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美國優先下的「台灣牌」,蔡政府外交潰堤

2018-09-18 07:00

? 人氣

「如今蔡英文執意要架空『中華民國』又不去處理與北京關係,兩年多來外交不但進入烽火而且是處處烽火遍地開花,台灣進入『窒息外交』階段,完全是錯誤的外交政策使然,蔡處長之死正是在點醒蔡英文總統該醒醒啦!」(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今蔡英文執意要架空『中華民國』又不去處理與北京關係,兩年多來外交不但進入烽火而且是處處烽火遍地開花,台灣進入『窒息外交』階段,完全是錯誤的外交政策使然,蔡處長之死正是在點醒蔡英文總統該醒醒啦!」(資料照,顏麟宇攝)

美國務院請求派遣美軍陸戰隊駐衛AIT已遭美國防部以「資源有限」而拒絕,訊息很明確地顯示美國務院與國會有意打「台灣牌」,但是五角大廈的全球戰略部署卻有不同調,特別是在東亞與東南亞這一塊,中國的崛起已不再只是經濟上的問題,連軍事趨勢也同樣發生巨變,政治與外交或區域經貿合作等聯盟關係,其實在川普上台之後已經逐步裂解,「美國優先」在這兩年中成了美國對外外交、經貿等主軸。

因應此一主軸的發展而建構的框架早就打破歐巴馬時代美國與盟邦形成的默契,更多的國際資源大量流動至美國,川普是只講究集一切財富於美國而不是分散發於世界各國以廣結善緣,這樣的邏輯下,美國國防部自然會更審慎調整全球軍力部署,沒別的軍事就是國安最重要的保障,因此,進駐/撤防任何地區對美國來說「美國優先」的考量一定會放在參謀聯席會議上來衡量的。台灣自己有沒有智慧來處理這樣的變局而不被人當做棋子來耍弄呢?

「台灣牌」 絕對是在政治外交上一張好牌,不過在軍事上未必是一張必要出的牌。1950年韓戰爆發時,聯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在1950年7月31日「閃電」造訪台北與老蔣總統見面會談,了解國軍當時的實力,可以說拜韓戰所賜,台灣,再度成為杜魯門總統與麥克阿瑟關注的焦點,雖然老蔣想要借著參與聯軍赴韓作戰,進而有可能由鴨綠江打回東北反攻大陸的計畫落空,但是在對於1949年10月25日金門古寧頭大捷的國軍來說士氣正從低谷向上攀升,韓戰帶來的是美國與中華民國共同協防的新階段。

其實,韓戰的爆發蘇聯史達林扮演著關鍵角色,可以說是他鼓動金日成南侵,一度造成南韓情勢危急,杜魯門總統請出了麥帥,從仁川登陸搶回聯軍的主動優勢。而麥帥主動訪台就是想了解並評估國軍登上韓國戰場的可能性,當然國務卿艾契遜與杜魯門總統是不容讓老蔣介入,因為1949年7月時美國務院才發表白皮書,把老蔣與國民黨完全否定。卻沒想到老蔣能在金門古寧頭打敗進犯的解放軍,顯示國軍並沒有兵敗如山倒。金門能夠立足,台澎等地相對地安穩下來,美國此時打出「台灣牌」是政治性目的—也是圍堵鐵幕的一環,杜魯門與艾契遜深切地了解,若是讓台灣國軍登上了朝鮮半島,再越過鴨綠江時,就有可能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杜魯門拒絕了老蔣派國軍赴韓作戰)

還有既是因緣際會也是蘇聯自作自受吧!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1950年1月13日提案要求由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位子與權益遭到封殺後,退席抗議!到了6月25日韓戰爆發時,安理會召開會議在蘇聯代表缺席情況下通過82、83與84號決議譴責平壤開啟戰端、要求停火,並組21國的聯軍來和共產集團對抗。韓戰在1953年7月27日簽定停戰議,咸信與史達林在1953年3月5日死亡有密切關係。

當史達林要求毛澤東派出中國軍隊時(抗美援朝),讓韓戰戰火擴大時間也拉長,雙方犧牲自然擴大,台灣有其政治價值,老蔣可以和老毛抗衡,但是杜魯門骨子裡就只想打一場有限戰爭(1950年1月5日杜魯門發表「不介入台灣海峽爭端」聲明,就和白皮書一樣要讓老蔣自生自滅),麥帥與他的理念不合,自然只有被撤職(1951/4/11),老蔣的國軍反攻大陸夢想同樣也被美方冷凍起來!

