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他開拓了正義的國度《風傳媒》專訪薩克思

2015-05-02 23:20

? 人氣

奧比.薩克思是南非前大法官同時也是自由鬥士。(楊子磊攝)

奧比.薩克思是南非前大法官同時也是自由鬥士。(楊子磊攝)

如果說,從種族隔離體制轉型為今天的民主南非,是20世紀最勇敢最美好的故事,那麼,還有誰比奧比.薩克思更適合作為信使,告訴我們民主寬容的訊息。這不只是因為他曾經犧牲一手一眼,也不完全因為他是南非新憲法的締造者(當然,這絕對是了不起的成就),而是他為我們擴展了正義的視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唐奬法治獎得獎人奧比.薩克思今年第三度訪問台灣,在唐獎的安排下接受《風傳媒》的獨家專訪。

談及南非成功的民主轉型,薩克思提出幾個重要因素,包括打破種族區隔,而且一開始就有不分種族的視野,追求的是人的自由,同時尋求國際支持等。

讓敵人有發聲機會 找到共存的空間

在這個過程中,手段是重要的,因為大家必須生活在同一個國家,如果將不同族群視為敵人,大家以後無法共存,但如果很清楚的界定種族隔離體制才是敵人,那麼,體制是可以改變的。

所以,南非開始協商新憲法時,「give voices to our enemy, have to looking into each other's eyes(讓敵人有發聲的機會,讓我們正視對方)」,為大家找出共存在一個國家的空間。

薩克思認為,現在的南非也許仍不完美,有很多嚴重的問題,但已建立堅實的民主基礎。民主本身也許無法解決問題,但它擁有巨大的能量,讓我們能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認知真相比把人送進監牢有意義

然而,我們也問薩克思,種族隔離政權造成的傷害,不可能隨著歷史新頁就消失無形,南非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過去的加害者只要願意坦白,就可以得到赦免,這是不是為了真相而犧牲正義?

「我們必須開拓正義的國度」,薩克思認為,修復式正義(restorative justice)更有力、更有意義也更深遠,如果你強調懲罰,最大的問題就是證據;而且該懲罰誰,是作壞事的那個人?是背後指揮的政治人物?從中獲利的企業家?要為過去的罪行找到正義,非常困難,但如果重點放在體制,那就不同了,因為我們可以改變體制,我們可以要求過去的刑求者說出真相,說出他們過去做了什麼事,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正義,「可能比把人送進監牢更有意義。」

談到陰謀炸傷他的人,薩克思說,他不會用「寬恕(forgive)」這個字。主導炸彈攻擊的人不會說:「對不起,我炸斷了你的手。」但那個人願意到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並且來探望薩克思,當他說他看到沒有手的薩克思有多震驚,「he knew that,now it is real」,這是有意義的,薩克思說,「他也許不能算是我的朋友,但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國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