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特爾專文:從新疆穆斯林的集中營和人權危機,台灣可以學習到什麼?

2018-09-03 05:50

? 人氣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高壓統治(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高壓統治(AP)

中國漢人總數超過其人口的百分之九十,根據中國憲法,中國是個多民族國家。然而,自本世紀前十年起,穆斯林的憲法權利有系統地遭到侵害,其中以維吾爾人受害最深。在種族上,居住在中國廣大西部地區的維吾爾人屬突厥人種。長久以來,當地的情況惡劣不堪(我從2013年起造訪該地,在此強調:本文內容幾乎都來自我個人的經驗或者我與目擊者的接觸)。2016年,陳全國被任命為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他原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早已聲名狼藉。

對穆斯林、人權的嚴酷迫害 二戰以來最大犯罪

自從習近平在十三屆全國人大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連任的限制,情形更快速地發展為對穆斯林、對人權最嚴酷的迫害,這是自二戰以來世人見證到的最大犯罪:一個對於維吾爾族人及其文化最違反人性且高效率的種族滅絕。

重要的是,台灣人民必須知道這個情形,因為它指出中國政策的轉向,而新疆的狀況則表明了習近平的凶惡政權如何逞能行事。

對中國而言,新疆是「一帶一路」政策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區域。中國為確保其關鍵利益而做的無恥暴行,在新疆種族屠殺中顯露無遺。對中國而言,南太平洋是另一個關鍵利益,在此,台灣顯然是中國的首要目標。知道中國已經倒退成什麼樣的暴虐極權主義,這對於台灣人民具有極大的益處。

臉部辨識攝影機、檢查站構成嚴密監控系統

我不詳述中國當局對穆斯林擴大採取的鎮壓措施,只簡短概述基本事實。目前的情況是:對於維吾爾人和穆斯林少數族群而言,新疆是一個大規模的露天集中營(「再教育營」):當局設置了一個布滿臉部辨識攝影機的嚴密監控系統,以及無處不在的檢查站,來管理維族人的一舉一動,防範分裂分子暴力活動。

中國穆斯林取得護照極為不易,旅居國外的族人被強召回國,若不從家人就會成為報復目標。和外國人結婚的婦女被迫離婚,否則親屬會被強制拘押。即便在自治區內旅行也嚴格受限:在旅館過夜需要特別許可,外國廠牌的行動電話被禁用,維族人只能使用安裝間諜軟體的國產手機,這些都是透過街道監控和住家搜查來實現。

在微信中發布任何關於宗教的貼文會遭到關押。擁有任何宗教物品,尤其是《古蘭經》或祈禱用的跪墊都不被允許。婦女禁戴頭巾、禁穿穆斯林罩袍,男人禁止蓄鬍。公共場合的宣傳標語上提醒著:「不要影響現代文明社會!」、「讓美麗的頭髮飄起來!」伊斯蘭被視為不文明,未開化,而「現代文明」的意思就是「崇拜習近平」。

中國已實際將這款「信鴿系統」應用於至少 5 個省份,其中包括爭議不斷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圖/智慧機器人網提供)
中國已實際將這款「信鴿系統」(無人機監控)應用於至少 5 個省份,其中包括爭議不斷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圖/智慧機器人網提供)

禁齋政策、濫行逮捕,「再教育集中營」遍布新疆

學校和大學被要求在齋戒月期間不得封齋,禁齋政策更延及學生的父母,他們不准為孩子做出壞榜樣;此外,在學校也禁止教授維吾爾語。在如此廣大的地區直接監督執行所有的措施,顯然不可能。因此,當局強制部署了一個恐怖的高科技監控系統,讓每個人都恐懼會遭到拘押。

事實上,人們會在罪名根本不確定的情況下被送進監獄,沒有任何法律協助,家人往往不知道當事人遭到逮捕的原因。長期監禁後,家人會被告知當事人判處5或7年的徒刑──沒有進行任何正式審判程序。今年七月,習近平在中阿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致詞時用「願真主賜你平安」(Salāmu Alaykum)問候阿拉伯國家領導人,但在新疆,維族人卻被禁止用這句道安詞彼此問候;據傳,「憑真主的意願」(inshallah)已經被「憑黨的意願」所取代。

「再教育集中營」遍布新疆,內部擁擠不堪,衛生條件惡劣,和納粹集中營相去無幾(我的友人中包括了見證人,以及現場目睹這些集中營的人)。持有哈薩克護照回中國探親的人,也會遭到中國政府拘押。接受旅居國幫助的新疆人倘若被遣返回中國,不是面臨牢獄之災,就是遭到刑求或處決,他們的親屬不是被監禁就是失聯。我在新疆的一位聯絡密切的友人也失去蹤跡。