68年後的今天,川普總統一上台就先搞出「川蔡通話」,再來「台旅法」、核准14億美元軍售、還有召回與我斷交的三國使節(薩爾瓦多、多明尼加及巴拿馬)……一連串友台措施,看似美台關係愈來愈熱絡,可是從美國防部拒派陸戰隊進駐AIT就可以看出,在五角大廈的全球安全網中,台灣極有可能會是熱戰引爆點,派軍進駐無異給兩岸關係添加更多炸藥,更何況美軍沒有必要在這時候「為台灣而戰」!

再說,《華郵》揭開水門案的普利茲獎得主資深記者伍華德(Bob Woodward)在他的新書《恐懼:川普入主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中,詳盡地揭露了川普決定國內外事務背後秘辛。其中有一段談到朝鮮半島的問題,川普一度不明白美國在朝鮮半島部署軍力的重要性,質疑美國政府為什麼要在當地投入資源?逼得國防部長馬提斯還要向川普解釋,這麼做是為了避免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

伍華德(Bob Woodward)(AP)
「《華郵》揭開水門案的普利茲獎得主資深記者伍華德(Bob Woodward)在他的新書《恐懼:川普入主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中,詳盡地揭露了川普決定國內外事務背後秘辛。」(資料照,美聯社)

此外,談到兩岸關係時,書中提到,即使幕僚提醒川普總統要注意中國大陸,但川普認為,這些問題靠他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就可解決;此外,川普也問幕僚,美國為何要保護台灣,「保護台灣,我們能得到什麼?」反映出川普根本就是一個商人性格總統,所以決策一定是美國利益為第一優先考慮,既沒有什麼國際道義可言,更沒有歷史意識可講,如此現實主義的思維與行事風格,試問民進黨還有主張台獨人士,台灣有多少錢可以「買得動」川普派遣美軍來台?有多少利益可以讓川普覺得保護台灣是很划算的投資呢?

兩年多來蔡政府的外交政策,口口聲聲不要金錢外交,也不要像馬英九時代一樣搞兩岸「外交休兵」,當時還譏諷馬是「外交休克」,如今從蔡英文上台後,WHA世衛大會我方連兩年都遭到杯葛而無法進入會場,接二連三的斷交事件,從與聖多美普林西比斷交(2016/12/21)、接著與巴拿馬斷交(2017/6/13)、再與多明尼加斷交(2018/5/1)、與布吉納法索斷交(2018/5/24),還有薩爾瓦多的斷交更是在蔡總統「同慶之旅」出訪回國第二天爆發(2018/8/21),連連失去五國邦誼,當年嘲諷馬英九因失去甘比亞的民進黨,如今又該如何自圓其說呢?

可怕的是蔡政府不但沒有全盤檢討這麼一連串嚴重的「外交兵變」,沒有究責,更沒有重新擬定突破「斷交骨牌效應」的對策,「斷交部長」還是擔任外長,好像邦交國「歸零」就是台灣國新生之日一樣!完全不當一回事,只知道嚴正向北京抗議,就可以了事!

日前美媒《華爾街日報》披露,教廷與北京已決定要在9月30或10月1日簽定主教協議,外交部第一時間的反應還是一副沒關係,殊不知一旦簽定下去教廷駐華代辦就將立即撤出台北,而教廷駐中國的使館立刻會在北京成立,我在歐洲的唯一盟邦也將劃下句點,這麼嚴重的「外交變局」,蔡政府卻還在「迷信」搞垮中華民國就能建國嗎?

難道忘記了聯合國安理會中常任理事還有中國這一席,要以「台灣國」名義申請入聯,光是北京這一票就會讓你卡得死死的,更何況這些離我們而去的邦交國,從WHA幫我們說話的愈來愈少,同樣在聯合國大會會幫台灣說話的難道會更多嗎?

外長吳釗燮在2018/9/15《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發表專文細數台灣在聯合國推動「永續發展」目標上已取得的成績及對國際的貢獻,並呼籲聯合國要對抗壓力,向台灣打開大門。當然是為了9月入聯的各項活動做張目,並用此來向國人宣誓民進黨外交績效!很明顯地這又是空話一場,因為今年會在聯大幫我們說話的友邦真的少得可憐!而才去薩爾瓦多鞏回邦誼,回台還表示此行成功,沒想到一個月後薩國馬上與我斷交,吳外長「斷交」功力一流,同樣申請入聯明知道外交空間已步步被北京「窒息」快要斷氣了,蔡英文和她的團隊還找不到活路,卻在為空洞的申請入聯擦脂抹粉,更別提暗助「東奧正名」公投,想要一石多鳥,既可「公投綁大選」來維護民進黨政權,又可為台灣建國鋪路,更可以準備建國入聯。

儘管這一切一切的政治算盤是打得如何精妙,斷交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任民進黨如何說得天花亂墜,改變不了這一連串的事實。而造成這個事實背後,當然是北京在操盤,中國外長王毅經營非洲與拉美各國的外交不但是行之有年、扎根甚深,更要緊的是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磁吸的政經願景,吸引的是上兆美元發展契機,外交手段加上經貿合作的共融,各國不會想加入才怪,而一旦加入「一帶一路」那麼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馬上上身,這些國家在對比台灣與北京的市場與願景之後,不會選北京才怪!

