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以「再教育」替代「屠殺」能持續多久?學者警告: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下一步就是種族滅絕!

2018-09-23 13:05

? 人氣

中國共產黨政府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設立「再教育營」,大量關押當地的維吾爾族穆斯林,並在營中以剝奪睡眠、高壓監視等方式,逼迫穆斯林放棄信仰,對共產黨宣誓效忠。英國倫敦學院大學政治系教授克洛寧福曼投書《外交政策》雜誌分析,再教育營持續擴張,將成為政府財政的嚴重負擔,以再教育替代屠殺成本高昂,若效果不彰,情況隨時可能演變為中共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9日刊登英國倫敦學院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政治系教授克洛寧福曼(Kate Cronin-Furman)的投書。克洛寧福曼專攻人權與大規模暴行(mass atrocities)犯罪研究。她在文中指出,由於種族與宗教因素,中共政府一直對新疆人民存有高度不信任,自從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七五事件」種族衝突爆發,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政府更加強緊縮當地維吾爾族穆斯林自由,全天候24小時監控,只要試圖離開新疆或是禱告,就直接送入「再教育營」。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被貼上「恐怖分子」標籤 維吾爾人逃不出新疆

新疆與中亞許多國家接壤,是中國「一帶一路」大戰略的重要樞紐,北京的鎮壓卻只會引發當地人民更大的抵抗,也使得維吾爾族穆斯林成為棘手問題。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政府雖然暴力虐待、鎮壓,將愈來愈多人送入「再教育營」,目前沒有跡象顯示中國「系統性的屠殺」維吾爾少數民族。

克洛寧福曼指出,中共將伊斯蘭教視為一種「意識形態的傳染病」,穆斯林如同傳染病患者一樣,需要被隔離。因此自2018年以來,「再教育營」規模擴張至少一倍,「被消失」的維吾爾族人不斷增加,海外維吾爾族人向人權組織表示,他們在中國的家人不再接聽他們的電話,不知是因為被抓入「再教育營」還是怕被監聽。

新疆地區的教育機構管理嚴格。(AP)
新疆地區的教育機構管理嚴格。(AP)

中國官方放任歧視維吾爾族人的言論在網路上擴散,尤其是年輕的維吾爾族人,經常被網友貼上「分離主義分子」、「恐怖分子」的標籤,因此維吾爾族人非常難在新疆以外的地方居住,漢族人如果出租房子給維吾爾族人會被警察拘留,而租房子的維吾爾族人則會直接被送往「再教育營」。

禁學族語和維吾爾文化 中共以「文化滅絕」斬斷維吾爾人的根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克洛寧福曼認為,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雖然還不到「種族滅絕」,但已經構成《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中的「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亦即「有組織」(systematic)及「廣泛地」(widespread)對平民謀殺、強迫失蹤、性侵、強迫遷徙、虐待或基於種族、政治、民族、文化、宗教、性別等的迫害。

維吾爾族人更指控,中共政府對他們進行「文化滅絕」(Cultural genocide)。文化滅絕的行為包括強迫兒童離開原生家庭,禁止使用母語,禁止舉辦文化活動,並摧毀學校、宗教場所等,消滅群體的身份認同。新疆政府禁止學校教維吾爾語,禁止他們穿維吾爾族傳統服飾,甚至取名也要取漢名,透過各種方式,試圖消除維吾爾族的身份。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但文化滅絕並非國際法中的明確罪行,儘管聯合國大會在1948年起草《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時對「文化滅絕」進行討論,但文化滅絕並未被列入,僅有「強迫轉移兒童」被列入「危害種族」行為中。

實務上,文化滅絕通常是大規模屠殺和種族滅絕的先兆。破壞文化象徵而採取的非暴力行為,往往成為證明大規模屠殺和種族滅絕意圖之證據。例如,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發動暴力攻擊之前,羅興亞人幾十年來結婚和教育的權利都受到重重限制。

新疆喀什地區是官方慎防疆獨滲透地區,空間上也充滿各種禁制 (AP)
新疆喀什地區是官方慎防疆獨滲透地區,空間上也充滿各種禁制 (AP)

文化滅絕成本高 財政負擔過重將演變為種族滅絕

克洛寧福曼表示,雖然質疑一個政府為何沒有對自己的人民進行「種族滅絕」,有悖常理,但中共如此大規模、系統性的鎮壓維吾爾族確實是反常現象。中共在新疆建立的龐大監控網,擴及到每一個維吾爾人和他們的家人以及海外僑胞。「再教育營中」雇用大量人員,設置無孔不入的監視器、生物辨識系統,來監控被拘留的維吾爾穆斯林,這些都需要耗費驚人成本。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要以「物理性」方式,屠殺、滅絕一個種族,需要大量資源和高度的組織化控制,而要以「非物理性」方式達到種族滅絕,則需要更高昂的監控成本。為了維持高度監控,新疆政府的財務已經債台高築,「再教育營」不斷擴張,將持續產生更多的人力需求。中國少數民族政策專家岑茲(Adrian Zenz)也指出,光在2016年,新疆維安人員數量將超過2008年到2012年的人數總和。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對中國政府來說,「再教育營」可以被解釋為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二來受到的國際譴責也不會太大。像中國一樣重要的國際行為者,自然會選擇採取「不流血」的方式。但從二戰時期納粹的經驗看來,隨著集中營拘留所需的資源愈來愈多,集中營中屠殺的速度也會加快。同樣的,緬甸以種族隔離方式,也無法避免大規模暴力的行為。這例證都是新疆事態發展的警鐘,現在中共還願意用高成本的方式滅絕維吾爾族,但若事實證明無法維持,中共就可能採用「比較不花錢」的方式,最終帶來無法收拾的後果。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