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楊翠之怒與陳英鈐之淚

2018-10-07 06:10

? 人氣

播不下國民黨空汙公投,中選會主委陳英鈐立法院備詢到哽咽。圖為國民黨立委阻擋中選會主委陳英鈐進入會議室。(甘岱民攝)

播不下國民黨空汙公投,中選會主委陳英鈐立法院備詢到哽咽。圖為國民黨立委阻擋中選會主委陳英鈐進入會議室。(甘岱民攝)

自從張天欽事件以後,促轉會就被許多人認為是「東廠」的代名詞。中選會最近處理公投事件,又讓國民黨將中選會冠以「西廠」之名,和大明王朝遙遙相應。

當然,用「東廠」和「西廠」來形容是太超過。但是促轉會和中選會這兩個機關超然獨立的地位,卻一直讓人懷疑,尤其是看到了楊翠之怒和陳英鈐之淚。

日前國民黨團因為張天欽事件突襲促轉會,要求停止運作。楊翠重炮回擊「一個過去手染無數鮮血的政黨,竟然可以如此狂言」,這話一出讓很多人嚇一跳,不知道楊翠對國民黨竟然痛恨如此之深。

昨天陳英鈐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說起看到國民黨提出來的「空汙公投」,有一萬多封死人連署,還有很多是明顯抄寫的,陳英鈐邊講邊落淚,哽咽不止:「我們沒有辦法,因為法律是這樣,所以不得不讓空汙公投成案....我個人非常難過....非常痛心」,好像是在告訴質詢他的民進黨議員,對不起,我們真是盡力了,但是沒辦法把這個空汙公投擋下來,辜負了你們,很痛心....。這樣過於激動的情緒,也讓很多人嚇一跳。

楊翠和陳英鈐表現出超乎了常人的憤怒和傷心,這樣的反應讓人錯愕,但是仔細一想,卻發現他們的行為其實相同,那就是太投入了。

楊翠如果不是太投入,即使生氣,不會說出這樣痛恨國民黨的話。陳英鈐如果不是太投入,對他認為空汙公投明顯抄寫卻仍成案或許會生氣,但不至於這樣哽咽落淚不止。太投入,是因為心中有類似「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情緒,欲之所趨,做出了超乎正常程度的反應。

20180921-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912專案調查報告」記者會,發言人楊翠。(甘岱民攝)
促轉會發言人楊翠怒駡國民黨,表現她對國民黨的深惡痛絕。(甘岱民攝)

其實,促轉會及中選會表現出來這種投入的行為不僅如此,在很多小事情都看得出來。為什麼前些日子張天欽及幾位成員憑著一只公文就要強行搜索國民黨智庫,委員們無一作聲?為什麼張天欽幾個月來屢次放話媒體到連吳佩蓉都看不下去,委員無一知覺?為什麼促轉委員說在張天欽事件後出來道歉是因為憂心對政治受難者造成傷害,而不是對這個社會造成傷害?

中選會也是一樣。為什麼陳英鈐特別對某一公投連署指指點點?為什麼他會特別對某一公投連署嚴加審核?為什麼他說話反覆,一下子說連署書要提前在九月六日截止收件,讓「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措手不及,倉促送連署書,後來又改成說九月十四日截止,卻不允許公投發起人補送?送進來的公投如果時間有限,不能詳細檢查每一公投案的每一份連署書,那麼可以先對所有公投案樣本抽檢,抽檢結果滿意就放行,如果無效連署太多,未達滿意程度就嚴加審核,如果這樣公平處理,即使這些需要嚴審的公投案都是國民黨提出,國民黨能有話說嗎?為什麼陳英鈐不能對所有公投案件一視同仁,客觀以待,這不是因為他得失心重嗎?

楊翠之怒和陳英鈐之淚對中選會及所有促轉會委員都是一個警訊和提醒,告訴他們也許自己不自覺,但是心中是偏執的。他們應該對這些批評深自反省,否則繼續掛著超然獨立機關之名,卻不能客觀的就事論事,即使不是東廠西廠,也沒有資格再做下去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