維族人可能在集中營遭到殺害,只是因為中文不好、不會唱國歌,或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CERD)的一項報告指出:中國約一千萬維吾爾人中,有十至三十萬人被關押在集中營裡。

穆斯林被迫違反教規:飲酒、吃豬肉、嘲笑伊斯蘭教

在再教育營中,維族穆斯林被迫違反教規:飲酒、吃豬肉、嘲笑伊斯蘭教、自我譴責或批評伊斯蘭教思想、頌揚黨也頌揚習近平。「營友」必須高唱嘲笑伊斯蘭教的歌曲並隨之起舞,讚頌共產黨;這些都是通過刑求強迫執行;其中包括類似美國關達納摩灣拘留營(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裡殘酷的虐囚方式。許多關押在集中營中的人被殺、自殺或輕生,屍體則遭到秘密丟棄;人們甚至懷疑有人體器官被摘取牟利,但當然這是不可能被紀錄的。

另一方面,伊斯蘭教法(Shariah,沙里亞法),主張人死土葬,但在這裡,維族亡者的土葬愈來愈多被火葬取代,好根除伊斯蘭傳統文化。西部邊陲城市喀什,是珍貴的穆斯林文化古城,除了市中心一小部分的老城區之外,大部分已被重建的中國現代建築破壞,設計缺乏品味,像是觀光景點,百分之七十的清真寺遭到破壞。新疆清真寺的伊斯蘭新月標誌已遭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中國的五星旗。

警察在新疆和田大巴扎外的地段巡邏。(美聯社)
警察在新疆和田大巴扎外的地段巡邏。(美聯社)

維吾爾女性被迫和無神論漢族男子結婚,有如國家安排的強暴

長久以來,維吾爾人有系統地被招募去監視家人、監視左鄰右舍,這要「歸功」於現任中共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他原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如法炮製壓制西藏的手法。因此,人們寧願不和家人朋友交談,以免給他們或自己招致危機。維族家庭也被迫讓負責監控的共黨幹部入住家中一段時間,同時住家旁邊到處都安裝了監視攝影機。

丈夫被拘押在集中營,孤兒寡婦深感絕望。許多維吾爾兒童由於雙親都被拘禁,被帶往設備簡陋、擁擠不堪的孤兒院接受轉化教育,像是中共的傀儡娃娃。維吾爾青年如果不是被懷疑從事恐怖主義活動而遭到殺害,就是被關押;一些村莊幾乎人人都被抓進集中營;維吾爾女孩被迫和無神論的漢族男子結婚,有如由國家安排的強暴。中國男性人口絕對過剩,許多光棍都娶不到老婆。因此哪些男性願意用這種方式結婚可想而知,任何瞭解漢族中國人沙文主義的人都能想像,這些男性會如何對待他們的維族妻子。

這是一種極度違反人性、狡猾但卻有效的種族滅絕。維族文化和新疆的伊斯蘭教消滅的危機已迫在眉睫,而中國一千萬的回民也將遭到同樣的災難。就我個人熟識的友人而言,他們面臨的是日益增長的壓力,中國的基督徒亦然。

台灣首要外患就是中國,除了強化和美國的關係別無選擇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成功鞏固政權,終身成為中國的絕對領導人。中國的政策隨之進入一個新階段。中國公然宣示要取代美國、奪取世界霸權。現今中國當局的政策由無恥的沙文主義、種族主義和對人民的集權支配所主導。中國以完全控制人民為目標,不僅要消除伊斯蘭教,也要消除一切宗教與非漢族文化。根據這一觀點,習近平想實驗把整個中國建成前所未有、全面監控的國家。對維族穆斯林而言,活著無異於折磨,接下來其他少數民族也不會倖免。中國很快就會成為所有國民的惡夢。

中共政權嚴重威脅人權,狡詐地通過經濟勒索來控制世界。眾所皆知,台灣首要的外患就是中國,習近平主政的中國顯然不會做出任何妥協。台灣必須以一切方式阻止中國的控制,否則人民生活會陷入混亂,而受到習近平狡滑、暴虐的極權統治。習近平主宰的中國已經降格為二戰時日本的軍國主義;而中國對亞洲的控制就會比當時的日本更殘暴、更違反人性,習近平本人就是證明。

台灣除了強化和美國的關係之外別無選擇,並且要明確表示:永遠不會屈服於中國的挑釁,中國每一個不懷善意的嘗試都會導致直接和美國衝突。此外,台灣也要加強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它們也害怕主權受到中國操控。如果台灣能在美國的幫助下,以堅定的立場,斬釘截鐵拒絕中國的侵略,這對亞洲、對人類都是幸事。

君特爾(Hans-Christian Günther)是德國佛萊堡大學(Albert-Ludwigs-Universität Freiburg)教授,國際人權觀察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