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民進黨「資敵」,韓國瑜已經贏了

2018-09-28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近日來民進黨於高雄掛起的「韓國瑜你鬧夠了沒?」看板,其背後的「資敵」效果遠大於「資己」。(作者提供)

作者認為,近日來民進黨於高雄掛起的「韓國瑜你鬧夠了沒?」看板,其背後的「資敵」效果遠大於「資己」。(作者提供)

近日高雄豎起一諾大的廣告看板,「假新聞看衰高雄,假民調操弄選舉,韓國瑜你鬧夠了沒?」,媒體引述網友嘲諷,並據此認為高雄真的可能翻盤。這不能只以「藍媒一廂情願」看待,今年的高雄市選舉,確實精彩萬分,也是選民躲避柯文哲新聞疲勞轟炸的「好去處」。韓國瑜的「驚動萬教」,真的驚動了不少對政治冷感的選民。

經過二十多年的選舉,選民可說看盡了各種選舉花招,所以比起以往,現在的政治宣傳戰,操作難度顯然要高許多,而民進黨至今,耍的都仍是老招式。

負面選舉,不一定會為操作的參選人扣分,有時還會取得關鍵票數,並翻轉選情。1998年,民進黨以緋聞錄音帶向高雄市長參選人吳敦義潑髒水,當時還取得台大副教授江文瑜背書,結果吳敦義以四千多票敗給謝長廷。2006年,陳菊選舉陣營在選前之夜操作「黃俊英賄選抓到了」,結果國民黨籍參選人黃俊英以1114票之差輸給了陳菊。

以上兩案,事後均證明國民黨參選人無辜,只是,就算法院讓兩個候選人沉冤得以昭雪,那也已是多年後的的事,獲利者民進黨肆虐高雄二十年,也已成為事實。

20180917-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李俊俋、立委葉宜津召開「快查証、別傳播、幫澄清,別讓假新聞戕害台灣的民主政治」記者會。(陳明仁攝)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李俊俋、立委葉宜津召開「快查証、別傳播、幫澄清,別讓假新聞戕害台灣的民主政治」記者會。(陳明仁攝)

高雄市讓民進黨長期執政,關鍵就在這兩次綠營操作的負面選舉戰術。故而,造謠,假新聞的當然「教主」,不是民進黨是誰?換個角度來說,這也證明了負面選舉戰術,並不必然會為操作者扣分,有時甚至是逆轉勝的關鍵。

但是,負面選舉也不乏大扣分的案例。2016年立委選舉,在新北市第十二選區連任兩屆立委的國民黨李慶華,對上黃國昌。身為該選區選民的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到處林立「支持黃國昌就是支持廢死」的廣告看板,此乃李慶華陣營操作的負面宣傳戰。當時對政治完全冷感,所以黃國昌是誰我一頭霧水,拜李慶華綿密的宣傳之賜,才知道這個人。結果,李慶華以超過7%的幅度,輸給黃國昌。

2017年罷免黃國昌的主力選民是基督徒,而基督徒原則上是支持廢死的,他們可能在2016年因廢死而票投黃國昌,隔年又因同婚問題罷免之。雖然基督徒的比例並不高,但當年黃國昌得票數80508,李慶華得票數68318,2017年罷免黃國昌的贊成票數為48693票,誰能說基督徒族群不是關鍵少數?

換言之,2016年李慶華操作廢死議題的負面選舉戰術,結果是「資敵」。

韓國瑜(圖右)公佈以斗笠、高麗菜結合高雄市的選舉主視覺意象。(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圖右)公佈以斗笠、高麗菜結合高雄市的選舉主視覺意象。(圖/徐炳文攝)

那麼,現在該怎麼評估「韓國瑜你鬧夠了沒?」這波宣傳攻勢?

我認為綠營這看板即便只是支持者所為,「資敵」效果也遠大於「資己」,其理由為:

一. 韓國瑜這次是光裩選舉,連選舉最基本的競選總部與競選旗幟都沒錢張羅,來自對手的大型宣傳看板,還真是打知名度的及時雨。

二. 韓國瑜不是執政者,挑戰者無權無錢,如何「鬧高雄」?高雄市在水災後路面出現的5000個坑洞,加上諸多經濟破敗現象,本來就很「衰」是事實,還需要別人「看衰」嗎?所以「看衰高雄」的訴求,只有反效果。

三. 說韓國瑜操作「假民調」的殺傷力其實很小,因為選前民調眾說紛紜,選民見怪不怪,綠媒主持人彭文正說台北姚文智支持度92%,誰沒笑噴?所以綠營指控藍營操作假民調,不會有太大效果。

四. 韓國瑜打的是正面選舉「救高雄」,並不斷警示選民「民進黨會出奧步」,陳其邁沒被韓貼上「貪二代」的標籤已是得了便宜,反過來主力打擊韓國瑜形象,這叫做賣乖「救選情」。一個「救高雄」,一個「救選情」,高下立判。

五. 在中央執政拖累下,高雄市的破敗更加碼了「執政不力」的「腐敗天宮」形象,所以韓國瑜「高雄人已不欠民進黨」這訴求對選民而言有極大說服力,對綠營選情則有極大殺傷力。退一萬步來說,挑戰者不「大鬧天宮」,高雄會改變嗎?

