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災別怕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瀚興觀點:總統先生,今日我們都是共和黨!簡評全聯廣告風波

作者認為,廣告目的要「吸睛」,而非「招怨」,廣告商對全聯的行為,不能說不是夾帶個人主張,而置委任人利益於不顧啊!(資料照,截圖自全聯臉書)

作者認為,廣告目的要「吸睛」,而非「招怨」,廣告商對全聯的行為,不能說不是夾帶個人主張,而置委任人利益於不顧啊!(資料照,截圖自全聯臉書)

日前知名全聯超商中元節廣告影片,其拍攝手法細膩,然虛構人物陳先生,被眼尖的觀眾認為影射:1980年代不幸喪生的陳文成先生,引起漣漪。全聯公司旋即將影片下架,並否認事涉政治。然恐越描越黑,筆者亦有評述。

影射文學的極致,恐屬曹雪芹的《紅樓夢》為最:從80回未完稿但以此部分最佳,到有稱曹君已完稿108回,另有擁護高鄂續成120回版本,分可以當代紅學名家:蔣勳、劉心武、白先勇等老師為代表。年輕朋友或問:一部小說為何命途多舛?原因無他,因為它涉及康雍乾三朝,皇室與貴戚等的權力鬥爭,又隱含作者半自傳的記載,觸犯朝廷禁忌;即便曹君業已稱「甄士隱」(真事隱)與「賈雨村」(假語存),然難逃官方刪改與後人增補,使得後人無法就曹君「原汁原味」,一窺堂奧,乃文史界一大憾事。

承前,陳文成先生作為主角原型,是否創造話題?或者政治目的?筆者不敢直接揣測。然而,陳教授在而立之年,卻因政府約談,一去不返,留下的妻子遺族,情何以堪?無論發生於那個時代與地點,皆令人流一把同情之淚。然系爭影片有此寓意,乃公知之事實,現今既無清代文字獄,又非如曹君逝世後,大作任人刪減,作者無力抗議。試想:一個影片卻要東藏西躲,不能說不是對言論自由的一種戕害。影片自行下架,恐屬庸人自擾!

然而,廣告商此舉是否正確?或謂:這影片若真影射陳教授,亦屬禁忌突破,並非消費往生者。亦有以:廣告應依業主指示,若存弦外之音,應預先溝通,而非暗渡陳倉云云。為釐清上開疑義,律師與廣告業皆屬自由業,筆者試舉執業經驗論之:我們常聽委任人說,為何有時長官和對造態度如此,你律師都不嗆回去?我則回答:「人當然都有脾氣;然而,決定訴訟成果者,豈能隨意得罪?與對造怒目而視,又能算有風度?若因我個人好惡,輕率躁進,讓您官司因得罪長官而敗訴,難道是好的?」誤會旋即冰釋。承前,縱人道觀點,理應同情陳教授,然該廣告影片迴響,則正反兩極,廣告目的要「吸睛」,而非「招怨」,廣告商對全聯的行為,不能說不是夾帶個人主張,而置委任人利益於不顧啊!

末以,大家都稱道的共和黨美國總統隆納雷根,當他被刺客槍擊,他與醫生說:「請告訴我太太南西,我太老了,閃不了子彈。」他又半開玩笑的說:「醫生,你們是不是民主黨員啊?」醫生誠懇的回答:「總統先生,今日在場的醫生都是共和黨!」美哉斯言!即便原是民主黨,醫療的醫生,豈能出工不出力!試問:受人之託,若慷業主之慨,行自身政治主張之實,豈能稱光明磊落?希望下回全聯委託廣告商,不須再三確認:「你是那個黨?」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