統同時支持才可能當選。」

「高雄地方派系的關鍵就是農會!」林智鴻直言,長期執政的民進黨幾乎已能掌握漁會與水利會,各區農會也與陳其邁緊密合作,唯市農會還是由高雄白派、親王金平的理事長蕭漢俊主導。蕭與前高雄市長陳菊過去互動良好,雖然政治色彩偏藍,未明確表達支持陳其邁,但也沒有幫韓國瑜動員。

地方人士指出,漁會長期雖由藍營人士把持,但選舉過程中政黨色彩並非關鍵,高雄區漁會會員全台最多,過去由親藍營的黃一成(黃派)主導,上次選舉已淡出。

李清福是首位民進黨籍的高雄水利會會長。攝影/林瑞慶
李清福是首位民進黨籍的高雄水利會會長。攝影/林瑞慶

屏東農漁會政黨色彩漸淡

屏東地區則有二十四個農會、五個漁會與十八個農田水利會工作站,水利會員六.四萬名。屏東水利會一○年「綠化」前,由國民黨林派掌控。但地方人士指出,屏東縣長期由民進黨執政,歷任縣長蘇嘉全與曹啟鴻對農漁會照顧有加,與林派互動良好,兩大系統政治色彩漸淡,對於民進黨的支持穩定上升。

民進黨徵召的屏東水利會會長黃信茗成功於一四年連任,他長期受到屏東蘇系(蘇嘉全、蘇震清)支持,雖然角逐縣黨部主委失利,輸給現任縣長潘孟安支持的李清聖,但在縣長選舉上仍表態支持潘。

四面靠海的島嶼縣澎湖,容易給人漁會力量一定大於農會的錯覺。其實澎湖縣農業人口雖少,但因農會超市的關係,農會反而掌握許多商品想進駐的業者,在地方上擁有龐大影響力。

擔任縣農會總幹事超過二十年以上的陳一正,是國民黨籍議長劉陳昭玲的胞弟,他看準澎湖沒有生鮮大賣場,把在台灣顯得奄奄一息的農會生鮮超市,在澎湖經營得風風火火。澎湖五鄉一市都有農會生鮮超市,加上農會的工作職缺、貸款等,影響力不容小覷。他更與王金平所屬高雄白派的農會系統結盟,變成澎湖最有力量的政治勢力。

澎湖漁會對選舉影響有限

值得觀察的是,七月二十一日國民黨縣長參選人賴峰偉競選服務處揭牌同天,也是陳一正母親舉行告別式的日子,王金平擔任治喪委員會榮譽主任委員,並為老夫人牌位點主,卻未到賴峰偉場子致意。

而漁民眾多的漁會,背後最大政治勢力原是望安鄉葉家幫,核心人物為前縣議員葉明縣、前鄉長葉忠入、前秘書許志輝等人;現任漁會總幹事蔡月嬌是葉明縣之妻,十幾年來掌握漁會實際事務。

但漁會產銷功能不彰,漁民紛紛轉為自營商,對漁會向心力不足,加上葉明縣與胞弟葉忠入因收賄遭判重刑入獄後,葉家班瀕臨瓦解狀態,下屆漁會總幹事寶座,蔡月嬌有被取代的危機,對於年底選舉影響力有限。(李佳穎、張家豪、廖璟華)

桃竹地區》鄭文燦著力深  農漁會藍天變綠地

桃園農漁水利系統的組織,包括市農會、十三區農會及共同經營的桃園肉品市場、果菜批發市場等,另有位於南區新屋的中壢區漁會與北區的大園桃園區漁會,水利系統方面則有桃園區的桃園農田水利會及平鎮區的石門農田水利會。

國民黨執政時,農漁水利會被喻為「國民黨的外圍組織」,其中各地農會信用部每逢大小選戰,更扮演國民黨「小金庫」角色,發揮靈活調度選戰資金的重要功能。

吳志揚「惜敗」一切開始改變

桃園農漁水利系統「藍天變綠地」最早始於水利會。八年多前,時任國民黨中常委的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李總集,卸下八年總幹事、五屆會長長達二十八年任期,掀起會長激烈競選。

