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告別王柯 一個時代的終結也是開始

2015-05-15 16:38

? 人氣

立法院長王金平15日宣布不參與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余志偉攝)

立法院長王金平15日宣布不參與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余志偉攝)

四十年有多長?勤力點的人,從呱呱墜地到早生華髮。孔老夫子講四十而不惑,年輕時想不清楚的事,這個時候想清楚了。這是人生的「中點」,活到這個年紀,可以老氣的自嘲一句,「過了大半輩子」;到了這個人生的「拐點」,人生質量基本定型,而生理將加速衰老,人在高峰還有更上層樓的可能,否則,中年底氣難與年輕人拚搏。

在立法院一待將近四十年的立法院長王金平,面臨人生最重要的抉擇,在勸進阻進兩方力量拉鋸後,在國民黨提名初選領表截止前,他以「道歉聲明」婉轉表達「退」的態度。因為言詞中既無不領表,也無不參選,更無不接受徵召,論者有人罵他沒膽,有人嘲諷「子彈繼續飛」,國民黨2016進入延長賽,不過,從其聲明,所謂「延長賽」,大概只是讓名嘴們繼續飛,讓國民黨內放話陰謀論再吵個兩周,以免無話可談,而賽局差不多已進入尾聲,這不只是王金平婉轉退出總統選舉,而是國會一個時代結束的先聲。

王金平聲明要旨簡單歸結:第一,抱歉無法讓大家相信他足堪大任;第二,他是國民黨永遠的黨員,要當團結的種子。言下之意,有人(另一股力量)不相信他,而這股力量造成執政黨不團結,他為了團結放下個人榮辱,誠如已經領表的副院長洪秀柱所言,王金平是在「流言(放話)阻卻下」而退選。果若其言,流言即發揮阻卻之力,那麼王金平真的就不選也罷,因為他已沒有再拚搏的底氣了。

王金平時年七十四,照孔老夫子的說法,這是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紀,意思是不會幹出出格的事,什麼叫出格的事?除了道德上的定義,就是不再有衝動做逆勢有風險的事。

對王金平而言,留任不分區並繼續擔任國會龍頭,是他最安全也最熟悉的事。當他感慨黨內不團結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想一想,他最怨恨的人,就是為他修改黨章,讓他得以久任十六年立法院長的人,馬王有爭,錯必不只在一方。但更重要的,四十年國會議員、十六年議長,留下什麼?唯「喬王」之「譽」嗎?

馬英九如果夠狠,就該鼓勵王金平參與初選,或用盡手段擺平初選領表者,改徵召王金平,讓王金平歷經大選震撼,然後和他一樣,留下難堪的告別身影,一次結案,不留懸念。不過,馬英九的權術和心胸一般,水平都不太高,結果王金平退選,挨罵的還是馬英九,確實可笑。

而國民黨落入今日處境,所有檯面上的所謂天王,無一可逃避責任,奇特的是,藍軍還陷入等待天王的迷思而不可自拔,對政治、政治領袖的想像還停留在李登輝時代、甚至蔣經國時代。馬、扁十六年,留下的還是殘局,連幾乎無人可與之爭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還看不出帶來更新想像的可能,既是殘局也是悶局,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時間,或許要比我們想像得更久。

2016年,將是告別的年代,國民黨看來不會再給王金平續任不分區的特權,就像民進黨不會給柯建銘續任不分區的優遇,柯建銘重選區域難度不低,沒有王柯的國會,未必更好但求不會更壞;而王柯能做的,就是為自己留下相對不遺憾的句點,套用王金平的聲明:「對攸關國計民生重要法案,儘速完成託付,以不負人民殷切期盼。」

至於2016年,是不是走向衰微的年代?在找到答案前,難免要經過一段不短的震盪期,台灣的未來,只能共同承擔。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