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華散文選:瘋狂的愛更像一種絕望

2018-10-01 05:40

? 人氣

寫這首詩,而且重釋,有一種淡淡的厚顏無恥的感覺。示意圖。(翻攝自ワーナー ブラザース 公式チャンネル@youtube)

寫這首詩,而且重釋,有一種淡淡的厚顏無恥的感覺。示意圖。(翻攝自ワーナー ブラザース 公式チャンネル@youtube)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寫這首詩,而且重釋,有一種淡淡的厚顏無恥的感覺。好在我厚顏無恥慣了,這樣的羞愧已經不能對我脆薄的靈魂造成損傷(如果我真的有靈魂的話)。彷彿這一段時間,我更願意說到靈魂這個虛無的詞了,有一種缺什麼補什麼的感覺。詩人們願意說到靈魂,同時又不齒於說到這個詞,如同被用壞了的「愛情」一樣。

又是一個安靜的夜晚,院子裡只有劈里啪啦的落雨聲,雨與雨之間是浩渺深邃的黑暗,因為雨滴的存在,這黑暗更像深淵一樣,我開著燈的房間不知道是深居其裡,還是螢火蟲一般與黑暗擦出的火光,我沒有辦法確定。如同一個人長久的孤獨裡分不清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可是我又如此熱愛這樣的時刻,熱愛到一種偏執:打開電腦裡乾淨的文檔,文字一個接一個跳上去,我就獲得了幸福。

我終於明白:幸福是一種自己確確實實可以得到而且不那麼容易就失去的東西。我感謝自己有能力獲得這樣的幸福。

我一直說自己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人,但是看起來彷彿經過了許多事情,這樣的女人其實很可悲:因為她們都是自己設計給自己的劇情,沒有細節,似是而非。而這樣的女人一直在坎坷的寂寞裡無法自拔,如果有人點破,說不定還會惱羞成怒。

也是在別人點評我的詩歌的文字裡看到的一個故事:一個人在網路上寫文章,一篇又一篇,寫的都是她在什麼地方旅遊的故事,文字優美,寫得詳盡,獲得不少好評。但是後來有人指出她寫的不對。那個景點不是她寫的那樣,即:她文字的介紹出了原則性的錯誤,是她優美的文筆忽悠不過去的,但是她死不承認,非得說那個景點就是她寫的那樣,於是就有了辯論,有了爭吵,甚至更嚴重地互相攻擊。本來看上去很好的一件事情演變成了一場狗血事件。

後來,有知情人爆料:她是一個重殘人士,根本不可能去那麼多的地方旅行,她所寫的都是通過網上的資料再加入了自己的臆想。而自己的臆想再強大,也不可能天衣無縫,一定會有出紕漏的時候。我不知道她在什麼關鍵的地方疏忽了,以致引起了如此嚴重的後果,更要命的是,她還死不認錯,還要和真正去過那些地方的人死磕。我不明白,一顆自尊心在自己都無法確定真偽的時候還能夠如此強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