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正義與東廠之間畫上等號,還毫無違和感

張天欽自甘東廠,摧毀了蔡政府「轉型正義」的正義性。(顏麟宇攝)

張天欽自甘東廠,摧毀了蔡政府「轉型正義」的正義性。(顏麟宇攝)

以正義為名,以東廠為榮,民進黨這個黨,還能展示出多少醜陋,實著令人好奇。

「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我子彈準備好了...他就說南榕先生要自焚啊…不直接去講這個,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了」。「現在有選舉考量,用字一定更辛辣」,「在怎麼野蠻也不能砍正義,要操作這種意象,我們正義是一隻腳是奠基在東廠」。張天欽則回應說「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

談笑間,一套如何整肅侯友宜的劇本架構,就這麼產生了,此一官場現形記,令人大開眼界,民進黨的黨格之低,也真乃無下限。

深喉嚨吳佩蓉在聲明稿裡強調:掌握行政資源和話語權的高官,意圖操作此議題,以不正義的手段去對付類似侯這樣角色的人,真的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台灣的民主發展,有必要去學習東歐共產國家轉型正義的做法嗎?這是我心中很大的困惑.....。

關於轉型正義的作法,促轉會主委黃煌雄比較傾向於「南非式和解」,而非「東歐式咎責」。兩種做法的差別,簡單說,前者往前看,意在標舉現代價值,而非清算前朝。後者往後看,意在清算前朝,並以現代價值作掩護。吳佩蓉最在意的,就是這個。

針對黃主委屬意的路線,張天欽在內部會議裡痛批,黃煌雄想用「南非式和解」推動「除垢法」,「我覺得很不爽,我絕對會把它翻案」,「促轉會不接受這套,至少我副主委不接受這套,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人死了當然沒有辦法,沒有死的要想辦法,不然什麼叫做轉型正義」?爆料的該媒體指出,促轉會主委與副主委做法不合,早就不是秘密。

事發後,堅持東廠路線的張天欽火速請辭下台,「行政院」火速准辭,蔡英文火速聲明「發生這件事並不妥適」,賴清德火速切割「完全無法接受」,黃煌雄則火速「三鞠躬」道歉。

總言之,執政當局在火速救選情,也救他們的鬥爭工具。

張天欽是唯一東廠嗎?當然不是。為什麼張以東廠為榮呢?前面有一個因追剿國民黨黨產而平步青雲的顧立雄作為標竿,被譏東廠又如何?民進黨選票很多不怕啊。對民進黨而言,張天欽的東廠路線方為正途,錯就錯在張「形色囂然」,被內部還有正義感的同僚出賣而已。

整起新聞事件,令人意外的不是促轉會內部以東廠為榮,而是竟然還有正義之士。

吳佩蓉揭發的不只是公德問題,還加碼了私德問題。張天欽在台北市最昂貴的地區有房產,存款超過三千萬,還要貪官舍,還要貪官舍內的傢俱家電(以促轉會業務費支付)。根據「立法院」年度預算書,促轉會業務費高達1億,其中還有365萬出國考察費用,不得不說,整肅異己誠乃爽差,最容易立功,又最好賺,還兼獲正義之名。

客觀地說,主委黃煌雄與前副研究員吳佩蓉,還算正派之人,但在一個立意本不正義的機構裡,人何寥落,鬼何多?從張天欽的囂張言論裡,民眾發現的是,原來主委的作用不過是妝點門面,而秉持正義初衷的成員,也恐怕是涉世未深。

稍具史學知識者都知道,蓋棺論定一個朝代或一個人,不經數百年的沈澱,難有持平之公論。而以現代觀點看歷史事件,乃以今論古,則純屬外行人看熱鬧。你大可說孔子是男性沙文主義者,也大可說柏拉圖是奴隸主的鷹犬,就看你基於什麼心態,採取什麼角度去建構故事。

世界上最豐富的轉型正義素材,就是中國正史,今朝修前朝史,怎能不轉型?又怎能不以正義為名?書寫官史者尚有一定的格調與自制,因為史書會傳世,也會成為下一個朝代的話柄。以東廠自居看歷史就不同了,其目標不過是一時的整肅清算,自私的快意恩仇,與自利的掃除異己,不會有什麼格調與自制,務求痛快而已。

台灣的民主制度,一個朝代最多就八年,甚至有可能少至四年,每幾年來一次東廠轉型,清算,鬥臭,台灣還能承受幾次?這是一個沒有終點的自困之路,沒有盡頭的惡鬥。

吳佩蓉質疑,這是我們要的民主嗎?我想說,民主從來沒有保證政治可避免鬥爭的,無論取得權力的途徑是寡頭,或是選舉,東廠都會以不同形式存在。如若想找一個沒有東廠的例證,吳小姐可以找找馬英九檔案,如果他有東廠,王金平早就被幹掉了。如果他確實有東廠,而還讓王金平逆轉勝,這麼弱的東廠,還能稱得上是東廠嗎?有趣的是,馬的支持者可能還嫌馬太笨,不搞東廠的結果就是自己跛腳,並以最難堪的姿勢,被改朝換代。

再怎麼不甘,我們都得承認政治不可能沒有鬥爭,但促轉會令人非議的是,它假正義之名,用民脂民膏豢養一批特務,在取得權力的手段上作弊。以往,政治鬥爭是檯面下不光彩的行為,現在,則是檯面上假裝光彩的壯舉。

切割,撇清,止血,民進黨現在能做的也就是裝沒事而已,一如其他失政的危機處理。促轉會恐怕只是整個選舉作弊計畫裡的冰山一角,倒了一個張天欽,只會讓其他的張天欽更警覺自己身旁有沒有「吳佩蓉」。民進黨內部會因猜忌,而更縮小決策隊伍,確保一切齷齪的政治行為都隱藏在安全的陰影下,「吳佩蓉們」也會迅速消失。

促轉會不是不能存在,若能委員名額能安排在野黨(特別是泛藍政黨),業務範圍能擴大至日據時期,議題能公開透明供輿論檢驗,將目標放在樹立新價值,匡正,規範政治行為,為真正的受害者平反,補償,甚至衍生出正向的制度,符合「憲法」精神,那麼一年一億的預算,民眾也覺得值,否則,任何金額的稅收投入,都是為執政黨養特務而已。

正義與東廠之間畫上了等號,還毫無違和感,足以為台灣民主史,落下最難堪的註腳。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