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就在家旁邊怎麼辦?學者:與其要人不接近,更應找出與動物共存之道

2018-09-17 08:10

? 人氣

棲息於台灣島西側淺山地區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之所以瀕臨絕種,主因即為棲地喪失,其次則為農藥、捕鼠藥毒害及農民捕殺等。像石虎這樣生存於人類活動密集區的保育類動物,因土地取得不易、保育區劃設難度高,讓牠們要與人類和平共存成為一大挑戰。(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棲息於台灣島西側淺山地區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之所以瀕臨絕種,主因即為棲地喪失,其次則為農藥、捕鼠藥毒害及農民捕殺等。像石虎這樣生存於人類活動密集區的保育類動物,因土地取得不易、保育區劃設難度高,讓牠們要與人類和平共存成為一大挑戰。(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裕隆三義廠擴廠計畫,因廠區預定地和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棲地重疊,讓環評陷入膠著。事實上,像石虎這樣生存於人類活動密集區的保育類動物,因土地取得不易、保育區劃設難度高,讓牠們要與人類和平共存成為一大挑戰。專家則認為,保護珍稀動物時,與其要人不要接近,更重要的應是透過研究找出讓人與動物都能生存的方法。

台灣地狹人稠,許多保育類動物的棲地同時也是許多人農牧、生活的地方,導致許多生態保育和人類活動的衝突。以瀕臨絕種、全台數量不到百隻的白海豚為例,農委會2014年就預告白海豚重要棲息地,但遲遲無法公告實施,原因就是因為白海豚的棲地與近海漁業作業區重疊,漁民擔心劃為重要棲地後原先的漁業工作將遭禁止,表達強烈反對

石虎。(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棲息於台灣島西側淺山地區的石虎,也遭遇類似困境。學者研究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之所以瀕臨絕種,主因即為棲地喪失,其次則為農藥、捕鼠藥毒害及農民捕殺等。(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棲息於台灣島西側淺山地區的石虎,也遭遇類似困境。學者研究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之所以瀕臨絕種,主因即為棲地喪失,其次則為農藥、捕鼠藥毒害及農民捕殺等。2016年學者接受農委會委託、調查全台石虎棲地,發現全台石虎數量僅不到500隻,且主要分布在苗栗的淺山地帶。學者因此提出在苗栗劃設3.1萬公頃重要棲地、以保存至少100隻石虎生存的構想。然而,這些重要棲地中高達7成都是私有地,不少居民擔心未來自家土地利用將受限,在地方說明會時大表不贊同,最後全案也不了了之。

「比起不讓人類和動物接觸,要和動物共同生活」

當保育區劃設困難,但人類的過度開發和不友善的土地使用卻持續破壞動物棲地、讓保育類動物生存受威脅時,如何處理動植物棲地與人類活動「扞格」成為一大課題。近年來,台灣生態保育界開始有人提倡區外保育模式,也就是在已有人為利用的地區內,尋找生物與人類共同生活的方式。

「過去我們認為的保育是阻止你做事,但現在的觀念正在調整,」台灣城鄉發展學會理事長吳勁毅認為,相較於台灣高山多已被劃設為保護區,淺山地帶是人為利用地區、不太可能把地全部變成公有,保育者反而可思考如何引導地主作為、以達成保育目標。

石虎(Shan2797@維基百科 / CC BY-SA 4.0)
當保育區劃設困難,但人類的過度開發和不友善的土地使用卻持續破壞動物棲地、讓保育類動物生存受威脅時,如何處理動植物棲地與人類活動「扞格」成為一大課題。圖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資料照,取自Shan2797@維基百科 / CC BY-SA 4.0)

吳勁毅以德國為例,相較台灣保育區佔國土面積8成,德國境內國家法定保育區只佔國土不到1成,因為政府考量若要劃設保育區,將付出相當的財政代價,因此選擇先從熱點分布區開始以公有地換私有地,再透過與地主協調調整土地利用方式串連熱點。吳勁毅說明,德國的保育單位提供明確指引,讓農民知道哪些地方不要播種、或是牧草長高了先不收割,留下動物可以行走的通道。

吳勁毅表示,比起不讓人類和動物接觸,要和動物共同生活,民眾需要由生能學者提供確切的時間及空間資訊,搭配具體的行為指引,也勢必需要進行更多複雜的溝通和討論。好比研究發現某地區的石虎需要活動空間、哪些現存的土地利用型態可能需要調整;又或是當保育者不希望農夫使用農藥影響田間動物,則要向農夫說明田可以怎麼種、如何補償初期的損失等。

今年六月在石虎田出沒的食蟹獴(圖/新竹林管處提供)
目前在苗栗及南投,已有農人主動停用農藥,讓石虎的獵物如老鼠、野兔及鳥類能在田裡出沒,進而讓田地成為石虎的覓食處。圖為曾在石虎田出沒的食蟹獴。(資料照,取自新竹林管處提供)

學者提「動物保育成效給付」提高民眾保育意願

事實上,目前在苗栗及南投,已有農人主動停用農藥,讓石虎的獵物如老鼠、野兔及鳥類能在田裡出沒,進而讓田地成為石虎的覓食處。民間也因此衍生以石虎友善為訴求的「石虎米」。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所教授裴家騏,則進一步提出「動物保育成效給付」構想,規劃若某縣市石虎密度增加、或是目擊新生小石虎,中央就會透過增加縣市統籌分配款給予鼓勵。裴家騏認為,現行的保育補償方式不佳,好比石虎偷吃農民飼養的雞,政府的補償程序長、成效不佳,如果能改為透過保育成效給付一次性補償,把每隻石虎一生中可能為居民帶來的損失一次付清,應能提高一般人保育的意願。

裴家騏也坦言,不少苗栗人認為許多開發案因石虎卡關、因而把石虎視為地方發展絆腳石,甚至說出「有石虎很倒霉」。若有保育成效給付,鄉親也許不用覺得自己必須「相忍為國」,反而會希望看到石虎越多越好。

苗栗火炎山 石虎。(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教授裴家騏指出,不少苗栗人認為許多開發案因石虎卡關、因而把石虎視為地方發展絆腳石,甚至說出「有石虎很倒霉」。若有保育成效給付,鄉親也許不用覺得自己必須「相忍為國」,反而會希望看到石虎越多越好。(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全面劃設保育區仍有難度 政府盼改造國有地吸引石虎移居

農地上的人獸共存或許可透過研究、溝通解決,但當面對大面積開發造成棲地破壞,民眾又該如何監督?吳勁毅則表示,大面積的開發首要應衡量必要性,若無法避免開發,就應具體藉由環境科學量測提出平衡環境影響的補償方法。裴家騏建議政府應更精細區分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並針對極稀少的物種提高保護強度,提撥足夠的經費劃設保護區、進行損害補償,以真正達成保護功能。

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長夏榮生則表示,政府目前的確無法為棲地與人類活動區高度重疊的保育類動物全面劃設保育區,官方的保育工作仍將先以國有林地內為主。夏榮生也說,今年已開始在國有林班地進行棲地營造,意即要改造國有地、吸引石虎移居,如此能受到較多保護,生存威脅也能降低。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