六. 可讓韓國瑜逆轉勝的關鍵少數,其實是北漂高雄人,不斷打壓,抹黑韓國瑜,只會加強北漂高雄選民回鄉投韓的意願,就算贏不了,也出一口怨氣。

七. 到處樹立文宣,只會顯得民進黨財大氣粗,若國民黨也做同樣規模的砸錢宣傳攻勢,其負面觀感可能還會互相抵消,但韓國瑜就是打赤膊選舉,以小搏大,反會得到認同感與同情票。

以上七個理由,皆說明了猛打韓國瑜的負面選舉戰術,只會擴大陳其邁的失分而已。

民進黨在年底的選舉,簡言之,不作弊就大輸,作弊也小輸,而若韓國瑜重演當年吳敦義或黃俊英的敗選歷史,全台反綠的選民會由失望轉為憤怒,並在2020年總統與立委大選成為崩壞綠營執政的鐵票。

綠營想為自己接下來的兩次大選止血,唯有讓韓國瑜大輸,然而這個可能性已微乎其微。從這一層面考量,無論高雄選舉結果如何,賣菜郎都已經贏了。

四月初,韓國瑜正式宣佈參選高雄市長,當時我認為,對國民黨最好的結果就是「輸得漂亮」,並將「輸得漂亮」的標準訂為得票率40%-45%,市議員席次28-30席。以目前藍綠雙方的聲勢而言,若明天投票,此標準恐怕還算低標。

年底選舉,關鍵恐在於總投票率,對爭取連任的綠營縣市首長而言,投票率若低就是喪鐘,而挑戰者打「告急牌」就是最有效的宣傳,韓國瑜非常符合這條件,只要他夠謹慎的話。

由於2014年藍營支持者棄投跡象已現,高雄市總投票率僅66.44%,2010年總投票率則為72.52%。若今年選舉投票率回到七成151萬票,則40%的投票率代表60萬票,45%代表68萬票。這個目標是藍營過往在高雄的基礎票數,而2010年楊秋興與黃昭順加起來的票數超過73萬票,所以就算保守估計,韓要達到此目標不算很難。

據報載,高雄北漂選民有30-50萬人,去掉非合格選民不算,其實北漂者只要回鄉5萬人投韓,選情就可能翻轉。因為若不看藍營有中央執政包袱的2014年選舉,僅以2010年陳菊得票率52.8%來看,這次民進黨只要少了3%的綠營支持者票,得票數就是78萬左右。

在這個票數緊繃的基礎上,韓國瑜必然要在選前幾天打「告急牌」,讓得票率衝到51%以上。

20180918-SMG0034-E01_高雄04-韓國瑜+陳其邁(顏麟宇攝)
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左)、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右)。(顏麟宇攝)

相對的,陳其邁打「告急牌」的效果恐怕遠不如韓國瑜,且民進黨在高雄市打「告急牌」乃極為丟臉的事,其「鐵票倉崩壞」的效應可能還會產生外溢效果,影響屏東縣,台南市,甚至關鍵的中部縣市。

這就是為何較為客觀的輿論認為,陳其邁現在做什麼都招人嫌的原因,因為民進黨現在在高雄,只能不斷止血以防止全線崩盤,而難以拓展票源,韓國瑜則恰恰相反。

韓國瑜沒資源投入選舉,另有一個好處,就是必然要與市議員參選人結合得更深,成立一個一個的聯合競選服務處,以互相分享彼此的優勢與資源,母雞小雞互相幫助,又直接影響藍營市議員席次。

這是一個國民黨未曾嘗試過的選戰模式,而也只有在高雄,新聞重心沒擺在「國民黨與地方派系」做文章,故而韓國瑜最後無論是小輸或逆轉勝,他都為藍營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韓若因民進黨過於明顯的作弊而敗,則又能凝聚社會棄綠的氛圍,故而,現在已可確定韓國瑜將是藍營的最大功臣,並遠遠超過侯友宜。

有趣的是,韓國瑜本人,百分百就是民進黨「資敵」的結果,若不是當初韓被新潮流系踢出北農總經理的位置,到現在還名不見經傳。

此經典案例顯示,永遠不要低估民進黨自毀的能力,這個貪腐好鬥的政黨,其存在就保證了國民黨永遠不會滅亡。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