蔡政府不去檢視北京這個「一帶一路」的影響,不去避開其鋒而另闢台灣的新出路,反而還要刻意地與北京有所區隔,搞新南向政策,不但處處和「一帶一路」對幹,更麻煩的是用補貼推動新南向,不正是蔡政府一直不屑去搞的金錢外交嗎?結果呢?兩年多來,光是給泰國免簽我方是多麼熱情,可是來泰國的反應又是什麼呢?沒有免簽互惠,加簽的手續費還要加碼,這就是新南向帶給國人的成效與出路嗎?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訪非洲,推廣一帶一路。(美聯社)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磁吸的政經願景,吸引的是上兆美元發展契機,外交手段加上經貿合作的共融,各國不會想加入才怪⋯⋯」(資料照,美聯社)

最讓人痛心的就是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的尋短事件,蘇處長之死很多報導都指向網民或媒體,認為在網路與媒體的無情報導正是導致壓垮蘇處長最後一根稻草。蘇處長的上司駐日代表謝長廷與外長吳釗燮紛紛為他的死而流下眼淚與為他破碎的家庭而難過,長官都那麼「謙卑」地向外界公開對他的「不捨」,連蔡總統也做了要處理好後事的指示。不過,先擺開這些事後的關懷,請教一下:

一、關西機場在天災後的大淹水,造成國內旅日同胞受困,是要趕緊紓困重要?還是要等民眾在網上PO文抱怨時再來解決?

二‘ 滯留日本災區的同胞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我駐日各級單位有沒有一個完整的資訊與服務,在第一時間提供給這些受困的同胞參考,讓他/她們能在最短時間脫困回台?

三、看到中國大陸駐大阪總領事處為陸客所做的一切,我方資源既沒有像大陸那樣豐厚,但是我們的服務品質呢?誰來鼓勵在大阪服務處人有限的工作人員呢?

其實還有很多問題,在此不列舉,因為每一個現場的問題都得靠在現場的工作人員直接當下應變,而所有的問題解決者當然就是由蘇處長一人來承擔,他可以解決的終究有限,遠在東京的謝代表何時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在第一時間就在蘇處長的陪同下一一地慰問關懷與協助受滯的每一位同胞?小英總統在日本風災與震災第一時間勤於打給日相安倍慰問並主動提供支援與捐款,為何不同時也詢問謝代表與蘇處長我國同胞的受災情況如何?需不需要幫忙?支援?想想自己的長官連問都不問,有怎樣的支援可以運用,也都不知道,那麼小英總統或謝代表你們若是蘇處長又會怎樣面對這些問題與困擾呢?

沒別的,兩年多來,蔡政府對待文官體系是尖酸刻薄的,相對地對於政務官系統清一色用的都是自己人,自家人任何一點錯都沒有錯,只要把責任全都推給事務官,自己就沒事。不用負責的政務官們永遠只會在事後發表文青式的「懺情文」,不但於事無補,更只能表現蔡政府的無能。有了這樣「無能」的支援,在外交第一線的工作者又怎麼可能隨時表現優異,處處能夠解問題?

再回到全盤外交政策,從兩蔣父子一直到李登輝、阿扁與馬英九在兩岸的問題處理上,兩蔣自知只有靠自己的實力台灣才能安定與生存發展,李登輝沒有繼承這個傳統想法,只想搞「一邊一國」(蔡英文捉的刀),阿扁更是躁進而被國際視為「麻煩製造者」,馬英九優先處理兩岸關係,再以兩岸外交休兵來化解一切不必要的衝突,如今蔡英文執意要架空「中華民國」又不去處理與北京關係,兩年多來外交不但進入烽火而且是處處烽火遍地開花,台灣進入「窒息外交」階段,完全是錯誤的兩岸政策使然。

蘇處長之死正是在點醒蔡英文總統,該醒醒啦!錯誤的兩岸政策導致外交的潰敗,現今在第一線外交工作人員根本不知道在為誰作戰?只有拚命向前做個「過河卒子」,即便沒頂,長官還是把責任拋給他們去承擔,沒有未來的工作方向與奮鬥目標,換來是空洞的安慰還有一大堆責任要被追究,請問誰還要那麼傻地為這個政府服務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