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捲土重來》實驗療法奏效、疫情獲得控制 剛果倖存者卻背負污名標籤:所有朋友都怕我!

2018-09-04 08:00

? 人氣

中非的剛果民主共和國自5月以來爆發伊波拉疫情,最新一波感染疫區位於該國東北部伊圖里省與北基伍省,116個確診病例中,已有77人死亡,其中15人是醫護人員。2013年至2016年,伊波拉病毒在西非大流行,奪走上萬條人命的殷鑑不遠,剛果政府已批准5項實驗性療法,當局與世界衛生組織嚴陣以待,避免疫情擴散。雖然目前新藥確實收到成效,疫情逐漸獲得控制,但相關單位仍不敢掉以輕心,全力防止疫情蔓延到戰亂地帶。然而,民眾知識不足讓衛教工作難以推行,擊退病毒的倖存者也面臨鄰里的排擠和污名。

實驗藥物奏效 康復返家卻面臨流言蜚語

剛果伊波拉疫情再起,萊尼的女兒帕斯卡琳感染伊波拉病毒,幸虧接受實驗療法而好轉。(AP)
剛果伊波拉疫情再起,萊尼的女兒帕斯卡琳感染伊波拉病毒,幸虧接受實驗療法而好轉。(AP)

一旦罹患伊波拉病毒所導致的出血熱,平均致死率可達50%至90%,更可怕的是,這種致命病毒基本上無藥可治。不過,最新一波疫情爆發時,剛果政府特別批准實施5項實驗性療法,希望能從死神手中救回寶貴性命。北基伍省(North Kivu)15歲的帕斯卡琳(Pascaline Kahumbu)就是首批服用美國研發的抗體「mAb114」並因此存活的患者。回憶起女兒發病那晚的場景,帕斯卡琳的母親萊尼(Leoni Kahumbu)仍然餘悸猶存:那天晚上,萊尼發現女兒倒臥在浴室,到處血跡斑斑,「她甚至沒有力氣起身,我去叫了救護車。」

拜實驗療法所賜,帕斯卡琳逐漸康復,但倖存的她無法倖免於來自街坊的敵意與恐懼,就連沒感染伊波拉病毒的萊尼都承受了連帶的污名:「就算檢查結果是陰性,所有的朋友仍然畏懼我。」萊尼接受隔離檢查返家後,發現為了防止病毒傳播,全家人的財物都被破壞殆盡,「我整天都關在家裡看電視,只要我離開家,周遭就會竊竊私語,指指點點,說我是伊波拉感染者的父母。」心理學家現在一天至少拜訪萊尼家2次,幫助他們適應外界的流言蜚語。

衛教知識不足 防疫窒礙難行

恐懼來自於衛教知識不足,居住在北基伍省大城貝尼(Beni)的萊尼一家尚且如此,偏僻地區的資訊匱乏情況可想而知。更讓人擔憂的是,伊波拉病毒能透過死亡患者的體液傳播,當地居民卻頑強抵制推行安全埋葬的衛生人員,紅十字會的康德醫生(Balla Conde)在聲明說道:「我們在某些地區感受到居民的恐懼和憤怒,反對紅十字會的團隊埋葬死者。」

剛果衛生部表示,當地天主教布藤博-貝尼(Butembo-Beni)教區的主教特意在上周接種疫苗,藉此鼓勵具感染風險的民眾主動向當局通報,傳統巫醫也接受了伊波拉防治的訓練。剛果衛生部的衛教工作還包括澄清謠言:社群媒體謠傳「吃洋蔥可以防範伊波拉」,衛生部特別發布告示:「這不是真的!除了給你壞口氣,讓旁人自動與你隔離之外,洋蔥並沒有任何保護效果。」

衛教宣導對伊波拉防治工作至關重要。(AP)
衛教宣導對伊波拉防治工作至關重要。(AP)

人口稠密、戰亂頻仍 控制疫情不簡單

身為伊波拉病毒的發源地,剛果民主共和國(RDC)史上共爆發過9次伊波拉疫情,但病毒首度來到最新一波疫情肆虐的所在地:東北部的北基伍省與伊圖里省(Ituri)。儘管剛果當局擁有多次與伊波拉交手的經驗,卻在這裡面臨截然不同的挑戰:此處不但人口稠密,更有許多武裝團體在此交戰,爭奪豐富的礦藏資源。出於安全風險,醫護人員無法進入叛軍控制的區域,因此難以追蹤是否出現新病例。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8月29日表示,斷言疫情是否穩定下來「為時過早」。

儘管防疫工作面臨諸多困難,但近來入住伊波拉診所的多數患者都接受了當局新批准的實驗療法,也對曾接觸病患、暴露在感染風險下的民眾施打新疫苗,剛果衛生部門稱,迄今已有超過5400人接種疫苗。治療、追蹤、預防多管齊下,世界衛生組織8月31日發表聲明,表示控制疫情的措施正在發揮作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也報導,前陣子總是滿床的治療中心,如今收治的病患人數不到原本的一半。

雖然防疫之路有所進展,但剛果衛生部長伊隆加(Oly Ilunga)依然不敢掉以輕心。他說在醫護人員進駐前,首批患者可能已經傳染給下一波潛在感染者,包括家人、鄰居、醫療人員,這些人仍處於病毒潛伏期,「雖然確診病例數已開始減少,但我們必須保持警惕。」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