甫卸任議長的曾忠義原擬轉戰會長職務,卻因黨內縣長提名初選和吳志揚為主的吳家埋下嫌隙,爭取會長參選受阻,由吳志揚支持、時任縣府秘書長的劉志清出馬,和曾被朱立倫延攬出任農業局長的綠營人士黃金春對決。

黃金春獲前副議長黃金德支持,「黃金拍檔」聯手拿下會長寶座,黃金德則出任總幹事,讓長久來一片藍的桃園農漁水利系統,首度出現綠化。

桃園農田水利會有十多萬名會員,灌溉面積轄管桃園、新北與竹縣,向來是國民黨重要選戰部隊。但四年後改選,國民黨卻缺席,黃金春同額選舉成功。政壇盛傳,吳伯雄在愛將、前立委廖正井居中引介下,協調國民黨不推出人馬,但黃金春會力助吳志揚競選連任的「默契」。

鄭文燦「天天都是選舉天」

豈料政壇生態丕變,挾著「小英旋風」的鄭文燦和吳志揚二度交戰,以些微票數「逆轉勝」拿下市長寶座。鄭文燦自此著力深耕,除水利系統,連農漁會也漸產生質變。

升格後的桃園市,每年農曆年前後開春的農民節大會,是十三區約五萬名會員的重要盛事,鄭文燦從不缺席。出席與農友相關大小活動,鄭文燦必強調對農民的照顧不打折扣,包括農保三○%自負額由市府編列預算支應、老人農保免費全國首創。

積極作為下,桃園市農會理事長李文政、常務監事游象紀、總幹事蔡瑞源雖是國民黨籍,且四年前力挺吳志揚,但一六年總統大選公開為蔡英文站台。

前民進黨中常委黃金春(右)8年前以無黨籍身分拿下桃園水利會會長寶座。卓峰然提供
前民進黨中常委黃金春(右)8年前以無黨籍身分拿下桃園水利會會長寶座。卓峰然提供

擁有龐大的行政資源、行政團隊強力奧援,鄭文燦「天天都是選舉天」,強力放送對農漁及水利農友的照顧政策,各區農會「三巨頭」對國民黨大小選舉漸採「惦惦」的態度,向鄭團隊靠攏。

年底選戰國民黨和陳學聖喊出「投鄭文燦等於投蔡英文」說法,在藍大於綠的桃園是否衝擊選情,鄭文燦不敢掉以輕心,唯恐「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歷史教訓在桃園重演!

新竹市農會理事長陳全桂及轄區橫跨新竹縣市的農田水利會會長徐元棟,均為資深國民黨員。

竹市基層對農田水利會法制化有雜音

但在農田水利會完成改制修法,農委會近日更發函強調「行政中立」下,對國民黨選情衝擊大於民進黨。

據悉,兩會都不表態,而曾任副市長的徐元棟更辭去政黨相關職務,用行動強調「行政中立」;農會人士也私下重申「選人不選黨」的大原則。

新竹市選民結構藍大於綠,挑戰連任的民進黨籍市長林智堅則揚棄藍綠,以建設新竹為競選主軸,維持穩定領先。

地方人士分析,新竹市產業性質和其他縣市不同,農漁會系統雖然掌握一定票數,但對大選實質影響層面不大。

至於農田水利會方面,林智堅上任後積極推動清淤、整理汙水下水道管線(避免排到灌溉渠道)等政策,受到基層關注。

但國民黨提名的前市長許明財、現任竹市議長謝文進,加上可能參選的前市長蔡仁堅,在農漁會都具有一定實力。

地方人士指出,二○一六年總統大選,蔡英文在新竹市農漁會席捲不少選票,但三年後基層對於農田水利會法制化頗有怨言,民進黨必須嚴防效應發酵。(卓峰然、侯柏青)

