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中國共產黨與習近平其實是唯我論

2018-10-06 06:00

? 人氣

習近平2013年全面掌權後,中共對內專制升級,以控制人民心靈。(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習近平2013年全面掌權後,中共對內專制升級,以控制人民心靈。(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習近平2013年全面掌權後,中共對內專制升級,以控制人民心靈,對外推各種「絲綢之路」、併購跨國農糧、能源企業、推銷「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宣稱走向世界舞台中央、改革布列頓森林體系,他企圖改變聯合國代表的普世人權、市場經濟、民主法治的國際秩序,已昭然若揭;2018年8月美中貿易戰開打前後,中共雖然在宣傳上略為收斂,但南沙三島礁軍事化、習近平19大報告、今年4月海南海上閱兵、9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宣言等,都曝露習近平內心真實想法;習近平與中國共產黨是世界民主國家陣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面對軸心國後最嚴厲的挑戰。

中共是最嚴厲挑戰,是因為民主政體過去的敵人像納粹、蘇聯,既有改變現狀的實力又有推翻現狀論述的勇氣,公開叫陣、敵我分明,是強梁式的獨夫,而習與中共是只想佔現狀便宜又無能論述的暴發戶式獨裁,甚至化身自由貿易的擁護者,扭扭捏捏,躲在暗處,企圖像寄生蟲般瓦解現狀;習與中共會滿足(甚至盡可能滿足)人的物質需求,但要求人用靈魂交換,因為它相信人性本賤,人用富貴、威武就可淫、屈,要求人最起碼服從、最終達致信仰習近平、中國共產黨,它始終想不通為何人性可以高貴,不懂為何人不會為五斗米折腰,不信人可以為信仰獻出生命,它其實代表了中國國民性、帝制中國專制政體最不堪的一面。

從宗教角度看,習與中共根本不是「無神論」,也不是「不可知論」,因為這些都以人性中最深層的「神性」(divinity, religiosity)為基礎,馬克思、尼采的無神論談的都是普遍人性,「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不是神仙皇帝…全靠自己救自己」,「上帝已死」是要打破宗教對人性中神性的束縛,都是人性的文藝復興;中共根本不談這些問題,它沒有相關論述,它只想簡單地用「中國共產黨」(或習近平)取代「宗教」,用金錢買斷人性。從1942年延安整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完成毛澤東集大權於一身,到2018年「宗教事務條例」、天主教團會章程中「天主教中國化」是習近平個人崇拜的化身,玩的都是這套把戲。中共與習近平其實不是甚麼「論」的論者,若真要安上甚麼論,那它可稱為「唯我論」者。

新疆維吾爾族人被迫害是中共以暴力、財富物化宗教的典型例證。中共建國後在新疆設「生產建設兵團」,將大量漢人遷徙至新疆移民實邊,第一野戰兵團野戰軍司令王震主政,「兵團」有兩百萬人,搶占維族人土地、財產,1962年「大躍進」造成全國大饑荒後期,中共武裝鎮壓伊寧抗議人民,引發約15萬各族人民逃亡;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新疆因邊境貿易出現富裕階層,酗酒、吸毒漸氾濫,1997年2月伊寧市東突人士抗議示威要求驅逐漢人,中共暴力鎮壓;2009年「七五事件」中共鎮壓烏魯木齊暴動,中共自承197人死亡;此後中共加強「對口援疆」、「對口援藏」政策,即分配各省市認養新疆、西藏自治區的行政單位,提供各省市部分經濟所得協助疆、藏經濟發展,2010年3月全國對口援疆會議確定北京、上海、廣東、遼寧、深圳等19省市擔負支援新疆任務,助解決新疆就業、教育、住房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