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決不代表勇敢熱血與正義!」吾爾開希悼楊偉中:今天讓我們暫停表達憤怒

2018-08-31 21:53

? 人氣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30日傳出於庫克群島溺水身亡,定居台灣的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見圖)為此特地發文哀悼。(資料照,顏麟宇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30日傳出於庫克群島溺水身亡,定居台灣的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見圖)為此特地發文哀悼。(資料照,顏麟宇攝)

前國民黨發言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30日傳出於庫克群島溺水身亡,定居台灣的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為此特地發文哀悼。吾爾開希在以〈憤怒決不代表勇敢熱血與正義〉為題的文中表示,他所認識的楊偉中,面對言詞挑戰,都抱持著「我只是想把話說清楚」的態度,理直氣緩,義正詞婉。吾爾開希說,他深信,「台灣社會今天對楊偉中的不捨與懷念,正是表達出了對這種精神的渴望。」

吾爾開希在文中指出,對於楊偉中的逝世,網路上也有不少政治立場對立的對嗆言論,形成除了悼念之外另一種極不和諧的聲音,但「也許,只是在我看來不和諧,很多人是很喜歡這種網路言論氛圍的吧!」吾爾開希認為,網路上出現的刻薄言詞,和楊偉中生前「所呈現出的理性精神以及面對不同立場的聲音溫和堅定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

吾爾開希強調,「公共知識分子,以及政治從業者,如楊偉中,堅持理想,堅持理性,多一分理解,多一分自省,也才是盡責的態度」,否則,說重一點,都是對創建今天自由民主環境的前輩們的不敬!因此,吾爾開希期望,「今天讓我們暫停表達憤怒--因為憤怒決不代表勇敢熱血與正義--才是對楊偉中最好的緬懷方式!」

【吾爾開希全文】

憤怒決不代表勇敢熱血與正義

楊偉中去世,引起的反響是巨大的,熟識他的朋友們會念及他的熱誠謙遜,電視上常看到他的觀眾們會記得的他的辯才無礙同時溫文儒雅;當然,為救愛女而犧牲自己,英雄氣概和悲劇性,也讓很多即使不熟識他的人們心中自然產生欽佩感。

我跟他雖不敢說是好友,卻也有過多次的接觸,見面打招呼也早已經過了稱兄稱哥的階段而是直呼偉中開希,也有過幾次嚴肅的對談。昨天深夜聽到噩耗,也和許多朋友一樣,難以置信,不勝唏噓,更對他留在身後的妻女處境深深同情,祈願還身在異國他鄉的母女堅強勇敢。

今天也許大家依然停留在悲慟的情緒之中,但網路上也已經有不少政治立場對立的對嗆言論形成除了悼念之外另一種極不和諧的聲音——也許,只是在我看來不和諧,很多人是很喜歡這種網路言論氛圍的吧!

我想,我希望,今天大家對楊偉中的悼念和不捨,很多是出於對他生前所呈現出的理性精神以及面對不同立場的聲音溫和堅定的態度的欣賞和懷念吧!而同時,網路上在他去世的時刻還出現的刻薄言詞,就和偉中的這種精神形成鮮明的對比。

如果你在讀到本文這裡心中的獨白是:“沒錯,X營(或XX黨)的人們真是沒有格調,不可理喻,毫無人性,等等等等。那麼抱歉,我的批判對象之中也包括你。

我曾經有一次在台灣的大學演講,與台下的學生互動,問了他們一個問題:如果碰到不熟悉的議題,你們如何形成判斷,有沒有人會是先看藍綠政黨立場再決定自己的立場?台下學生舉起的手臂數量之多令我瞠目結舌,我因震撼出現的表情和十幾秒的無言,使得台下出現了笑聲,而我依然是驚詫無言。

任何一個嚴肅的問題,通常都有多個思考角度和層次,但要在資訊爆炸的今天,閱讀、推理、思考和深度闡述越來越變成奢侈品,反之,驚悚的標題,簡單並付之情感宣洩的文字,強烈聳動煽情的字眼,才是網路時代每個人尋找社群認同的便利品。轉貼與憤怒的表達,更是有如文字泡麵上面的辣椒油,讓人藉著刺激性的氣味,努力吸引他人眼光的最簡單方法。

我的臉書公開頁面上有很多來自中國的網友,有很多謾罵批判的聲音,我一般處理的方式分為兩種,如果認定是中共政權的打手網軍所為,言詞粗鄙謾罵恫嚇而沒有內容,就直接刪除封鎖;另外一種,他們的情感是樸實的,誤信了只有片面之詞的中共宣傳洗腦言論,他們對我的立場,在資訊不足的前提下,無論是對我當年的所作所為,或是這些年被中共說成與西方反華勢力的合流,或是今天我對於無論西藏、新疆、台灣獨立議題的開放態度,因情感上無法接受而提出的挑戰,我就會很客氣,也很耐心地作出回答,甚至會讓其它一些網友不耐,為我抱屈,轉而斥罵那些他們心中的五毛黨,勸我無需浪費時間跟他們對話。

我覺得他們是一群長期身處在中國資訊封鎖的狀態之下,不明就裡甚至可以說是被意識強姦的的人們,可以說是受害者,也是我們追求中國民主自由的力量需矢志為之努力的目標族群,更重要的,我從來不認為他們是我們的敵人,不認為網路上的憤怒表達可以帶來真理。

今天的台灣,在內部真的本不該有這麼強烈的對立和暴戾之氣,當然,全球網路的推特現象(一百四十字的推文限制導致的集體膚淺與焦慮)以及媒體與政客之間的互相利用並共同墮落自該承擔這種現象的主要責任,藍綠政黨和政客們利用這種膚淺化也使這種現象更形嚴重,而為此付出代價的自然是人民。

成熟的民主建立在負責任的權力結構之上,擁有權力越大就越應該負責,比起政府,權力更大的是選民,選民,包括校園裡需要對複雜議題作出判斷的大學生,也包括在電視機前電視談話性節目中找到思考方向的觀眾,抑或在電腦屏幕前坐著積極建立社群人格的網友們,可以用手中的遙控器,鍵盤或是手機的輸入、刪除與分享按鍵,決定讓暴戾之氣要麽遠離,要麽生根台灣。

公共知識分子,以及政治從業者,如楊偉中,堅持理想,堅持理性,多一分理解,多一分自省,也才是盡責的態度,否則,說重一點,都是對創建今天自由民主環境的前輩們的不敬!

我所認識的楊偉中,手中永遠拿著一本正在閱讀的書,面對所有的言詞挑戰,都抱持“我只是想把話說清楚”的態度,理直氣緩,義正詞婉。我深信,台灣社會今天對楊偉中的不捨與懷念,正是表達出了對這種精神的渴望。或許,今天讓我們暫停表達憤怒--因為憤怒決不代表勇敢熱血與正義--才是對楊偉中最好的緬懷方式!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