宜蘭地區》派系瓦解  宜蘭農會系統政黨色彩濃

對比其他縣市農會系統由派系把持,宜蘭地區農會組織政黨色彩較濃,地方派系早已瓦解,僅剩礁溪鄉還有吳派、林派之爭。熟悉宜蘭農會系統的地方人士透露,總統、立委、縣長選舉時,只要農會三巨頭(理監事、總幹事)政黨色彩確定,幾乎票源就可以確定了。

至於地方派系式微,其實是國民黨自己斬斷派系對縣長的控制權。一九七二年國民黨推出與地方派系無淵源的李鳳鳴當了兩屆縣長,八年期間派系享有的縣府資源漸漸淡出,李鳳鳴政績、風評不佳,讓「黨外」的陳定南有機會進取縣長,奠定民進黨在宜蘭的政治實力。

地方人士透露,雖然沒有派系把持,但一些資源豐富的農會選舉競爭激烈,像是三星、礁溪、羅東經濟事業體龐大的農會,理監事改選時都是政黨把握的重中之重。這些農會擁有豐富資源,不像板橋農會是靠土地價值或是農民人數眾多取勝,它們靠的是供銷部跟信用貸款部。

國民黨縣長參選人林姿妙背後有羅東鎮農會相挺。攝影/郭晉瑋
國民黨縣長參選人林姿妙背後有羅東鎮農會相挺。攝影/郭晉瑋

三星鄉、礁溪鄉農產品全國知名,每年產銷金額相當可觀;羅東農會則有養生事業當財庫,資源多,自然競爭也大。民進黨在宜蘭執政後,較能直接掌握農會選舉,因此像是三星、礁溪農會,農民投票傾向本來即綠大於藍,加上歷任民進黨執政者經營努力下逐漸綠化。

羅東農會比較偏藍,這次要與民進黨參選人陳歐珀競爭的林姿妙,就是羅東鎮長出身,地方實力堅強,且又繼承過世丈夫的政治資源,在農會系統與握有執政優勢的民進黨勢均力敵。

地方人士分析,綠營能掌握的地區農會組織有頭城、員山、礁溪、三星、壯圍;藍營掌握的則有羅東、宜蘭市、冬山、五結、蘇澳,藍綠比例拉成五五波。(胡宥心)

雙北地區》雙北都會區鈔票比選票多

新北市長選戰白熱化,侯友宜除了全台輔選走透透,還深入新北農會固樁;民進黨蘇貞昌也積極走訪農會,拔樁企圖強烈。新北市農會有會員四萬兩千多人,能直接影響的選票十分有限,但因農會、水利會都擁有龐大資產,鈔票遠比選票多得多,不論藍綠參選人都想「攬牢牢」。

新北農會系統綠營難打入

蘇貞昌日前親邀板橋農會理事長廖裕德加入「會做事連線」,拉攏意味濃厚。板橋農會在新北市農會中,會員人數並非最多,卻是全台最有錢也最會賺錢的農會,每年平均放款超過百億元,光利息收入就上億元,加上出租不動產、開超市等業外收益,至今累積的總資產已超過五百億元,板農因而成為候選人爭取拉攏的對象。據瞭解,廖裕德雖是無黨籍,但常務監事郭宏政與國民黨較友好,整體藍營色彩較濃。

屬於都會型的板橋區農會,是全國最會賺錢的農會。攝影/郭晉瑋
屬於都會型的板橋區農會,是全國最會賺錢的農會。攝影/郭晉瑋

蘇系幕僚分析,新北市二十四區農會中,農會三巨頭:理事長、常務監事、總幹事都是親綠的農會完全沒有,綠營要打入農會系統,需與現有農會幹部合作,單靠綠營挑戰地方農會幹部,幾乎完全敗下陣來。

鈔票是農會、水利會最大武器

民進黨的困境在於現任市長為國民黨籍。地方政府農業局掌握農會總幹事考核權,而考核結果關乎中央補助,農業局給的壓力甚至大過農委會,因此蘇貞昌只能一區一區拜訪農會。蘇系幕僚也批侯友宜因握有行政資源,才能大張旗鼓成立農漁會後援會,找地方農漁會三巨頭「大拜拜」。蘇貞昌按照時程規畫最晚九月初跑完新北市農會。

台北市農會現有北投、士林、內湖、木柵等九個區農會,會員總數約七七○○人。在柯P執政下,綠營對農會的掌控力明顯強過新北市。熟悉地方生態的藍營輔選人士指出,雙北農民都是長居多年的在地人,投票傾向很鮮明,如陽明山區的農民多數挺綠,文山區貓空的茶農也較支持民進黨。一位文山區現任藍營議員就直言:「傾向綠營的農會邀請國民黨議員出席,只是怕被質疑是為民進黨輔選,但現場的人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會投給我,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拉票。」

一位新北市府官員認為,雙北農民人數在選票中占比不到五%,農田水利會會員人數也不多,難對選舉勝負產生作用。

台北市農田水利會有瑠公農田水利會和七星農田水利會,會員各約一萬人,會長分別為林濟民、周師文。兩者均在北市擁有龐大土地房產,總資產保守估計至少破千億,其中瑠公水利會現金就超過百億元,七星水利會也有六、七十億元現金。

藍營輔選人士說,農會及水利會最大的武器不是會員選票,而是手中多到用不完的鈔票。如農會經常在選前花錢辦各種活動,「提供議員參選人拉票的好機會」。水利會核心幹部則強調,台北市兩個水利會多年來一貫保持中立立場,不涉入藍綠對決,也不會動員會員支持特定人選。柯營也評估,水利會對於年底台北市長選戰沒有太大影響。(胡宥心、晏明強、蕭介雲)

關於農會,你必須知道的六件事

Q1:農會是政府單位嗎?

A1:不是,農會是基於特別專法《農會法》成立的公益社團法人,受到《農會法》規範。

Q2:只要是農民就是農會當然會員嗎?

A2:不是,農民只是成為農會會員的資格,還要經過申請及審查才能成為會員。此外,在農業上有特定成就(像是發明新式耕耘機或參與農業推廣工作等),或是在農場、林場、牧場工作者,也有資格申請加入。要注意的是,農會會員單位是戶,也就是你們家戶口名簿上的人只能選一個申請,只要年滿20歲但不一定要是戶長!

Q3:我從雲林古坑搬到斗六,我的農會會員會籍還在嗎?

A3:你得先退出古坑鄉農會,然後申請加入斗六市農會,而且年資會重新計算,年資歸零可就不能參與選舉了。雖然斗六和古坑都屬於雲林縣,但《農會法》規定的農會基層組織是基於鄉鎮市區這一級行政區,兩者的農會系統並不相同。 

Q4:我已經是農會會員,我可以參選農會什麼職務?投票決定哪些職務?

A4:只要你是會員,又達到職務法定的年資,就可參選或是投票決定基層農會的理事、監事、會員代表、總幹事、農事小組組長、副組長。奧妙之處就是當你選上了這些職務,也獲得了縣市等級農會的會員資格,可參與縣市級農會的業務討論。

Q5:那媒體上說地方派系掌握農會系統又是怎麼回事?

A5:因為縣市級的農會理監事,是由鄉鎮市區級的基層農會會員代表選出來的,不同鄉鎮市區農會會員代表組成換票聯盟,約定壟斷理監事席位輪流擔當,久而久之就成為跨鄉鎮市區的派系。

Q6:掌控農會到底為何可以操控地方政治?

A6:台灣的《農會法》定有四大業務:農業推廣業務、經濟業務、金融業務、保險業務。許多政府的農業政策和農民福利推行都會透過農會,這讓農會既有錢又有權。尤其是農會本身設有金融和保險部門,承攬政府提供的低利貸款以及福利發放,是地方重要金流。
加上地方農會面對基層農民本身,具有組織動員力。凡此種種,讓地方農會在地方政治、甚至縣市級選舉上有重要影響力。(編輯部)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